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80:伐许裴,诸侯首杀(五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闭嘴——”柳佘冷漠道,“我再想想。”

    【我们已经布局那么久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若是放弃了,以前的心血可就白费了。】

    主系统心头有火气,柳佘只是它的一部分,如今却用这样的口吻对本体说话。

    谁给他的勇气?

    柳佘不耐烦地蹙起眉头。

    主系统催得越紧,他越是不能相信对方。

    自打古敏去世,柳佘便已心如死灰,若非主系统的承诺让他活下来,他说不定早支撑不下去了。如今知道真正的仇人,怎么说也要将对方拖入地狱、整到万劫不复的境地才行。

    “我不放心——你太狡猾了。”柳佘道,“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便答应全力助你。”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对于他们这种纯精神体的高等生物,一旦失去依附的载体,宛若蜗牛剥了壳,露出最脆弱的部分,几乎任人宰割。掌握了主系统的寄生之处,他就掌握了主动。

    【我们本是一体,我狡猾,你的本性同样也狡猾。扭头卖队友、杀熟宰人,这事儿我做得顺手,你也不遑多让。若是我告诉你我的藏身之所,难保你不会扭头就把我卖给了气运之子。】

    主系统笑嘻嘻地拒绝了。

    明知道柳佘对它怀揣仇恨和恶意,它还乖乖交代坦诚,那是真蠢了。

    柳佘冷笑,“你倒是了解我。”

    【那是个很安全的地方。】主系统得意洋洋地道,【柳佘,你千万别自作聪明出卖我,你敢这么做,你先想想你的女儿。柳羲的灵魄可是很脆弱的,要是不小心被我绞成了碎片……】

    柳佘暗中捏紧了拳头,手背青筋根根绷起,露出骇人的青色。

    半晌之后,柳佘再也感受不到对方的存在了。

    主系统生性谨慎,哪怕和柳佘对话,它也不会留下蛛丝马迹,不然也不能逍遥法外多年。

    不过——

    “很安全的地方?”柳佘微阖眼眸,视线随意落到某一处。

    天色昏暗,室内早已点上烛火,豆大的灯光驱散了一室黑暗。

    不过照明设备太简陋,除了烛火附近区域,其他地方仍旧被黑暗笼罩。

    最暗的地方在青铜灯盏之下——

    “灯下黑?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难不成,它在这里?”

    柳佘忍不住将自己代入系统本体的角色。

    如果他是系统本体,为了躲避天敌和气运之子,他会躲在哪里?

    柳佘仔细思量,始终没有肯定的结论,但大致也整理出几个可疑的目标。

    对付系统本体,机会只有一次。

    若不能一击必中,不仅自身会有危险,还会将身边的人也拉入险境。

    这与柳佘本意相悖。

    相较于柳佘如今面临的问题,之前那些都不算什么。

    报复系统本体,柳佘必须拥有足够的力量,可他只是系统的一部分,本身还被困在人类的肉躯而失去了特有的能力。贸然和本体对上,无异于是以卵击石,除非——

    柳佘坐在席上,冰冷的黑眸闪烁着复杂的算计光芒。

    借刀杀人!

    系统本体也不是无敌的,能治得了它的,大有人在。

    它不是说了么,位面巡逻商人就在这个位面,只要对方还未离开,一切都好办。

    当然柳佘如今的身份跑去位面商人面前就是送人头的,可不这么做,似乎也别无他法。

    崇州正酝酿着一场看不见的风云,姜芃姬和许裴的战争也步入白热化程度。

    什么子系统、主系统,姜芃姬心里有数。

    哪怕手里没有斩神刀,切片不知几次的系统注定要被她摁在地上擦地板。

    她发誓,她一定要用系统娇小的身躯将每一块地板砖都擦得干干净净、锃光瓦亮。

    视线从崇州转回前线。

    姜芃姬带领主力强攻许裴主力,亓官让守卫后方粮线,让敌人数次无功而返。

    为了减缓前线压力,等后方稳定下来,亓官让还将李赟调拨至前线。

    程远奉命带着新提拔的将领分兵绕道浙郡,双线开战给许裴施加压力。

    两家打得热火朝天,黄嵩偶尔跳出来帮许裴打个辅助,牵制姜芃姬的兵力。

    最让黄嵩等人蛋疼的是,姜芃姬身为主公经常下场领兵打仗,每每这个时候,她总能吸引一票仇恨。偏偏她武艺强大,万军之中杀进杀出、进进出出,如若无人之地。

    起初,众人还被她的战力吸引,没过多久便注意到她手中的兵器。

    人们总喜欢用削铁如泥形容神兵利器,实际上这个词汇注水颇多,很多传说中的“神兵利器”都是虚而不实。唯独姜芃姬手中的兵刃让他们见识到何为“削铁如泥”,那真是削泥巴!

    莫说一杆枪、一面盾,哪怕是十数杆枪、十数面盾,竟然也拦不住对方的锐刃。

    一刀挥过去,连枪带盾、连人带马都砍成切口光滑的两截。

    真正的神兵利器!

    “一个柳羲已经恐怖如斯,她手中又添了神兵利器,更是如虎添翼——”

    虽说一个人作战再英勇也左右不了战局,但谁让姜芃姬是敌方诸侯呢?

    诸侯亲自下场打仗,次次都能斩获数百个人头,底下将士还不跟打鸡血一样情绪亢奋?

    每次被动应战,许裴这边都很有压力,若非借助地势稍稍扳回劣势,处境怕是更艰难。

    哪怕许裴有意识针对,奈何姜芃姬滑不留手,万军之中也能辗转腾挪,操作走位风骚无比。

    打都打不到,更遑论拿人人头了。

    谢则身为许裴帐下大将,自然不能总是坐镇指挥,下场打仗、鼓舞军心也是常有的。

    他想要找姜芃姬,还需先通过姜芃姬身边的防线——例如李赟。

    谢则初见李赟便觉得此人五官熟悉,眉宇间带着一份特殊的和善。

    若非身处战场,二人立场不和,谢则真想赞一句——

    好一个面容姣好、气质亲善的小将。

    饶是如此,他还是说了一句。

    “你长得可真好看,仿佛哪里见过。”

    李赟面色一黑,抄起银枪便要往谢则身上戳几个窟窿眼。

    “登徒子!”

    谢则骑马向后一躲,手中长枪下意识举起抵挡,借用巧力将李赟这一击卸掉。

    二人年纪相差不大,使用的都是长枪,枪术卓绝,一时间斗得不分上下。

    不过,他们越打越心惊。

    他们先前根本没交过手,但一照面就知道对方的套路招式,总能见招拆招。

    正要发狠,后方却收兵了,谢则只能恹恹放弃。

    虚晃一招吓退李赟,拍马赶回己方阵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