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82:伐许裴,诸侯首杀(五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道,“兵士的性命要紧,若是不得已,先用煮干净的沸水代替纯水……”

    远古时代医疗技术简陋,人们思想愚昧落后,他们并不知道野外的水源是不干净的,他们判定水源干净与否只看水质清澈不清澈。士兵饮水大多都是直接喝河水,没有其他讲究,若是煮沸了再喝,那要浪费多少柴火炭料?兵卒清理伤口大多也是直接用军营附近的水源……

    不过姜芃姬早早就立下规矩,她宁愿多耗费军费和人力,将士们的饮用水也要煮沸才能喝。

    伤病清洗伤口的水更是用沸水或者蒸馏水,便是姜弄琴方才说的纯水。

    兵卒打仗使用的武器可不干净,不少还带着铜臭、铁锈,扎进伤口极容易感染。

    纯水提取不易,为了节省,大多时候都用来处理大面积脏污伤口。

    若是轻伤或者伤口情况很乐观,那就用煮沸之后的水,感染发脓几率也比正常情况低很多。

    不管是哪种,它们的制作都多了一道工序,需要耗费大量木材炭料。

    姜弄琴想了想,点头道,“末将明白了。”

    缝合线没办法就地制作,但她们可以用比较粗的发丝暂时替代应急。

    以前打仗也发生过材料短缺的问题,她们便是这么应付的。

    唯一令人头疼的便是外伤伤药——

    兴许上天听到了姜弄琴的苦恼,预定今日该到的医疗用品第三日到了。

    不过他们的情况有些狼狈,瞧着像是受了伏击。

    姜芃姬不得不过问一句。

    负责运送的伯长诚惶诚恐,急得额头冒汗。

    他从普通士兵混成了伍长,之后借着军功升了什长,如今成了统领百人的伯长。

    虽说搁在普通人里头算是挨个拔高,但他从没想过自己能和主公对话呀,急得他都失语了。

    姜芃姬瞧出他的窘迫,温和道,“不急,你慢慢说。”

    伯长道,“回、回禀主公,因为半道上遭遇小波敌人偷袭,为保全物品,不得不绕道远行。”

    庆幸他自个儿是浒郡本地人,入伍之前是南来北往卖杂货的货郎,各个路线都很熟呢。

    当然,他自豪的同时又惶恐惧怕。

    说话太急还咬了自己舌头,棕黑的面庞添了满满的焦虑。

    虽说成功抵达前线,但敌人偷袭他们的时候,劫走了一车物品,上面放着两箱共计两百卷缝合线、一箱外伤麻药、两箱箱装在大肚玻璃瓶中的纯水。造假可比好几车辎重还贵呢!

    姜芃姬道,“敌人?谁的兵?”

    “他们扮作了土匪的模样,看不出来历,身上的兵器也没标志。”伯长想了想,补充道,“只是那些兵器制作精良,哪儿是普通土匪能有的?必然是哪方诸侯佯装假扮的……”

    姜芃姬道,“你倒是不错,如今在哪里任职?”

    碰见土匪偷袭还能冷静下来,即时止损选择绕道保全大头。

    虽说耽误了时间,但他也保全了物品,功大于过,的确该嘉奖的。

    姜芃姬如今不缺文士,但她缺武将,她也该多多提拔一些新人上来,免得以后青黄不接。

    如果这个伯长以后也能保持,说不定还能再升一升。

    姜芃姬打算等己方势力稳定之后,大改军制,军职都要明确下来。

    天下五国大多延续前朝大夏的军制,不管是称呼还是职位都有些混乱,分工也不明确。

    没有秩序便意味着混乱,放纵下去,迟早要生乱子。

    这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便是姜芃姬不知道该咋嘉奖帐下众人。

    总不能每次都用房契或者金银珠宝之类的打发人吧?

    一次两次还行,次数多了,难免会给人不太诚恳的错觉。

    伯长激动地道,“小的如今在典校尉帐下效力。”

    “嗯,做的不错,以后继续努力。”

    “喏!”

    这个小伯长是面带傻笑,飘着走出去的。

    少了一车东西,但剩下的医疗物品也不少,节省点儿用还能撑好久呢。

    “给我记上,以后可得黄伯高讨回来!”

    姜芃姬笑意冷淡地道,帐内空无一人,没人应答,唯有直播间咸鱼知道姜芃姬在说他们。

    作为主播的“临时秘书”,咸鱼们骄傲地挺起了胸膛,脖子上的红领巾好似更鲜艳了呢。

    另一边,那一队“土匪”将东西运走。

    “可惜人不够,不然定能将那百人吃下。”

    只有两百人规模的运送队伍,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他们护送的东西不会太珍贵。

    可等他们将箱子打开,众人都懵了一下。

    “娘们儿的缝衣线?”

    捡起一卷仔细包裹好的东西,打开看到里面竟是一卷细线。

    “不像——”

    因为技术有限,缝合线原材料用羊肠线、肌腱线或者蚕丝,乍一看上去有些像粗糙的绣线。

    “瞧这些东西收拾得这么整齐干净,应该有特殊用处吧?”

    如果说缝合线让他们困惑,那大肚玻璃瓶里头装着的蒸馏水就更加让人无语了。

    “莫不是害人的药?”

    鼻子凑近去嗅一嗅,他们也没闻到异味。

    最后只能将东西摆回原处送到上头,一路递到黄嵩跟前。

    正如姜芃姬所料,小范围游记打劫、侵扰运输线的人果然是黄嵩。

    他吃了以前的亏,这次不敢派遣大量兵马了,反而选用帐下谋士的建议,化整为零采用游击战术。如此一来,既能迷惑亓官让的耳目,同时还能探查到更多关于浒郡的消息。

    若是碰见大鱼,还能试着进攻一波。

    黄嵩采用了不要脸的耍赖皮战术,亓官让这边还真吃了几次亏。

    所幸损失不大,不然亓官让真要炸锅。

    “这些……根据我们安插的密探回禀,似乎是柳羲帐下伤兵营军医救治伤患使用的物品。”程靖以前也去过丸州,多少知道一些,“应该是医疗辎重,倒是可惜了——”

    姜芃姬治军严格,安插眼线间谍不容易,时间一长总被揪出来。

    纵是如此,黄嵩这边也得到不少消息,但大多都是军队基层的消息,极少派上用场。

    有了这些耳目,黄嵩知道姜芃姬帐下伤亡总是很低。

    他们不懂其中门道,有段时间还以为是女兵充当医兵,所以伤亡数量下降呢。

    仔细探查一番,他们才知道真正的原因,欲效仿却无门路,只能自己摸索,效果也没姜芃姬那边那么显著。

    没想到这次竟然劫了他们的医疗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