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84:伐许裴,诸侯首杀(五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杨涛的加入给原本波澜不惊的战局浇了一盆热油。

    黄嵩和许裴是凝重担心,姜芃姬则是长舒一口气。

    “有了杨涛的助阵,拿下浙郡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姜芃姬一早就命令程远去牵制浙郡的兵马,两方人马对峙半月了。

    杨思笑眯眯地道,“话虽如此,但杨涛若是临时变卦,那就不好说了。”

    姜芃姬道,“旁人兴许会,杨涛可能性不大。”

    杨思说,“若是许裴为保全己身,主动将赵绍献了出去,平息杨涛的怨气,那又如何?”

    半个漳州已经拿回来了,杀了赵绍,杨涛便算报了杀父之仇。

    只要许裴再忍痛割点儿肉安抚杨涛,说不定就能将杨涛打发走。

    “许裴这家伙有个很致命的优点,他很要脸。”姜芃姬冷嗤,“赵绍是主动投靠他的士族,哪怕他谋害了杨蹇,但并未损伤许裴的利益。许裴要是为了利益就将他推出去当替死鬼……别的不提,许裴经营二三十年的好名声就毁于一旦了。经此之后,哪个士族还敢投靠他?”

    许裴本就是士族出身,祖上名望很高,这些都是他的政、、/治资本,同时也是他的包袱。

    有种负担叫做打肿脸充胖子,许裴明知赵绍是个烫手山芋,他也不会让赵绍当替死鬼。

    杨思笑道,“主公对信昭公相当了解。”

    “人心复杂,偏偏他是个单纯的人。”姜芃姬说,“公辽那边也该有好消息了。”

    姜芃姬对程远寄予厚望,后者也没辜负她的期许。

    程远这家伙也是皮,这半个月他都是中规中矩,没有犯错但也没有亮点,没有给敌人造成巨大压力,甚至给他们营造一种我方兵力不强的假象,示敌以弱,借机削弱敌人的警惕性。

    要是搁在寻常主公身上,程远温吞布局半个月无进展,早就不满了,姜芃姬却放手让他去做。为了支持程远的计划,姜芃姬还让浙郡出身的秦恭带领兵马去程远那边支援。

    果不其然,浙郡守将日渐骄傲,平日走个路都能原地飘起来。

    正在这当口,外头又传来漳州失利的消息。

    浙郡守将见帐下士卒气势低迷,他感觉现在急需一场大胜重振士气。

    若能大胜,擒了敌军头目,他必能获得主公赏识,地位权利更进一步。

    程远眯着眼道,“火候差不多了。”

    秦恭是浙郡本土人士,他对附近地势十分了解,为程远提供了不少便利。

    又一次出兵叫阵,两方人马打得昏天暗地,程远这边照旧不敌,打了一阵就显露颓势。

    有句话叫做“穷寇莫追”,但程远这些日子连连小败,助长了守军将领的气焰。

    当有人劝阻他穷寇莫追的时候,守将生气地道,“穷寇穷寇,每次来来去去都是这句话。纸上谈兵,不过如此。我们已经将柳贼兵力试探得差不多了,哪儿有外界传得那么可怖?他们兵力又少,这会儿不追上去赶尽杀绝,难道眼睁睁看着他们逃出生天?大军,随本将出发!”

    “可……可柳贼兵力撤退的地方灌木草丛极高,树高林密,那是个设伏的好地方,万万不能追啊。宁可错放一个,不可……”人家话还未说完,守将已经拍着马跑了老远。

    不怪他这话没人听,怪只怪程远以前演了好几波,早就磨掉了守将的戒备心。

    守将带兵冲杀,抓着残兵猛揍,竟有几分势如破竹的味道,他们利连连得胜,气势高亢。

    不过,他没有高兴太久,脸上的笑意还未来得及收敛,无数的箭矢从两旁密林射出。

    代表敌人的旗帜竖了起来,一个一个敌人冒出了头,杀喊震天。

    “有埋伏?”

    守将心中一悸,抓着缰绳的手猛地用力,弄得胯下战马烦躁不安地嘶吼。

    正欲撤退,但程远早就将来路封锁,给他们来了一个瓮中捉鳖。

    “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

    程远长舒一口气,最近压力太大,哪怕是故意示敌以弱,但也影响了己方的气势。作为谋划人,他承担的压力可不小。眼瞧着敌人中计入坑,他觉得这大半月的憋屈全部烟消云散了。

    箭矢滚木热油全部朝敌人招呼过去。

    那守将可不是杨思,他手底下的兵也不是姜芃姬精心训练数年的精锐,碰见埋伏就已经失了分寸,军阵混乱成一团,怎么可能维持秩序御敌撤退?他们越是混乱,死伤越是严重。

    不过半个时辰,此处已是血流成河,断肢残骸遍地,宛若修罗烈狱。

    火焰升腾,空气中飘着古怪的味道。

    随着时间推移,杀喊声渐渐低沉下来。

    早在他们陷入埋伏的时候,程远又分兵去攻打浙郡边境的城门。

    破了这道城,浙郡便算没了天险庇护,程远可以借助浙郡境内水利之便,挥兵直入。沿路虽有军事重镇,但大部分兵力都被许裴抽调去沪郡,程远只要不是脑子抽风,他绝对不会输。

    眼瞧着浙郡防线即将崩溃,许裴等人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他试图增兵援助,奈何路上还堵着一尊杀神——姜芃姬。

    许裴干脆弃了韩彧的战略方针,直接动用兵力和姜芃姬在半道上发生了开战以来最大规模的恶战。结果自然是越急越不利,失去了地形掣肘,姜芃姬的骑兵可不撒欢儿蹂躏敌人?

    北疆的骑兵那么强,最后还不是被姜芃姬想办法掀翻了?

    区区一个许裴,她会怕?

    若非中途黄嵩增兵,帮助许裴稳住形式,他的损失更大。

    与此同时,许裴派出的使者也见到了杨涛,从他口中“套出”他与姜芃姬结盟的理由。

    讲真,杨涛原先是不想掺和东庆局势的,他只想安静发育,让那群神仙内讧去吧。

    谁让许裴接纳了赵绍的投靠呢?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岂能容忍仇人逍遥法外?”杨涛沉着声音,成熟的面庞多了上位者的威严,“使者无需多言,涛定会亲自手刃赵绍小人,以慰老父在天之灵。”

    使者噎住了。

    杨涛说得这么果决,他又不能替许裴做主舍弃赵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