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85:伐许裴,诸侯首杀(五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你确定杨涛小儿是这么说的?”

    收到使者的回复,许裴面色铁青,一来恼怒赵绍犯错他背锅,二来恼怒无人惊醒自己。

    许裴笼络士族势力,经营庞大的人脉网络,类似赵绍这样的供着好看的杂号将军,没有上百也有四五十。每一个士族的投靠都意味着自身势力人脉的扩张,许裴又怎么会主动拒绝?

    赵绍在漳州东门郡也是有名的名士,许裴对名士一向很宽容。

    他跑来投靠自己,这说明自个儿的名声对名士有吸引力啊。

    万万没想到,赵绍身上还有这么一笔债,要是当初知道了,他未必肯接纳对方啊。

    许裴面上没有大变化,但心里已经悔青肠子了。

    马后炮谁都会放。

    了解许裴的人会知道,哪怕他提前知道赵绍和杨涛的恩怨,他也会接纳赵绍。

    为啥这么说?

    因为赵绍这人除了杨蹇一事之外,身上没有太大的污点。

    如果许裴因为赵绍和杨涛结仇而拒绝了赵绍的投靠,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世人他怕杨涛?

    许裴是个死要面子的性格,名声和面子比其他身外之物都重要。

    再者,赵绍投靠他的时候,许裴正值势力大涨的上升期,未必会惧怕杨涛。

    使者面对许裴的逼问,颤颤巍巍地道,“确实如此。”

    许裴这下死了心。

    帐下的赵绍暗暗发抖,哪怕内心已经缩成一只鹌鹑,表面上仍旧露出大义凛然的神色。

    与其等许裴找自己的麻烦,倒不如自己坦白一些,以退为进。

    以许裴的脾性和作风,必然拉不下脸处置自己。

    “主公,此事往小了说,不过是绍与杨涛小儿的私人恩怨。冤有冤头,债有债主,此事也该由绍与他做个了结。”赵绍声音沉重而悲壮地道,“当年为逃追杀而远赴南盛,幸蒙主公不弃,赐绍以将军。绍入您帐下一年有余,未立寸功,只盼以卑贱之躯为主公略尽绵薄之力。”

    许裴面色并未好转,反而更差了。

    “你这是何意?”

    赵绍挺直了胸膛道,“绍愿取下项上人头,了结这桩陈年恩怨。”

    “此话断断不可再说,我许信昭便是死也不会这么做。”许裴正色道,“若让世人知道我为求自保而逼死臣下——你这是要陷我于不义?便是能苟活下来,我也无颜见人了。”

    许裴果断打断了赵绍的话,不容对方反驳。

    赵绍只能叹息着退下。

    讨论不出结果,许裴散了会议,独独留下韩彧和程巡二人。

    赵绍投靠许裴的时候,韩彧还在外出差呢,忙得脚打后脑勺。

    等他知道赵绍也在许裴帐下,他想阻止也晚了,程巡则是根本没有发言余地。

    “这赵绍——”

    许裴眸光透着几分凶色。

    别看赵绍说得大义凛然,实际上却是拆了许裴的台阶,逼迫他表态。

    这对于许裴而言可是羞辱,他最恨旁人逼迫了。

    韩彧叹息道,“杨蹇大小也算是个人杰,到头来却死在赵绍这等小人手中。”

    许裴目光略有闪烁,他默默压下内心的怨怼。

    这会儿说赵绍小人了,以前怎么不及时提醒他?

    姜芃姬攻势越狠,许裴这边招架越难,这种情形下许裴对韩彧的期望值就越高。

    若是韩彧不能力挽狂澜,许裴不仅不会体谅怜惜,反而会对他产生更大的意见。

    程巡及时出声打断了许裴的心理活动。

    “看如今的形势,说服杨涛这条路是不能走了。”

    许裴一听这话,脑子都大了好几圈。

    一个姜芃姬已经够难对付了,若非黄嵩在旁帮衬,集合两家兵力,许裴早扛不住了。

    待杨涛带兵和姜芃姬会合,两家对两家,胜利的天平无疑是倾向姜芃姬那边的。

    相较于战场的劣势,许裴更加担心浙郡。

    浙郡是他的老巢,要是老巢也被人家一锅端了,许裴便是死了都无颜去见列祖列宗。

    大概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正当许裴三人密谈的时候,一个噩耗传了过来。

    “报——”

    许裴拧眉道,“进来——”

    传信兵打开帐幕入内,表情沉重地道,“回禀主公,浙郡鸣沙关失守,守军连同守将在内一万三千人受到埋伏。敌方大军顺太清河直入浙郡,接连攻陷三座重镇,浙郡、浙郡……”

    传信兵感觉到许裴身上可怕的低气压,说话越来越低,垂着脑袋不敢去看许裴的脸。

    许裴被这个消息惊得险些站不稳,眼前景象明明灭灭,程巡见势不好连忙上前搀扶。

    浙郡是个富庶的地方,境内河流贯通南北,商路发达。

    不过它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天险不足,除了鸣沙关基本没啥像样的关隘。

    一旦鸣沙关被破,敌人便能利用浙郡境内太清河的便利长驱直入。

    那几座军事重镇还是许裴近些年耗费巨大人力建造的。

    “鸣沙关守将守兵受埋伏?这又是怎么回事?”

    韩彧一下子抓住问题的重点。

    鸣沙关兵力充足,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就被敌人占去?

    除非守将贪功冒进!

    韩彧想到这种可能,本就严肃的五官更添几分寒霜。

    他叮嘱过鸣沙关的守将,切忌贪功的!

    传信兵支支吾吾地说出鸣沙关守将中埋伏的前因后果,韩彧气得额头冒青筋。

    浙郡没救了——

    算算脚程和敌人的战力,至多三五日便能拿下浙郡全境。

    战场消息往往会滞后好几天,说不定这时候浙郡已经沦陷——

    地盘丢了还能打回来,可家眷……

    韩彧心中一沉。

    成王败寇,许斐身亡,一家老小的下场还历历在目啊。

    许裴似乎也想到了这种可能,他沉着脸色道,“今日可否出兵?”

    程巡张口欲言,他将目光转到韩彧身上,希望他能劝阻情绪上头的许裴。

    韩彧冷静道,“昨日大战刚歇,士卒战力损耗太大,还未恢复元气,今日不宜再动兵戈。浙郡之事,还请主公隐瞒一阵。若让众人知晓浙郡沦陷,他们会担心亲眷而无心战事……”

    虽说不近人情,但韩彧的做法是正确的。

    这噩耗若是传开,本就涣散的军心八成要崩盘。

    人力有时尽,面对这种无力的局面,饶是韩彧也束手无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