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88:伐许裴,诸侯首杀(五十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末将在,许娘子莫怕。”

    秦恭暗松一口气,抬手将许燕筱扶起来,面色恭敬地拉开距离。

    许燕筱说不出什么感觉,看到秦恭那一刻,她发现溢满胸腔的消极情绪全部烟消云散了。

    她颔首低眉,用笃定的口吻道,“外头那些水匪——你带来的?”

    秦恭含糊地应了一声。

    “是,末将奉命擒拿信昭公家眷,但、但有些事情不便用真实身份。”

    例如扫荡人家家财。

    许燕筱和许裴有仇,但她还是许氏女,这种话还是说不出口。

    庆幸,许燕筱也没细问是什么“事情”,只是觉得萦绕周身的恐惧全部化为温暖的安定。

    “那你……你这么出现在我面前没事吧?”

    许燕筱年纪虽小,但接连大变,她的心性迅速成熟起来。

    打从杨思点拨之后,她对秦恭便多了几分愧疚。

    秦恭看在旧主的面上对她多加照拂,但她到底还是秦恭的负担。

    做人知恩图报,她也不是没心没肺的人,秦恭的付出她都看在眼里。

    听他说这话,许燕筱难免替他担忧。

    “照理说不该现身的,以免被人认出,若是因此给主公惹祸就不好了……”秦恭诚恳道,“可、可我实在担心你,瞧你面色不虞,总觉得心里慌慌的,生怕你做出什么傻事……”

    秦恭很早就注意到许燕筱了,但他不方便正面现身。

    方才他就在暗中观察,瞧她一副死寂之色,实在是忍不住了。

    他干脆给自己蒙了面,借口支开附近看守的水匪,偷偷将许燕筱拎出来说两句话,安抚她。

    不怕,一切还有他呢。

    许燕筱面颊一红,素白的面色添了几分薄薄的红晕。

    胸腔蔓延着难言的悸动,连她自个儿都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她从未觉得秦恭长得如此好看,怎么看都看不够,偏巧秦恭也是如此。

    “我无事——”许燕筱道,“你、你莫要为了我耽误了正事。”

    尽管知道秦恭不会因私废公,但许燕筱仍是忍不住叮嘱,烧红面颊的温度就没退下来。

    “嗯,许娘子放心。”

    秦恭时间不多,不方便和许燕筱说太多。

    周遭虽无人,但其他船只站岗的水匪却瞧见了。

    年少慕艾、少女怀春,二人周遭那甜腻腻的气氛隔着两条船都能嗅到。

    “许娘子——”

    许燕筱正要偷偷溜回大部队,秦恭鬼使神差地喊住她,对方回头了,他却不知该说什么。

    半晌过后,秦恭支支吾吾地憋出一句话,“以后,末将会护你周全——”

    她还未迈开腿,秦恭已经涨红了脸,灵巧翻身下了下一楼船板。

    心灵福至,许燕筱霍地想到了什么,同样闹了个大红脸,温度久久不退。

    水匪将几艘船的钱财物资都搜刮一空,一箱一箱搬到自个儿的船上,井然有序地撤退。

    许燕筱早已吃了定心丸,此时也不怕那些水匪。

    反倒是水匪瞧了她,好似老鼠见了猫,恨不得贴着墙走。

    偶尔有几个大胆的水匪想偷偷瞧她,还未瞧上两眼就被身边的老油条教育了。

    见状,许燕筱反而噗嗤笑出声,展露许久未见的笑颜。

    水匪不劫人不劫色,他们只抢走了所有值钱的物件,食物干粮和水囊更是一件不留。

    无奈,劫后逃生的众人只能苦着脸摇浆返航。

    没有水和食物,他们根本逃不了太远。

    熟料,他们船只还未靠岸,一列列身着盔甲、杀气冲天的兵卒将整个码头层层包围。

    众人进退维谷。

    许裴夫人面色阴沉得能滴出水。

    这数艘大船不仅载了许裴的妻妾子女,还有不少重臣家眷。

    现在要是靠岸了,无异于自投罗网,若是不靠岸,她又怕敌人丧心病狂击落船只。

    一群娇生惯养的贵妇人,哪个会泅水?

    全是旱鸭子。

    秦恭已经火速换好戎装,召集大部队在码头摆开架势,守株待兔。

    他对着船只甲板遥遥拱手,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希望船上诸人能主动下船。

    咱们都是文明人,尽量用文明的方式解决问题。

    几艘船上全是妇孺老幼,她们面对秦恭连哄带骗外加威胁,不知该如何应对。

    一位年轻的美妇人道,“众人精疲力竭,河上阴风寒冷,着实不宜久留。若是待得久了,怕是会留下病根,倒不如早早靠岸。谅她柳羲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屠杀吾等。”

    这个时代还是有节操的,战场上有一些约定俗成的规矩。

    诸侯之间怎么斗都行,但不能毫无廉耻地对家眷下手。

    男人战败那是男人的事情,后宅女人不能被牵连。

    许斐妻妾要不是碰上流民暴匪,多半也不会是这个下场。

    许裴再厌恶许斐,他也要照顾堂弟后宅遗孀的后半生,不能让她们受辱。

    许裴夫人心下犹疑,她是真不愿意下船。

    待在船上好歹还有片刻安宁,若是登岸,岂不成了人家的俘虏,生杀予夺?

    “这、这怕是不妥,还是再等等看吧。”

    许裴夫人婉拒,那位美妇人也没不悦的情绪,转而回到了自己的圈子。

    这女人是韩彧的妻子,出身世家大族,那镇定自若的模样比许裴夫人还有主母风范。

    两方人马对峙许久,最终还是船上的人先服软。

    他们没有水没有食物,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秦恭冷笑一声,派人将各家家眷全部送回各自家宅,末了提了一句。

    “最近战事频繁,流寇横行,扰乱乡邻,诸位夫人若无要事还是别离开宅邸了,以免碰上流寇作案。末将必会倾尽全力,尽快缉拿匪寇,保全诸位夫人的安全。”

    秦恭说得不卑不亢,奈何无人买账。

    不少人已经被吓破胆子,当双脚踏上踏实的泥地,一时间还不能适应,险些软倒在地。

    秦恭派人护(监)送(视)她们,当他视线落到许燕筱身上,眼底添了几分暖意。

    程远调侃道,“年少慕艾,当真羡煞旁人。”

    秦恭憨笑道,“如今说这些还早,待她及笄再谈其他。”

    程远叹息。

    全世界都散发着恋爱的腐臭味,唯独自家主公和某只青铜铁蛙还飘着单身狗的清香。

    虐。

    远方的卫慈打了个喷嚏,姜芃姬揉了揉鼻子。

    姜芃姬嘟囔道,“黄伯高那厮还念着我呢?”

    不就是战场赢了几盘,多杀了点儿人,背地里如此念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