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92:伐许裴,诸侯首杀(六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许裴的心情的确糟糕透顶。

    数月之前,他将许斐逼至绝境,逼得对方绝望自缢,如今轮到自己,许裴才深深感觉其中的绝望。他像是受了伤、失了利爪、拔了牙齿的年迈困兽,畏惧自己的未来,更恐惧死亡。

    他许裴自降生起便是天之骄子,许氏嫡长孙,人人艳羡的存在。

    虽说偶有不如意,但熬死了偏心偏信的老头子,他还是名正言顺的许氏族长。

    本该是人生赢家的标配,如今却沦落成丧家犬一般模样。

    人们都说命运,许裴是不相信的,但现在却不得不信。

    他将堂弟许斐逼死,所以冥冥之中他也被旁人逼入山瓮城,步上许斐的后尘?

    许裴像是魔怔了一样,越想越觉得这是命运。

    不过他没有因此变得消极,反而越发暴躁易怒,不少伺候的仆从都被打了一顿。

    瞧瞧许裴如今的模样,韩彧无法将眼前这个经不起挫折的“疯子”与曾经那个温润谦和、身怀远大抱负的青年划上等号,好似那个青年只是韩彧臆想出来的。这让韩彧无比失望。

    韩彧和程巡劝不住许裴,谢则作为连襟也出面劝说,同样无功而返。

    如今的许裴已经钻了牛角尖,进了死胡同,除了他自己想开,旁人根本无法帮他。

    韩彧轻叹一声,温润的眉梢染上了轻愁,不过他很快就调整过来,露出一贯的表情。

    “谢校尉,城内兵马清点整齐了?”

    许裴撂挑子了,但韩彧却不能懈怠,他要为城内的兵卒将士负责。

    谢则道,“已经清点整齐了……不过,众人士气低迷,怯战情绪很浓。哪怕杀了几个逃兵,以儆效尤,但成效不大。外头敌将还整日叫阵,叫嚣着策反士兵,如今逃兵越来越多。”

    若是痛痛快快攻城,谢则也不会如此头疼。

    偏偏敌人故意捉弄他们,攻城不攻,整日拿着一个造型奇特的大角,冲着城门狂吼。

    不知这些人吃什么东西长大的,嗓门儿贼大,谢则待在城头想听不到都不行。

    事实上,那些负责喊话挑衅的兵卒嗓门儿虽大,但没有大到这个程度。

    姜芃姬好早之前就折腾出了大喇叭,薄薄的铜片围城圆锥形状,顶尖开个圆口,造型虽然简陋,但是传声的能力并不弱。若是用于阵前喊话,效果更是杠杠的,如今不就派上用场?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

    姜芃姬不是没想过攻城,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许裴残余的兵力又不是面团子,更不是旁人想怎么捏就怎么捏的。若是强行攻城,在城中器械充足的情况下,姜芃姬和杨涛非得挖一块肉、放点儿血才能拿下山瓮城。思来想去,杨思这蔫儿坏的家伙想出了这招。

    一天三班倒,十二时辰轮流叫阵喊话,阵前擂鼓放喇叭,挑唆敌方军心。

    许裴接连惨败,军心摇摇欲坠,兵卒又没什么主见,稍微挑唆两句就能让他们动摇,效果立竿见影。逃兵越来越多,哪怕谢则当众宰了他们,稍稍稳住军心,但兵卒们还是心儿慌慌。

    谢则忙得没时间整理外形,胡茬已经冒出了短短的头,瞧着比平日憔悴落魄很多。

    韩彧头疼道,“只是杀逃兵,一时还能见效,时日一长只会适得其反。”

    凡事讲究一个度,杀一两个逃兵能起到杀鸡儆猴的威慑效果,但要是杀了百十个逃兵,底下的兵卒不仅不会乖觉,反而会觉得将领凶残成性,进一步巩固他们想要逃跑的念头。

    谢则也知道这个道理。

    可任由逃兵泛滥,山瓮城迟早会无兵可守。

    “若是主公能……”

    谢则张了张口,半晌还是将剩下的话咽回肚子。

    若是许裴身为主公能主动站出来鼓舞士气,不仅能稳固军心,还能激起兵卒们死战的决心。

    奈何——

    韩彧眸光微动,不发一语。

    “黄嵩那边情况如何?”

    黄嵩是他们的盟友,尽管两方人马关系没多亲密,但没有黄嵩援手,许裴早就跪了。

    韩彧刚问出口,谢则像是受了什么羞辱,面色悲愤地攥紧了拳头。

    “他?黄嵩虽然留下了一些人,但那些人能有什么用?”

    自保是每个人的本能,但作为被丢弃的一方,谢则不生气愤懑是不可能的。

    韩彧紧锁的眉心越发纠结。

    “……最后,可有浙郡的消息?”

    大军士气降到谷底,浙郡沦陷、亲属性命不保是主因之一。

    韩彧也担心家人,担心膝下子女,但他不能直白地表露出来。

    若非他信得过谢则,他也不敢这么问。

    谢则叹了一声,苦笑着摇头,“还未有消息,不知生死。”

    韩彧道,“彧与柳羲有数面之缘,虽不敢保证,但依她的脾性,她不会对女眷老幼下手。”

    真正的强者,从来不是靠打压欺辱弱者达成的。

    谢则愁眉苦脸道,“希望如此吧——”

    他的家眷也在浙郡,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韩彧望着城头方向,眸光带着几分追思。

    “放心,她一定不会这么做。”韩彧笃定地道。

    最近战事陷入僵局,韩彧能做的事情有限,多了不少时间去追忆往昔——记忆中的柳羲是个意气风发又有些反骨的少年,倘若她真有志在天下的野心,她就不会在这种时候自掘坟墓。

    谢则诧异,“为何?”

    韩彧道,“屠戮敌军亲眷妇孺,她敢背这样的恶名,她就彻底失去问鼎九州的资格。远的不说,你可知道这小小的山瓮城内有多少世家势力?彼此之间的人脉网络又铺的多大?哪怕她柳羲启用不少寒门,但她帐下人马依旧和其他势力沾亲带故,好比公逻和她帐下的程远。她这么做,不仅断了自己的后路、毁了经营数年的根基,同时还给自己埋下了致命的隐患。”

    逐鹿天下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更不是一竿子打死的游戏。

    姜芃姬想要吸收许裴的势力地盘壮大自身,她就不可能将人彻底得罪光。

    谢则倒吸一口冷气。

    他环顾四周,倏地问了一个十分大逆不道的问题。

    “军师,倘若山瓮城破,主公不幸……那你……”

    是死、是降还是归隐?

    韩彧浅淡的眸子扫了过来,看得谢则心中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