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93:伐许裴,诸侯首杀(六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韩彧没有直白地回答,反而道,“朝闻道,夕可死矣。”

    谢则问,“那军师的‘道’是何物?是主公?”

    韩彧勾唇,露出一抹浅淡的笑意,瞧得谢则惴惴不安,总觉得问了个蠢问题。

    韩彧不答反问,“谢校尉可知彧年少时候的事情?”

    谢则一愣,很直白地道,“多少知道一些……”

    韩彧冷淡的面庞多了几分柔和,让本就出色的五官显得更加耀眼夺目。

    他的容貌十分优秀,不少嫉妒韩彧的人甚至曾在背后口出恶言,说许裴重用韩彧是因为韩彧这张脸长得太好看了。一些下流的家伙还恶意地揣测韩彧和许裴之间的关系,深深怀疑他们的关系没有表面那么单纯,添了几分桃色元素,这种荒诞的传闻还传入许裴正室耳中。

    因为许裴的正室和谢则的妻子是同族姐妹,谢则也隐隐听妻子念叨过。

    谢则初见韩彧,第一眼也被对方的容貌吸引。

    看样子传闻未必全是假的,至少韩军师这张脸是真的好看,难怪惹来如此多的嫉妒。

    韩彧没注意谢则的心理活动,他平淡地道,“彧年少之时,家族被牵扯进一桩莫须有的恶事,若非恩师出手化解,怕是全族都不能全身而退。虽说侥幸脱身,但家族渐渐式微,一落千丈不复昔日风光。世人皆是跟红顶白,捧高踩低之辈。仗着家世出身而轻贱律法者,比比皆是。世道混沌,公正隐没。彧时常怀疑自己,自己所作所为是不是正确的……”

    大概每个人都有这么一段迷惘的时光,打小聪慧多思的韩彧也不例外。

    他心中疑惑颇重,几番思考仍旧找不到出路,最后求教恩师渊镜先生。

    “圣人有云,朝闻道,夕可死矣——那么,文彬可有自己的道?”渊镜先生说,“子孝的道是涤荡乾坤、拨正乱世,友默的道是顺应天命、匡扶正统,少音的道是天下一统、贵贱为一。人有了自己的‘道’,他们便知道自己生来的意义,知道自己该怎么走,怎么做——”

    韩彧问了一个冒昧的问题,“师父的‘道’是什么?”

    “桃李天下。”渊镜先生笑道。

    韩彧说,“师父已经圆满了。”

    渊镜先生摇头,他道,“不,远远没有圆满。孔圣人一生,重视言传身教,膝下弟子三千,贤者却只有七十二。这个成就是常人一辈子都难以达到的,但文彬真觉得孔圣人圆满了?”

    韩彧不解,年少的他只能眼巴巴望着自家老师,等待他的解惑。

    渊镜先生纳百家之长,在他这里,从来没有哪家贵,哪家贱,他敬重孔圣人却又不盲目。

    韩彧就有幸听到自家老师diss孔圣人。

    渊镜先生苦笑道,“收徒三千,但世间生灵有多少?千万还是万万?面对这么庞大的数量,三千人宛若沧海一粟,更遑论真正的贤者只有七十二。孔圣人早年周游列国,屡屡碰壁之后才真正静心教书育人。他做得很好,但却非最好。为师此生之道便是‘桃李天下’,不止教三千学生,三万、三十万甚至三千万……不过为师仅有一人,如今看来远不如孔圣人。”

    他有远大志向,但现实却是残酷的,渊镜先生能教出精英学生,但这点儿成就感远不及教化万民、开启民智更加强烈。他一人精力有限,但他可以将自己的“道”传递下去。

    也许一代又一代之后,循着他的“道”而开启民智的百姓会越来越多。

    韩彧听后,整个人都处于震撼的状态。

    渊镜先生道,“你的‘道’,便是你愿意赌上一生时光的事情,性命在它面前也不堪一击。”

    在恩师的指点下,韩彧感觉蒙着自己眼睛的浓雾渐渐稀薄,露出他脚下的路。

    这条荆棘小道向远处延伸,他也不知道“道路”尽头通向何方。

    韩彧从回忆中醒过神,平淡地道,“彧之道,是‘法’。”

    谢则懵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答案。

    “法?”

    韩彧点头,笃定道,“对,就是‘法’!公平公正的法律!既不偏袒有权有势的人,也不情势无权无势的人。‘法’的面前,一律平等。是‘法不阿贵,绳不挠曲’,是‘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奸佞无所遁形,一切的恶、不公和污垢都无法躲藏。唯有‘法’盛行的世界,百姓才能安居乐业,不愁君主昏庸、佞臣作乱、官吏欺压——那便是彧的‘道’!”

    不别亲疏、不殊贵贱。

    听到韩彧的话,谢则不知是何等心情。

    韩彧说自己追逐“法”和“公正”,本质还是希望借助“法”让天下归于太平。

    如此厚重的执念和理想,许裴能扛得起来?

    谢则不用多想他就知道许裴扛不起来。

    所以,这个渣男注定要辜负韩彧。

    许裴不行,韩彧便会追随能扛得起这份厚望的明主——

    谢则隐隐为自家主公感到悲哀,哀其不争!

    如果韩彧的志向是这个,那许裴曾经的举动岂不是多番踩雷啊?

    哪怕许裴不跪在山瓮城,终有一日他会和韩彧越行越远。

    道不同不相为谋。

    谢则用询问的目光望向韩彧。

    “主公行事,似乎与军师的‘道’相差甚远——”

    别的不说,针对庶族和士族迥然不同的态度,许裴就践踏了韩彧的“道”。

    韩彧扯了扯嘴角,不发一语。

    “如今说这些有什么用?解了困局才是要紧——”

    哪怕“道”不同,但韩彧也不会轻易放弃自己选的主公。

    唉,他和许裴相遇那会儿,这人可不是那样的,那是韩彧一眼便满意的明主人选。

    不知道是不是气氛太压抑的缘故,谢则脑子一抽,忍不住问韩彧。

    “军师,你觉得柳羲会是实践先生‘道’的人么?”

    如果柳羲是,破城之后,韩彧多半会归顺对方了。

    如果不是——

    依照柳羲的脾气,她怕不会给军师归隐的选择。

    要么死,要么归顺。

    没有第三条路。

    韩彧叹息一声,嘴上道,“不知道。”

    内心却说——

    能让卫慈都死心塌地的人,总有过人之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