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94:伐许裴,诸侯首杀(六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许裴那厮脸皮也忒厚了,骂了那么多天怎么半点儿动静都没有?”

    饶是李赟脾气好,但碰上软硬不吃、一心只想苟的敌人,他也有些怒了,忍不住发牢骚。

    “也许是李校尉太斯文了,骂得不够狠——”

    姜弄琴随意坐在栏杆,一脚支起,另一脚在半空晃荡,手中的银质小刀在软木上刷刷削着。

    最近战事胶着,她每日除了巡逻练兵就没别的闲事儿了,闲得无聊学了点儿木工手艺。

    杨思还说她悟性颇高,学习飞速,以后天下太平了,要是不当将军还能开木工店养活老小。

    呵——

    若非杨思是主公宝贝的谋士,姜弄琴真想用手中小刀将他的嘴割下来,炸出人脂点天灯。

    不管是盛世还是乱世,她都愿为主公披荆斩棘,退役当木工是耻辱。

    李赟讪讪道,“军中还有诸多娘子呢,骂的太难听,影响不好。”

    没听到军中政委整日给兵卒洗脑,咱们要斯文,面对娘子要摆出人模狗样吗?

    阵前对骂是一贯传统,暴力一些的唾骂先人,斯文一些的问候祖宗,下流一些的问候老娘。

    从古至今,人类的对骂词汇永远绕不开对方女性亲眷。

    奈何自家主公就是女的,某些忌讳要避着些。

    姜弄琴嗤笑,阵前对骂是为了昂扬己方士气,粗暴也是发泄压力的途径呢。

    李赟翻来覆去那么几句话,敌人从一开始的愤怒到现在的无视,只因为骂得太轻了。

    若是一上来就开大招,气得敌人三尸神暴跳,脑溢血而亡,那才算够味呢。

    骂人就应该往最痛的地方骂。

    “你等着,我去给你找帮手。”

    姜弄琴将右手的小刀在手中转了两圈,唰得一声收回刀鞘,别在腰间。

    李赟诧异,“谁?”

    “闲人。”姜弄琴道,“反正他最近也清闲,帮个忙也耽误不了多久。”

    于是——

    杨思听了姜弄琴的来意,顿时哑然无语。

    论骂架功力,这事儿不能找他呀——

    “亓官文证更擅长这活儿。”

    杨思这家伙可记仇了,亓官让一卷檄文差点儿送他上西天,他这会儿还记得。

    虽然不会报复,但偶尔也会扯出来“黑”亓官让。

    姜弄琴道,“亓官军师如今不在大营,他固守后防,哪儿有闲工夫写这个?”

    杨思:“……”

    合着亓官让是个忙人,他就是个吃闲饭的?

    杨思还想挣扎,他是个读书人,岂能粗鲁地和人对喷口水?

    他道,“如今主公以围为攻,一步步瓦解许裴势力的士气,根据斥候回禀,他们的逃兵越来越多,士气日渐颓靡。若是此时刺激他们,刺激过度了,兴许还激发他们背水一战的决心。”

    姜弄琴冷漠道,“大军围攻一日,我军耗粮便多一日。这些军粮都是治地百姓辛苦节省出来的,许裴等人的贱命如何与珍贵的粮食相比?若他们当真有勇气破城而出,与吾等正面一战,大军岂会怯战?自然是将敌人杀得溃不成军!如此还能省了功夫,多出时间让将士修养。”

    呦吼——

    数日不见,嘴皮子溜了呀。

    杨思表情变得尴尬,眼神闪躲,不敢直视姜弄琴。

    他想忽视姜弄琴,只要将人晾在一旁晾久了,对方自然会羞愧地退下……毕竟姑娘家脸皮就是不如男子厚,更别说他还是男子中的翘楚……只是,杨思还是低估姜弄琴的耐心和毅力。

    他和丰真一样,剑术都是广场舞小小班的新生,哪里比得上姜弄琴?

    这壮士手中可有数千条人命债!

    “写写写,姜校尉莫要在我的军帐久留,影响不好。”

    姜弄琴冷笑一声,好似在嘲讽他的不自量力。

    凭杨思这身板,他能对自己做什么?

    真有不好影响,多半也是风传她对杨思怎么样。

    好吧——

    她的确在嘲讽。

    杨思不情不愿地在竹简上落笔,洋洋洒洒写了两千余字,骂得酣畅淋漓。

    亓官让出身崇州和北疆的边境,那地儿民风彪悍却过于直白,檄文又代表着官方,骂人再狠也要斟酌一二。杨思不一样,他出身市井勾栏,见惯了街头巷尾泼皮泼妇的骂架,不管是含蓄婉约派、直白豪放派还是低俗下流派……他精通各派骂架的精髓,运用起来如臂指使!

    如今还是被姜弄琴赶鸭子上架,心里憋着一股火,提笔骂人开了头就爽得停不下来。

    “写好了。”杨思落下笔,揉了揉有些酸疼的手腕,“姜校尉可满意?”

    姜弄琴低头瞧了大概,抬头再看杨思。

    “许信昭要是被你气死了,这份功劳我不跟你争。”

    杨思心头一梗。

    姜弄琴这话到底是夸他还是骂他?

    “这年头的娘们儿真是不好惹——”

    等姜弄琴走了,杨思忍不住低语抱怨。

    自打跟了一个画风不一样的主公,杨思风流浪荡的生活也收敛了不少,直至这两年更是清心寡欲得像是苦行僧。没办法,主公不是准备打仗就是在打仗的路上,他一年到头窝在军营。

    军营是个什么地方?

    除了光膀子的男人就是肌肉雄壮的女人,他哪个都下不了口。

    哪怕下得了口,他都怀疑最终体位会和他预想不同。

    “呸呸——”

    仿佛想到什么难堪的画面,杨思扭脸呸了两声,将老司机开车的画面从脑海驱逐出去。

    姜弄琴将硕果丢给了小天使李赟。

    “照着这个念,不信他许信昭还能忍得住。”

    李赟打开瞄了两眼。

    “这是杨军师的笔迹?”

    没听说姜校尉和那杨军师有什么交情啊。

    别看主公帐下文武相处还算融洽,但毕竟是两个画风圈子,交集不算太多。

    姜弄琴又是武将中的清流,她和哪个圈子都玩不来,一颗红心向主公,一贯是独来独往的。

    她道,“嗯,杨军师写的。到底是渊镜先生教出来的,词汇总比你帐下传令兵丰富一些。”

    自打她知道了杨思的过往,二人私底下的来往也频繁不少,碰面也会多说两句话。

    要是搁在以前,至多给杨思一张冷脸。

    李赟笑道,“姜校尉好胆量。”

    别看几位军师好似很好相处,实际上各有各的脾性。

    一般情况,李赟很少会去打搅他们。

    “杨军师五毒俱全,唯独缺德,用他对付山瓮城这只缩头乌龟,再好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