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96:伐许裴,诸侯首杀(六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相较于姜芃姬的顺利,许裴的境况十分不容乐观。

    只怪那五行缺德的杨思太狠毒,每个字都将许裴的面子掷在地上狠踩,不留半分情面。

    许裴从来不是性情疏阔、生性豁达的人,相反他的心思细腻而敏感,一有风吹草动便会想东想西,脑补能力十分发达。这种性格有好处也有坏处,搁在现下的局势,坏处远大于好处。

    因为心思细腻敏感,许裴越发喜欢钻牛角尖了,钻进去就出不来。

    杨思在后头煽风点火,每日令传令兵在山瓮城外用特制铜皮喇叭喊话骂人,声音能越过城墙飘入城内,许裴心气高,从一开始的暴怒发展到之后的卧病在床,杨思这家伙算立了一功。

    如果说这就是杨思的贱,那可就高估了他的底线,这家伙还有更损的招式。

    寻常的骂架已经无法满足他蠢蠢欲动的心,他从军中苦寻人才,终于找到一个入伍前世口技艺人的家伙,杨思让这人在半夜三更对着山瓮城表演万箭齐发的口技,还令百人配合演出。

    山瓮城守兵:“……”

    吾有一句MMP,一定要对着杨思耳朵喊出来!

    三番五次折腾,他们已经筋疲力尽,但又不敢有一丝懈怠,生怕对方抓住机会强攻山瓮城。

    杨思笑嘻嘻道,“韩彧这人最为谨慎,再闹个三五天,他们怕是要崩溃了。”

    铁打的人都不能不睡觉,他这么折腾山瓮城的守兵,饶是韩彧有通天本事都要焦头烂额。

    李赟笑意有些勉强,他又一次重新认识了杨军师——

    果然,这些文人骚起来就没别人的事儿了。

    “据斥候回禀,山瓮城的逃兵比之往日又增了不少——”

    其实困守山瓮城也能苟延残喘的,奈何杨思太损太骚,采用全天十二时辰骚扰**。

    兵士的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状态,时间一长精气神耗损巨大。

    要是不当逃兵,不是死就死疯。

    杨思低低哼了一声,他道,“若非许裴是个表里不一的货,哪儿有这么容易成事?”

    俗语有云,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韩彧没有入错行,但他跟错了人,许裴这个戏精能演一时,但他真能演一世?

    很显然,他不能。

    说起韩彧,杨思不止一次可惜他所托非人。

    很多人只能共苦不能同甘,许裴便是典型。

    他微末的时候认真经营人设,哄得韩彧倾力相助,最风光的时候露出狐狸尾巴。

    他已经成功了,一步步将许斐打压下去,所以他不需要伪装自己费心经营人设。

    这样的许裴,他的举止和韩彧的“道”背道而驰,二人怎能不离心?

    杨思理解韩彧,理解那种“道”被主公辜负践踏是何等痛苦的感觉!

    因为韩彧如今面对的,正是杨思曾经经历过的。

    杨思出仕辅佐昌寿王,起初也是真心的。

    昌寿王礼贤下士、善待寒门士子,每年都会拨出一大笔钱资助贫穷寒士。

    每逢考评,昌寿王会大方让出自己在嵇山汤泉的汤泉馆舍供士子们举办雅集诗会,一应用度都由他包办。他还建立不少茶肆,专门开辟出一块地方给学子们发挥的平台,提供书籍给学生阅览,若有学子表现优异,他还会专门举荐这位学子,送他踏上青云路的第一块砖——

    讲真,这样的昌寿王难道不算明主?

    杨思便是被这样的昌寿王吸引,自荐当对方的门客,为其出谋划策。

    同样,昌寿王的面具也没能戴到最后。

    东庆皇室刚分崩离析,他便迫不及待露出了獠牙。

    招揽寒门只是为了经营人设、积攒威望,与其说是重视寒门,不如说是重视人脉。

    寒门之于对方,不过是用过就丢罢了。

    杨思冷眼看着一切,果断抽身逃路,临行前还坑了一把昌寿王。

    相较杨思“君既无心我便休”的果断,韩彧就没那么潇洒了,抑或他对许裴还有几分期许?

    遥望山瓮城,杨思喃喃了一句。

    李赟没听清,问道,“军师说什么?”

    杨思意味深长地问,“汉美可喜欢伪善之人?”

    李赟摇头,“伪善小人,谁会喜欢呢?”

    杨思笑道,“可这伪善小人坚持伪善了一世呢?”

    李赟先是不解,随后反应过来。

    “伪善一世和真的善有什么不同?”

    杨思笑道,“的确没什么不同。”

    不管是许裴还是昌寿王,若能一辈子坚持经营人设,便是肝脑涂地、全力辅佐又如何?

    同样心甘情愿啊。

    可惜这两人都没能坚持,那么被遗弃也在意料之中了。

    杨思离开前留了一句,“继续监视山瓮城内的动静,韩彧不是束手待毙的人。”

    思及韩彧的脸和干净的气质,谁能想到这儒雅翩翩的青年会有那么凶戾的一面?

    他是凶兽,哪怕临死了,他也会积蓄最后力气咬敌人的血肉,绝不是当缩头乌龟!

    杨思笃定,韩彧一定会在山瓮城崩溃之前出手,还是直中要害的狠招!

    可是……

    韩彧会怎么做呢?

    数日部署,韩彧已经许久没有安稳睡过一觉了,除了城外的喧嚣还有来自精神方面的压力。

    他和程巡先后从城主府邸出来,他一眼便瞧见立在外头护卫安全的谢则。

    韩彧垂下眼睑,掩住眼底的失望。

    许裴已经被姜芃姬接二连三的花招逼入绝境,如今更是杯弓蛇影,听说武将阳气重,竟然要求谢则给他镇宅,镇压阴气。因为谢则是连襟,脾性又好,倒是没惹多大反对。

    不过,韩彧还是失望。

    因为身边还有个程巡,韩彧并未将情绪表露出来。

    谢则上前道,“军师,主公可有什么指示?”

    韩彧没开口,一旁的程巡道,“主公令谢校尉统领此次行动。”

    谢则眉头微蹙,眼底闪过一缕担心。

    “主公愿意予以重任,这是末将的荣幸,必定不负主公期许。”

    程巡还有事先行一步,谢则则将韩彧送到门口,扭头瞧了一眼大门。

    “倘若末将有个三长两短,主公又解了现下困局,冒昧请军师略微照拂末将家中老幼。”

    谢则压低声音,真诚地望着韩彧。

    韩彧淡淡道,“会的。”

    谢则像是松了口气,好似了却一桩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