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97:伐许裴,诸侯首杀(六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不对劲——实在是不对劲——照理说韩彧该动手了,为何还是没有风声?”

    若非杨思十分自信,他怕是要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亓官让将手中的羽扇摇得呼哧呼哧响,借此驱散周身的热意。

    “韩彧并非善类,若他一举一动都在你的算计之内,孤胥一战胜的人就是你而不是他了。”他听到杨思的喃喃,蹙眉道,“依让之见,许裴想要盘活这个局面,唯有偷袭还能搏一搏。”

    杨思道,“山瓮城的兵力全在吾等监视之下,他从哪儿调兵偷袭?”

    杨思派兵围困山瓮城,十二时辰不间断盯梢,城内有什么动静都瞒不过斥候的眼线。说句夸大的,敌方兵力已经被他们摸清楚。一群军心涣散、毫无战意的残兵,如何偷袭扭转战局?

    他百思不得其解。

    偷袭成功的前提是敌我双方信息不对等,杨思摸透敌军的动向,他们敢来偷袭就是送人头。

    不过——

    韩彧会看不透这点?

    杨思道,“最不喜欢这种人,感觉哪儿都克我。”

    亓官让露出凝重的神色。

    他赞成杨思对韩彧的判断,对方绝非束手待毙的懦夫,可他一时半会儿猜不到对方的心思。

    “不管如何,做足准备总是没错的。”亓官让语气冷淡地道,“命令将士加强夜间巡视,且不可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物,同时派人严盯山瓮城动向,防止许裴玩金蝉脱壳的把戏。”

    许裴可是敌方势力的首脑,放过他就等同于放虎归山、纵龙入海,后患无穷。

    杨思道,“以不变应万变?这的确算是个办法,谁让我们摸不透韩彧的动静……”

    听着二人的对话,姜弄琴觉得有些懵。

    “山瓮城败局已定,那韩彧还想挣扎?瞧那许裴的面相,便知他是个短命的。”

    杨思无奈苦笑,说道,“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乎?”

    不能因为处于劣势就放弃挣扎了,历史告诉我们以弱胜强、绝地反击的例子不在少数呢。

    努力努力,说不定就赢了呢。

    姜弄琴道,“听二位军师谈论,那韩彧似乎是个人才。”

    杨思道,“他是渊镜先生四徒之一,与我同出一门,才能更不在我之下,自然不简单。”

    “他不如你。”

    姜弄琴淡漠地赞了一句,那面无表情的模样越来越像他们家主公了。

    突如其来的夸赞让杨思受宠若惊。

    他与姜弄琴共事数年,从未听她夸赞过主公之外的人,自己还是头一个呢。

    “姜校尉如此赞誉,思实在是有愧有愧。”杨思道,“不知哪处优点,竟能入姜校尉的法眼?”

    告诉他,他一定将这个优点发扬光大。

    姜弄琴眉梢一扬,唇角露出微不可察的弧度。

    “眼睛。”

    杨思:“……”

    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姜弄琴这是说他眼睛比韩彧好?

    “韩彧择了许裴,简直眼瞎。”姜弄琴补充道,“你虽然也曾误入迷途,好歹弃暗投明了。”

    她的主公肯定是世间唯一明主,那些选择其他诸侯的人杰,不是眼瞎是什么?

    杨思:“……”

    (╯‵□′)╯︵┻━┻

    脑、、/残粉这种生物简直太可怕了。

    柏月霞是这样,姜弄琴这样,让他相信自家主公没把卫慈当做挡箭牌,他真的做不到啊。

    “兴许是杨军师和亓官军师想多了——”

    姜弄琴也揣着这个问题,思虑良久不得其解。

    不管是从什么角度来看,山瓮城已经是一盘死棋,韩彧想要盘活棋面就必须偷袭,由此博取一线生机,但偷袭的时机、兵力、地势……韩彧一条不占。在姜弄琴看来,与其放手一搏,还不如死守山瓮城是,说不定憋着憋着,主公姜芃姬就撤兵了……当然,可能性微乎其微。

    姜芃姬正与柏月霞对弈,听到姜弄琴这话,她用手腕支着下巴望向姜弄琴。

    “我倒是觉得文证和靖容担忧没错。”姜芃姬笑道,“因为分析战局不仅仅要考虑敌我双方的兵力、地势,同时还要顾虑帐下人手的性格。许裴病卧在床,韩彧就成了主事者,山瓮城的兵马要遵从他的意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摸清了韩彧便是摸清了敌方的整体动向——”

    杨思说韩彧不是个束手待毙的人,那山瓮城的兵马就不会真的死守孤城。

    除非——

    韩彧被人拉下马了,主事者换了一个人。

    根据目前探查到的消息来看,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

    “那依主公之见,那韩彧会怎么做?”

    姜芃姬盯着棋面局势,沉吟了半晌。

    “许裴帐下也就他还能看了,我很期待他给我的惊喜——”她光棍地道,“管他有什么阴谋阳谋,我在这里接招就是。许裴帐下兵马有限,哪怕全力出击,照样无法让我伤筋动骨。”

    姜弄琴对未曾谋面的韩彧升起了莫大兴趣。

    她倒要看看,这韩彧到底有多大本事,竟能难倒主公。

    夜晚比白日还要喧嚣,各种小动物跑出来活动,闹出窸窸窣窣的动静。

    对于直播间观众而言,夜生活刚开始,对于远古时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人来说,这会儿该睡觉啦。杨思也不例外,稍微洗漱便钻入床榻,身下是一张散发着竹香的凉席,小腹盖着一条遮凉的薄被,以免半夜受寒。他迷迷糊糊睡下,倏地想起了什么,霍地坐直了身子。

    “不妙……竟是忽略了这个。”

    杨思咕噜爬起来,抬手抓了衣裳,两脚踩上木屐,一边大步走一边收拾穿着。

    亓官让营帐就在不远处,杨思隔着老远就唤了几声,愣是将酝酿出睡意的亓官让叫醒了。

    “杨靖容,你这是做什么?”

    杨思衣衫不整,寝衣还露在外头,长发更是披散肩头背后,没有半点儿仪态!

    “思突然想到了!文证这里可有斥候搜集来的消息,时间紧急——”

    亓官让瞥了一眼大晚上扰人清梦的混蛋,但还是披着衣裳,起身给他找相关消息。

    杨思借着油灯细看,面色渐渐沉了下来。

    “怎么了?”

    亓官让伸头瞧了一眼,杨思看的是斥候探查到的逃兵。

    自打山瓮城被围困,逃兵日渐增多,许裴大势已……不对!

    亓官让哐的一声将烛台放在桌案上,抢过几卷竹简。

    “好呀——好一招瞒天过海,暗度陈仓!”

    逃兵是真的逃兵?

    不尽然!

    说不定是伏兵!

    杨思抱着几卷竹简起身,匆忙道,“此事要速速告知主公。”

    二人刚出了帐,远远瞧见中军大营方向烧起了熊熊焰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