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99:伐许裴,诸侯首杀(六十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主公——”

    李赟惊喜地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姜芃姬穿着素白寝衣,肩头披着一件宽大的素雅衣氅。眉眼比白日柔和不少,乌发披肩,寝衣染满粘稠红艳的血,隐隐有种美艳罗刹的味道。

    左手拿着乌黑刀鞘,右手握着一把刀身狭直、锃亮似白雪的长刀,刀身还滴答滴答流着血。

    刀身浅淡的云纹流淌着些许血气,让人无端地呼吸一紧。

    李赟刚喊破姜芃姬的身份,立马暗骂糟糕。

    果不其然——

    谢则不顾身上伤势,反应迅捷地持枪刺向姜芃姬。

    银白枪身在空中划下一道炫目的光。

    谢则枪术卓绝,运用巧劲弹开挡在姜芃姬身前的数名兵卒,枪头直袭她的眉心。李赟紧跟而上,奈何谢则爆发力惊人,完全舍了自己的性命,哪怕被捅了一枪都不能让他停顿分毫。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快得旁人反应不及。

    姜芃姬却不急不忙,平静的眼底激不起一丝波澜。

    她将长刀翻转,以刀鞘接下谢则倾尽全力的一击,转身凌空一翻,长腿踩上长枪枪头。

    脚下用力,谢则只感觉一股难以撼动的巨力重重砸在枪身,迫使他向前狠狠栽去。

    “汉美,慌慌张张做什么?”

    姜芃姬轻嗤一声,脚下却没有松劲儿。

    谢则因为持枪和倒地的姿势,大半条手臂被压在枪下,姜芃姬又踩着枪身,他被压制得无法动弹。当然,周围人也没给他反击的机会。眨眼间,数把长刀齐刷刷架在他的脖子上——

    李赟被刚才的阵仗吓得面色苍白,连忙收枪请罪。

    “我不怪你——快起来!与其在这里请罪不如多杀几个敌人,将功抵过。”

    姜芃姬垂头瞧了一眼血人似的谢则,眼底似有淡淡的血腥闪过。

    不过她的表情太平静了,旁人读不出她的心思。

    普通人读不出来,卫慈却读得出来。

    他气喘吁吁地赶过来,等他到的时候,兵卒已经将谢则双手缚在背后,五花大绑抓起来。

    “主公——”

    不只是跑得太急还是怎么的,卫慈的脸颊很红很红,两只耳朵更是充了血,红得剔透。

    “外头如此慌乱,你不在营帐等着跑出来做什么?”

    姜芃姬刷得一声将斩神长刀收回刀鞘,目光不赞同地望向卫慈。

    敌人袭营,情势混乱,连她也不能百分百保证卫慈的安全。

    卫慈道,“主公遇险,慈岂有龟缩之理?”

    “龟缩?”姜芃姬不知想起了什么,哼得轻笑道,“这会儿说得倒是大义凛然。”

    卫慈不争气地露出羞赧之色。

    不等旁人反应过来,姜芃姬对着兵士道,“看好这人,别让他死了。”

    李赟道,“喏!”

    离去之人,李赟倏地想起了什么,忍不住扭头瞧了一眼自家主公和卫慈的穿着。

    那啥——

    主公肩头披着的衣氅怎么如此配子孝身上那一身衣裳?

    一套的?

    这个念头一闪而逝,周遭的战事将他的注意力拉了回来,李赟也没继续纠结这事儿。

    夜袭声势浩大,的确给姜芃姬带去不少损失,但还未伤筋动骨。

    一个多时辰过去,敌兵死的死、伤的伤、俘的俘,姜芃姬坐在临时搭建的主帐听战后报告。她早换下那件染血的衣氅,在场众人都是人精,若是她穿着刚才那件衣氅,谁都知道他们家主公半夜无耻去夜袭卫慈还失败这事儿,忒丢人。作为主公,她也不能穿着寝衣去见人啊。

    讲真,要不是韩彧夜袭太是时候,说不定卫慈这会儿已经被她办了。

    姜芃姬的心情始终处于阴云笼罩的状态,帐内气氛压抑沉重。

    “这批偷袭的兵打哪儿来的?”

    姜弄琴今日没有夜巡任务,早早歇下了。

    敌人突然夜袭,她没来得及穿盔甲就抄起武器杀敌,混战之中杀红了眼睛。

    “这是韩彧一早就备好的局,怕是刚入山瓮城就开始谋划了。”杨思道,“思派人拷问俘虏,得出的结论也证实这一推测。韩彧命令精锐扮作逃兵,借此避开斥候耳目,降低我军戒心。”

    随着两军僵持,逃兵从原先的小猫三两只慢慢变多,数量没有太少但也没有太多,全在杨思等人的预算之内。正因为如此,众人才没有第一时间将怀疑的目光投向逃兵——

    “偷袭中军大营——谋划倒是挺美!”若非主公不在大营,同时身怀超强武艺,韩彧这一出说不定就成功了,姜弄琴冷哼一声,阴仄道,“若主公有三长两短,定要亲手剐了那韩贼!”

    杨思听她带着冰渣的声音,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他不敢怀疑姜弄琴这话的真实性。

    姜芃姬坐在上首道,“韩彧兵行险着也是件好事,因为他已经亮出了最后的筹码。”

    今夜袭营的伏兵足有上万,精锐尽出,这意味着山瓮城内部的守卫十分空虚。

    “众将休整片刻。”姜芃姬冷笑道,“天光破晓之时,破城!”

    众人皆道,“喏!”

    离天亮还有一个多时辰,姜芃姬让他们回去睡个回笼觉,养好精神再战山瓮城。

    不过这些人刚刚经历一场混战,一个一个像是打了鸡血,哪里还睡得着呀?

    夜袭之中,新人柏宁展现出了老将的风范,若不是他反应及时,组织防御反击,我军的伤亡怕是更大。这让旁人更加肯定卫慈的铲子——果真是一铲子下去,挖上来的都是人才。

    “方才——主公可是披着你的衣裳?”

    柏宁凑到卫慈身边,低声询问。

    卫慈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来一出平地摔。

    他果断否认,“黑灯瞎火的,你瞧错了。”

    柏宁撇嘴,嫌弃地啧了一声。

    他不是唯一的明眼人,旁人都没有提出异议,可见身边这人果真和自家主公有一腿。

    柏宁意味深长道,“你可得努力——”

    他虽是新加入的,但主公年纪和他闺女相近,柏宁不由自主代入老父亲的角色,暗中为主公下一代发愁。天底下的诸侯,哪个到了这个年纪还膝下荒凉?没有少主,他们心里不安心。

    卫慈:“……”

    大军整装待发,等着黎明第一缕阳光来临。

    山瓮城内气氛凝重得能滴出水,韩彧更是睁着眼睛一夜未眠。

    站在墙头,远远瞧见敌方营地烧起了大火,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成功了?

    还是失败了?

    韩彧内心煎熬着、翻滚着,似一块鲜肉在油锅翻腾。

    直至天光破晓,敌军列队整齐地围着山瓮城,他知道大势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