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00:伐许裴,诸侯首杀(七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咳咳咳——文彬——”

    “我们是胜了?还是败了?”

    许裴面色憔悴枯黄,眼底带着厚重的青色,眼眶布满了丝丝缕缕的血丝,额头扎着灰色额带。杨思把他气得狠了,许裴又是敏感多思的性格,卧床之后不仅不见好转,反而急转恶化。

    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一般,这会儿连翻身坐起都困难。

    他用枯瘦的手死死抓着韩彧的手,借力侧身面向对方,死死睁大的眸子闪动着渴望和迫切。

    许裴舔了舔干涸龟裂的唇,粗哑着道,“文彬,告诉我!”

    韩彧身着深青色儒衫,坐姿端正地跪坐在许裴床榻旁,平静的眸光带着令人心凉的沉重。

    不知是室内光线还是错觉,许裴发现韩彧的长发不似曾经那般乌黑柔滑,反而带着点儿灰暗。许裴不由自主地抓紧了韩彧的右手,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的唇,期待这张嘴能说出好消息。

    韩彧半晌不语,两人便这么沉默地僵持了许久。

    无声胜似有声。

    韩彧虽未说出答案,但许裴已经明了。

    “是、是败了吗——原来如此——”

    许裴松开手,侧卧的身子失去了支撑,无力地平躺回床榻。

    他双目无神地望着寝居屋顶,本就沉珂无力的身子更加疲倦,好似有什么人将他往下拉扯。

    “早知会有今日,熟料来得如此之快,说到底还是我小看了兰亭——”许裴紧蹙的眉梢舒缓开来,神情平和得有些诡异,瞧不出前几日歇斯底里的痕迹,他问道,“他们要攻进来了?”

    韩彧这才开口,“敌军已经开始攻城,城内兵力空虚,辎重不足,怕是守不到日落。”

    许裴偏头望向韩彧,这么简单的动作都显得有些费力。

    “文彬,你我君臣一场,有一事……裴厚颜恳求,还望文彬能慎重思量……”许裴喘了口气,声音虚弱地道,“浙郡已经落入兰亭之手,但府中老小至今还下落不明,裴心中挂念……倘若文彬尚有余力,日后还请照拂一二,保他们一命即可。如此,裴在九泉之下亦能含笑。”

    韩彧目光深沉地望着许裴,“主公——”

    “不用劝,我知道改怎么选择,倘若我向兰亭服软认输,依照她的脾性,多半会将我圈起来当闲人养着。只要安分不闹,后半生性命无忧,可这并非我所求——”许裴又咳嗽几声,平静的眸光闪动着猩红血色,好似潜伏着一头骇人的野兽,目光坚定而果决,“再者——呵呵,许令文都有勇气以死相抗,我又岂会贪生怕死?这会儿若是苟且偷生,怕是要被他笑死!”

    韩彧抿紧了唇,神色越发苍白,好似刷了一层厚厚的白灰,透着一片死寂。

    “喏!”

    听到韩彧的承诺,许裴枯黄的面颊浮现淡淡的红晕,好似注入一股生机。

    他作势起身,韩彧抬手帮他扶了一把。

    “文彬,帮我准备一下笔墨,届时还要劳烦你转交家书——”

    韩彧帮他取来笔墨,许裴手指哆嗦地提起笔,笔尖还未落下便哐当一声掉在桌上,墨汁溅开数个墨色圆形污渍。他咬着牙将笔重新捡起来,这次虽没掉下,但写下的字虚浮无力。

    与其说是家书,不如说是许裴留给家人的遗书。

    信函内容并没什么特殊的,叮嘱儿子认真学习,长大后成为有益于天下百姓和家国社稷的栋梁之才,叮嘱女儿勿要忘了父母长辈的教导,及笄成婚之后要孝敬婆家、尊重嫡母,叮嘱妻子料理好家业,倘若以后有了合乎心意的男子,她可以带走一半家财改嫁,勿要耽误年华。

    等许裴落下最后一笔,几乎用光了全身的力气。

    韩彧沉默地帮他将信函烘干,加上火漆再装入信奉。

    “这些年辛苦你了。”

    许裴像是卸去了力气,驼着背坐在桌案前,看着韩彧将信函收入怀中。

    韩彧道,“不苦。”

    以前的经历对于韩彧而言便是一次次尝试,不管是胜利还是失败,那都是不可多得的经验。

    唯有现在狠狠摔过,吃了教训,他才能在未来避开同样的坑。

    许裴唇瓣翕动,干涩的目光似有泪意涌动,半晌也没说出半个字。

    天上的艳阳已经开始往西边倾斜,许裴默然道,“文彬,你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韩彧沉默地起身,走至门口顿下脚步。

    “信昭还记得当年水榭初遇,你我谈论天下大势、直抒胸臆之时,你曾允诺过什么?”

    许裴怔了一下,迟钝的脑子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他费了一番功夫去翻找那段记忆,不确定地道,“共看锦绣山河么?”

    韩彧头也不回地道,“信昭还记得,如今却是要毁诺?”

    “烦请文彬替我多看两眼吧。”许裴苦笑道,“倘若兰亭登位九五,记得来我坟前告知。”

    如果输给这样的人,他死得不冤枉。

    虽说许裴出身世家,但他也想天下承平,如今怕是看不到了。

    韩彧眼底黯淡了两分。

    “好。”

    韩彧刚走没多久,迎面碰上衣衫沾血的程巡。

    “主公呢?”

    韩彧道,“在屋内。”

    程巡将韩彧上下打量一番,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为何不劝说主公突围?”程巡咬紧了后槽牙,怒道,“韩文彬,我本敬你,如今一看却是我瞎了眼。为人臣子不为主公尽忠尽力,危难时刻却想放手,你这么做置主公于何地?”

    韩彧道,“我已尽力。”

    最后的底牌也亮出来了,最后依旧没能杀了柳羲,败局已定。

    程巡怒气不减,看着韩彧冷漠的反应越发来气,叱骂道,“主辱臣死,主死臣亦死,你韩彧是贪生怕死之辈?敌军还未攻入城,你已经想好所有退路,试图用吾等向柳贼献媚邀功?”

    韩彧视线冷淡地转向程巡。

    “浮名本为身外物,我无需在意旁人如何说。你认定我是贪生怕死之辈,我也无话可说。”

    程巡气得手指哆嗦。

    “你有负主公信任!”

    韩彧道,“对得起本心便好,我无愧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