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01:伐许裴,诸侯首杀(七十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无愧于心?”程巡冷笑逼问道,“你怎么有脸说出这话?”

    韩彧冷漠以对。

    正如他当年对恩师渊镜先生说的,他的道便是“法”、“公正”,从不是某个人。

    他想将自己的想法付诸于实践,真正帮助百姓创造一个公平公正的盛世。

    哪怕他做不到,他也希望将自己的“道”传承下去,他的后人肯定能看到。

    归根究底,这个盛世到底是谁带来的,这并不重要。

    如果是许裴固然好,如果不是他,至多惋惜罢了。

    韩彧道,“我与你不同,你也不懂。”

    “我是不懂。愿你厚颜降了柳羲,她还能饶恕你夜袭中军大营之过。”程巡不懂也不想懂,口中冷嘲热讽道,“韩文彬,愿你前程似锦,来年鲜衣怒马,官拜三公九卿,最后位极人臣。”

    程巡原先很镜中韩彧,殊不知他的本性竟是如此!

    便是主公不肯走,他也该劝着,实在不行陪主公同生死,岂有苟且偷生之理?

    殊不知,韩彧太了解许裴了。

    许斐便是困守山瓮城,城破逃亡失败,绝望在农家院落自缢身亡。

    许裴不愿输其分毫,更不愿意走上对方的老路,让他逃是不可能的。

    劝了也是徒劳。

    韩彧冷漠垂眸。

    “谢你吉言。”

    对于韩彧而言,生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的死没有任何意义。

    各人有各人的选择,程巡忠于主公,生死不惧,但他忠于本心和“道”,如今还不能死。

    程巡怒从心来,右手猛地搭上腰间佩剑剑柄,拔剑刺向韩彧。

    韩彧闪躲不及,左手上臂被刺了个正着,鲜血很快染湿了整条手臂。

    倘若程巡刺的方向再偏一些,说不定能正中韩彧的心脏,一剑将他带走。

    程巡将剑拔出还想再刺,怎料韩彧出手迅捷,同样拔出佩剑准备抵御。

    程巡的剑停在半空,怎么也刺不下第二剑,最后愤恨摔剑而走。

    “哼——”

    他最看不起韩彧这等毫无骨气之人,杀他也是脏了自己的手。

    韩彧却只能将剑收回剑鞘,右手捂着左臂的伤口苦笑。

    道不同不相为谋,说的便是这个。

    山瓮城虽有地势之险,但许斐驻守这里的时候许裴就各种强拆建筑,如今换做他被围困山瓮城,那些没来得及抢修的建筑成了最大的拖累。姜芃姬这边又憋了一肚子火,攻城火力凶猛无比,众将士从天亮开始攻城,除了中途休整过几次,其余时间全在暴力强拆。

    姜芃姬更是徒手撕了城门,带兵率先破开山瓮城大门,看得左军主力柏宁目瞪口呆。

    原来打仗还有这种操作?

    不是——

    那不是他们主公么,为什么还要亲自上战场打头阵?

    普通将领都不会轻易下场杀敌,你一个主公如此兴奋干嘛?

    凭借良好的目力,柏宁确定以及肯定——自家主公不仅兴奋了,她还兴奋得颤抖!

    “糟了糟了——闺女还嫁得出去吗?”

    怪只怪自家主公太有魅力,战场宛若杀神降临,完美展现力量的美。

    哪个怀春少年少女能抵抗?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骨子里便崇尚强者。

    不然怎么会有“美人爱英雄”之说?

    自家主公不仅生得美貌,她还力压无数英雄。

    如此人杰,自家月霞的魂儿还不被她勾得死死的?

    柏宁思及此,瞧见那些歪瓜裂枣的敌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箭术极佳,排兵布阵亦不差,经过卫慈的举荐,姜芃姬让柏宁担任兵营都伯,相当于伯长。不过柏宁是一线战斗序列,立功的机会很多,再加上他自己的本事,短时间就能升上来。

    不然的话,一开始就给柏宁高位,怕是很难让其他士兵心服口服。

    柏宁也没有辜负姜芃姬的安排,几次小战表现很突出,此次攻城也甚为起眼。

    姜芃姬能手撕城门,若无柏宁带领兵卒掩护协助,山瓮城也没那么容易拿下来。

    战鼓轰鸣,杀喊震天,血腥味直冲云霄。

    城下城上堆积了无数残肢断骸,鲜红的血液渗入泥地,混合着泥腥味向四周飘散。

    城门虽破,但残余的士兵却未四散奔逃,仍有一部分人留下来抵御,最后被杀被俘。

    “倒是有两把刷子——”

    姜芃姬呸了一声,手中长刀凌空一甩,上头挂着的鲜血被甩了出去,恢复雪白光亮的刀身。

    若是换做普通士兵,如此劣势,早生不出半点儿抵抗的心思啦,要么投降要么逃跑。

    山瓮城残留的兵士倒是蛮犟,由此可见,这些便是许裴帐下最后的精锐了。

    姜芃姬也没让人将他们杀干净,反而下令将能俘虏的俘虏,不能俘虏的再杀了。

    三路大军直入山瓮城,夕阳彻底坠入地平线下之前,山瓮城最后一道防线被破。

    夜幕渐渐低沉下来,山瓮城内的火光越来越亮,照得天幕染上一圈橘黄的光晕。

    姜芃姬望了一眼,眼底映出那抹橘光,蓦地猜到了什么。

    “许信昭——何必呢?”

    她口中喃喃地喟叹,满身煞气尽数收敛,瞧着不仅没有先前的尽兴,反而带着些遗憾。

    观众们仍旧在聊天打屁,他们的轻松反而衬得姜芃姬心情无端沉重了两分。

    她与许裴没太深交情,但当年也是称兄道弟(妹)的人,半个朋友。

    另一处,程巡一边泪流满面,一边抱着木桶从水缸打出水,试图扑灭大火。

    不过山瓮城主建筑全是木材,加之气候干燥,火势蔓延后便凶猛无比,哪里是他能扑灭的?

    附近仅有寥寥几个仆从和士兵在打水灭火,仅是杯水车薪。

    程巡最后心一横,将盛满水的木桶高举头顶,将水浇了自己一声。

    他又将仆从拿来的厚被打湿披在身上,冲入火海。

    屋内火势极大,呛得他直咳嗽。

    隐隐瞧见一具带着火的焦尸,他将厚被盖在那具焦尸上,竟有惊无险地将其拖出。

    “主公——主公——缘何要抛下公逻啊——”

    焦尸烧得面目全非,但程巡仍一眼认出了它的身份。

    一时间,悲从心中来,他顾不上手臂和后背的烧伤烫伤,伏在厚被上嚎啕大哭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