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03:赵绍之死(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程巡之时很快传入姜芃姬耳中,后者听后面无表情地沉默良久。

    半晌之后,她道,“毕竟是文辅先生的长子,还是公辽的大兄,死者为大,生前恩怨一笔勾销。他甘愿殉主成全自己的道义,我也不好计较什么。让公辽将其收敛,带回去葬了吧。”

    姜芃姬要说不火是不可能的,同时又有些无奈。

    按她自小受到的教育来讲,自杀是懦夫行径,不管是什么理由,这种行为都是可鄙的。

    姜芃姬宁愿将人头送到旁人手上也不愿意自己动手了结自己性命,所以程巡的选择,她是无法理解的。私心来讲,她宁愿程巡到自己跟前对峙一番,总好过在程远面前撞墙自尽!

    他死了干脆,但他这么做让家中妻儿和老父老母如何自处啊。

    姜芃姬想到鬓发已经生白发的程丞,眉间添了两分忧愁。

    直播间观众全程处于懵逼状态,先是许裴举火**,然后是程巡撞墙自尽——

    虽说立场不同,但乍听这个消息,不少人还是唏嘘万分。

    最伤心的还是曾经粉过许裴的粉丝,当年许裴也是温润翩翩的公子,圈了不少观众粉。

    【秘制话梅干】:败了不可怕,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许裴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九天战八荒】:天下大乱开始,这对许氏兄弟就是个悲剧,许斐被许裴逼得上吊自缢,许裴面临绝境又举火**——对于他们而言,只要退一步就可以不用死,哪怕不复曾经荣耀,但当个普通富家翁是没问题的。问题来了,他们的自尊心能容忍这个结局?宁勿死,不愿苟且。人各有志,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外人至多感慨两句——说句不吉利的话,倘若咱们主播也面临这种苟且偷生才能活下去的局面,依照她的脾性,多半也会做出最激烈的抉择吧?

    活着不难,难得是退的那一步。

    不管是许斐也好,许裴也好,他们愿意投降都能保全性命,但他们都不愿意这么做。

    对于他们而言,自尊比性命更沉重,死亡不可怕,活下来需要莫大勇气。

    因此,他们的死亡早已注定。

    如果说许裴之死还能理解,程巡撞墙自尽则引起了观众的讨论,众人各执一词。

    不少观众感慨他的忠义,但另一波观众则不赞同。

    程巡对主公许裴的忠义很深重,但他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的职责呢?

    别忘了,程丞老先生年纪搁在这个时代已经不算年轻了。

    骤然听闻长子自尽的消息,他老人家受得了这个打击么?

    观众们没见过程巡,对他的标签仅仅是“程丞的长子”、“程远的长兄”。

    他死了倒是干脆,家中亲人要多长时间才能从这事儿缓过来?

    阴谋论一些,程巡的妻子儿女会不会因此将这笔仇记到主播姜芃姬身上?

    光是这么一想,观众们对程巡的感官更差了。

    若非“死者为大”这四个字,程巡这个名字怕是要被他们吊起来喷一顿。

    攻下山瓮城,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善后,姜芃姬作为主公可以将琐事丢给下属当甩手掌柜,但某些事情却非得她出面不可,例如接管许裴的家底,招揽那些还能用的人才。

    当然,普通角色自然不需要姜芃姬出面,他们没这个分量,但韩彧与他们不一样。

    “阔别多年,文彬别来无恙。”

    姜芃姬和韩彧算是“校友”了,她没去琅琊求学之前便认识韩彧,二人也算有交情。

    韩彧没被人五花大绑,但也被限制在窄小的帐篷无法外出。

    尽管他的模样有些憔悴,可双目明亮,那股精气神让他瞧着没有一点儿阶下囚的狼狈。

    姜芃姬随意坐在韩彧跟前桌案的另一侧,暗中打量对面的青年。

    韩彧问,“兰亭公在看什么?”

    姜芃姬道,“曾听人说,岁月如刀,刀刀催人老。不过上天待文彬却是偏爱的,这话搁在你身上似乎并不适用。我还记得那年汍水河岸初见文彬的场景,美人如画,惊艳岁月。”

    年少的韩彧的确很惊艳,不少观众家中还有那会儿的高清截图做成的明信片呢。

    身着湖蓝儒衫的高挑少年,肌肤细致如无暇白瓷,明眸善睐,唇红齿白,唇角天生带笑。

    似乎再多的语言都无法详尽描述他的好。

    韩彧面色不改,淡笑道,“这话说给子孝听,怕是更适合一些。”

    如果姜芃姬是个男的,这话顶多基了点儿。

    主公和臣子之间的关系一向是很基但关系又很纯,历史上还有不少主公给臣子写情书呢。

    不过姜芃姬是个女的,这话便显得有些暧昧不明了。

    “我只是感慨时间飞快,命运弄人罢了,绝无半点儿不尊重的想法。”姜芃姬好笑地摆手解释,她可不想后院的葡萄架子倒了,“那会儿的你,怕是怎么也想不到如今的情形——”

    韩彧眉心紧蹙,反问道,“‘那会儿的我’?那兰亭公呢?你可预料到了?”

    “自然料到了,我柳羲可不是什么甘于平静的人。”姜芃姬笑道,“你不觉得那时候的东庆腐朽得令人窒息?腐烂的东西就应该早点儿挖去,新肉才能长好,留着腐肉不处理反而给伤口蒙上奢华的锦缎,只会让内里的肉烂得更深更严重。宁愿死得壮烈也不愿死得籍籍无名。”

    她骨子里就有搞事的基因。

    “腐朽?”韩彧面色不改,眉头上扬,淡淡地问,“哪里?”

    韩彧曾多次分析姜芃姬,但每次都不详尽,唯独现在近距离接触,他才发现真正的她和自己想象中的人有着极大的出入。旁的诸侯再不堪也要遮遮掩掩,给自己弄一层遮羞布,她倒好,直来直往不惧诋毁。到底是她毫无心计还是过于坦荡?

    如今来看,自是后者。

    功过荣誉,后人评说。

    “哪里都是,烂了一片,纵然神医再世也无法挽救。”姜芃姬道,“为君者暴戾不仁、偏心偏听而不顾百姓;为臣者奸诈不忠、玩弄权柄而不顾社稷根本……世家贪婪敛财,兼并土地,枉顾黎民……难道说,文彬觉得这些都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