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04:赵绍之死(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韩彧还未开口,直播间的观众已经像煮开的热水沸腾开了。

    【秘制酸梅汤】:大家闪开,主播要亮出大招了。注意,前方高能,目标韩彧即将落网。

    【偷渡非酋】:作为直播间的老人,回回都能亲眼目睹主播勾搭各种人才的现场,大家伙儿说我这个运气是不是能去买彩票了?按照主播的尿性,韩彧多半也要被她收入囊中——

    【小猪佩奇】:集齐七位贤才就能召唤神龙,登基为帝?

    【鬼才郭奉孝】:主播直播这么多年,她想要招揽的人才,什么时候失过手?

    【音乐家诸葛琴魔】:你们这些咸鱼皮几下就够了,一下子皮几万,无聊不无聊?我倒是觉得主播没那么容易拿下韩彧!古人和现代人不同,这些古代精英各有各的脾气,各有各的志向。他们自己都有一套选择主公的标准,要是主播戳不到韩彧的要害,凭什么让他归心?别看韩彧原先是许裴阵营的,但好歹是渊镜先生的徒弟,牌面属性SSR,尊重一下好么?

    【自由的柠檬】:楼上大佬也玩同一个游戏呀,抱紧宝宝昨夜单抽出来的韩彧SSR!

    【包包紫菜汤】:同楼上,坐等游戏官方开启韩彧大佬更详细的卡面副本。

    姜芃姬这个直播间衍生出了一系列的同人产业,前段时间就刚出了一个以搜集卡片为核心的纸片人(吃钱)游戏。玩家是穿越异界的小透明,氪金抽卡,每一张卡都有不同属性,可以开启不同的游戏支线,每张卡片附带不同的攻略副本,例如游街、花会、诗会、打猎……

    只要好感刷得够高,氪金氪的够多,每个人物好感度达到一定程度之后还能成婚拜天地。

    这个游戏最丧病的地方在于攻略人物不限数量、不限性别。

    换而言之,只要氪金够多,运气够好,玩家甚至能达成全员成婚结局。

    韩彧先前是许裴阵营,虽说同为渊镜四徒,但人物卡片数量远不及卫慈等人,这让游戏玩家无法更快刷韩彧的好感,自然不能将他攻略。眼瞧着韩彧即将被姜芃姬收入帐下,以后还怕游戏官方没有素材刷副本好感?一群迷恋韩彧颜值的迷弟迷妹已经忍不住搓手手了。

    因为几个玩家“带节奏”,整个直播间的画风朝着更加咸鱼的方向发展。

    这一边,姜芃姬却没工夫理会这些了,她一瞬不瞬地看着韩彧,等待对方的反应。

    韩彧又不是毛头小子,哪会轻易被她忽悠?

    说好话谁都会,论这个技能,她给自己双脚按上风火轮也赶不上许裴。

    韩彧不会被她迷惑,反而冷笑道,“谁制定‘法’?‘法’的执行需要绝对权利,天底下再没什么权利能比君王更高。你让君王制定的‘法’去制裁君王,这跟让猴子看桃园有区别?”

    “法,从廌。廌,即解廌,那是一种能辨别曲直、公正无私的神兽。”韩彧又道,“君王命令人制定‘法’,用以约束臣子百姓,但却约束不了己身,因为一旦‘法’伤害自身利益,他便能命令人重新修订‘法’。试问,这样的‘法’还有公正无私可言?这本就是最大的不公!再者经,臣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话流传了多少年?不过是愚民罢了,真正做到有几例?”

    说得好听有什么用呢?

    当年许裴打动韩彧出仕,那番话说得不比眼前这人好?

    结果呢?

    数年之后,许裴与他渐行渐远,韩彧面上没有多大反应,内心却是失望透顶。

    已经被糊弄过一次的韩彧自然不会轻易上钩。

    这跟有过情伤的小女生对感情看得淡,很难被渣男渣第二次是一个道理。

    韩彧这话一出口,直播间的咸鱼给姜芃姬发了无数的233,不停给韩彧打call。

    虽说他们都站主播,但看到主播吃瘪,他们还是挺开心的。

    姜芃姬笑道,“那么,文彬想从我口中听到什么呢?”

    韩彧道,“兰亭公方才说了什么,彧便想听什么。”

    姜芃姬想了想,双手环胸道,“你想听一部可以制裁君王的‘法’,很可惜,如今是无法实现。不是我不想给你这样的‘法’,仅仅是因为时机还不够成熟。文彬可听过海市蜃楼?”

    “蜃景,自然听过。”韩彧点头,“兰亭公为何说时机还不成熟?换个问法,何时算成熟?”

    姜芃姬道,“依我看,主要有三方面,土地、百姓和科技。”

    韩彧一边听一边蹙眉,姜芃姬所讲和他心中所求相差甚远,刚刚还说她需要制裁君王、规范黎民的“法”,如今却又说时机不成熟,岂不是出尔反尔?不过,他还是耐心听下去了。

    “这三者做何解?”

    姜芃姬挠头,她是军伍出身,还是文化成绩普遍不过关的基因战士,对这种文化考题不怎么喜欢。不过眼前这人,她势在必得,若是不能彻底拿下来,她的面子往哪儿搁?

    被其他人鄙视嘲笑也就罢了,要是被八十五万咸鱼嘲笑,她不要面子哒?

    姜芃姬道,“其一,土地。世家也好、皇室也好,巧取豪夺兼并土地,所求不过为利,为了土地产出的价值。当土地的价值不足以吸引他们的时候,土地对他们不再是肥肉而是一根啃得只剩肉丝的骨头,可有可无。不过,土地对于百姓却是命根子是他们温饱的根本。”

    韩彧顺着她的思路想下去,问道,“这有可能?”

    “自然是有可能的。”姜芃姬道,“商贾不是一条路?”

    “士农工商,商者为贱,本性逐利,尽是些损人为己之辈,若是扶持他们,国不将国。”

    韩彧有些失望,难道说是他对这人的期望值太高了?

    姜芃姬摇头笑道,“非也,商贾逐利,但你也不能否认一地繁荣与商贾是分不开的。这个群体是一柄双刃剑,用得好了,他们能使两地互通有无,再贫困的地方也能变得生机勃勃。扶持他们,自然也不是毫无条件的。若要将商贾磨成最有力的兵刃,少不了规范的‘商业法’。兴许,商贾这个群体对国家缴纳的税比农田耕种的农人还要高个数十上百倍——”

    韩彧冷漠道,“商贾这么好,人人去做商贾,田地岂不荒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