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06:赵绍之死(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不等姜芃姬“狠心出卖”卫慈,韩彧了然一笑。

    他用陈述的口吻道,“应该是子孝吧?除了他,彧想不到第二个人选。”

    姜芃姬面色讪讪地道,“子孝的确提醒过,若想招揽你,还是对症下药比较稳妥。”

    韩彧:“……”

    现场一度十分尴尬,宛若秋风吹起三两片落叶般萧条。

    【争其必然】:主播,注孤生。

    【轩辕明镜】:主播,单身狗。

    咸鱼观众的日常就是怼姜芃姬,一天不怼她就跟上班没打卡一样,浑身难受。

    如果怼人也是一种爱,他们对姜芃姬绝对是真爱。

    打是亲骂是爱,情到深处用脚踹。

    爱她就怼她。

    于是,姜芃姬就看到满屏幕的嘲讽。

    【煮不熟的慈美人】:出卖宝宝,还想煮熟宝宝,负心女人,你就跟你右手过一辈子吧!

    【妖精女王的绯红】:面上笑嘻嘻,心里MMP。

    【夜舞焱灵】: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主播至今没能让慈美人甘心就范是有原因的。

    【妖影昀】:好想给慈美人打call啊,让他看到某人的真面目。

    韩彧自然没有咸鱼观众如此丰富的心理活动,但他的心情也是十分酸爽。

    “兰亭公倒是直言不讳——”

    这种大实话也能大大咧咧说给当事人听?

    哪怕扯谎也要瞒着呀,她倒是好,二话不说全招了,这让韩彧怎么将这话接下去?

    她就不怕自己心生不满,怀疑她方才的话全是假的?

    “耿直,这是我的优点。”姜芃姬道,“这事儿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子孝的确给予我一定帮助,没什么好避讳的。方才那番话也是我的肺腑之言,是真是假文彬自有判断,我何苦给自己挖坑,埋下不信任的隐患?我们已经将话说开了,有些事情就不该瞒着,信任很重要。”

    姜芃姬最是厚颜无耻,她不吝啬给自己脸上贴金,自吹自擂连个草稿都不打。

    韩彧心中那点儿芥蒂烟消云散,旋即暗暗苦笑。

    他算是明白许裴为何会败给眼前这个女子了。

    单从人心的谋算,许裴远不及她,更遑论其他地方,更失败得一塌糊涂。

    输给她,不算丢人。

    韩彧心中沉吟半晌,似乎做着最后的心里挣扎,姜芃姬也不出声打搅,反而正襟危坐。

    她已经预料到韩彧的选择。

    果不其然——

    韩彧从席垫上起身,走至一旁对着姜芃姬作揖深躬,“琅琊韩文彬,拜见主公。”

    姜芃姬起身将他扶起,直播间观众自发给二人发了贺词。

    【金悦悦】:恭喜姜主公顺利拿下限量版【韩彧?玛莎拉蒂】。

    【苍雪洗剑】:恭喜姜扒皮顺利拐带往死了加班还不用给工资的免费劳力韩彧一名。

    姜芃姬:“……”

    这群咸鱼一天不皮个几下,浑身皮痒了是吧?

    辛亏姜芃姬是饱经训练的基因战士,要是换做别的人,早被咸鱼观众弄得破功了。

    破功失态还是小事,怕就怕被其他人怀疑是鬼上身或者有什么脏东西跟随。

    归顺之后,韩彧终于获得了自由,这时他才听到程巡撞墙自尽的消息。

    “公逻他——唉,真是可惜了。”

    依照韩彧对程巡的了解,对方会做出这么激烈的选择,倒也在意料之中。

    撇除那些偏激古板的理念,韩彧还是挺欣赏程巡的。

    哪怕许裴扶持程巡分了他的权,但这并不影响韩彧对人才的欣赏。

    “可惜?”姜芃姬道,“程巡是个怎样的人?文彬很欣赏他?”

    “不谈立场和信念,公逻的确是个令人欣赏的人才。只可惜,家世出身拖累了他。”韩彧的目光看似平静,眼底还是浮现淡淡的伤感,很快就隐没不见,“公逻自小蒙受宗族恩典,门第之见是无法避免的。不过他却看不透如今天下大乱的根源,他心气太高,极易受挫。”

    程巡是标准的士族子弟,同时也是这个群体的缩影。

    “门第之见?”姜芃姬挑眉,“这么说来他很讨厌我喽?”

    姜芃姬对外的身份是河间柳氏子弟,出身不算一流也算二流了,整日和寒门混在一块儿。

    对于正经的士族子弟而言,姜芃姬就是个令人厌恶的异类。

    “主公无需妄自菲薄。为君者,必有容纳百川之胸怀,一昧局限于士族,大事难成。”

    姜芃姬嗤笑一声。

    妄自菲薄?

    程巡还没这个资格。

    “我妄自菲薄?程巡厌恶便厌恶,讨厌我的人也不止他一个,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我倒是能理解他,士族和寒门本就是两个泾渭分明的阶层。说句难听一些,前者是生来锦衣玉食的富家子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后者是生来贫穷困窘的穷鬼乞丐,吃了上顿为下顿发愁。有朝一日,穷鬼乞丐却能和富家子弟同朝为官,前者甚至稳稳压了后者一头,这对富家子弟而言不是羞辱是什么?程巡心气高傲,受不了这种委屈做出激进的举动,我并不意外。”

    韩彧也是士族出身,他敢于突破门第之见,因为他的“法”是公正平等。

    那么——

    眼前这人为何又要放弃士族的优势,转而和寒门牵扯不清?

    韩彧目光带着疑惑,嘴上还问了出来。

    “因为一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姜芃姬道,“我只问你一句,士族人多还是寒门人多?”

    韩彧目露不解。

    “程巡只想着与寒门共事是耻辱,殊不知寒门同样也有抱怨——为何有的人生来锦衣玉食,自己却读不得书、饱不了腹?这种不忿的思想便是祸乱的源泉。寒门人数比士族庞大了不知几倍,但人数最少的士族却占着天下六七成财富。”姜芃姬冷笑道,“投胎是一门技术活,投胎比不过他们,后天还不能反抗、不能抢么?天下动乱的根本是利益分配不均匀。只有当人数最多的那一拨人得到安抚了,天下才能真正意义上太平。倘若士族一家独大,纵然平定乱世又如何?不过三五十年,总会有忍受不了的寒门再度举起旗帜反抗,一切重新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