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07:赵绍之死(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说得很直白,或者说太过直白了。

    她直接将整个天下以利益区分,但韩彧却无法反驳。

    蓦地,韩彧脑子里浮现一个很可怕的念头。

    他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假设。

    “难道士族真没可能完全凌驾控制寒门?”

    姜芃姬笑道,“自然是有的。”

    “有?”

    韩彧心中一个咯噔,他已经不想听下去了,生怕姜芃姬的话会释放内心最可怕的凶兽。

    “自然是有的,那便是用宗教信仰去愚民。掌控了他们的思想,他们便是一群没有反抗意识的猪而非生有反骨的人。”姜芃姬不雅地耸肩,一派鄙夷的模样,“数千万隐含反骨的寒门庶民不好控制,数千万没有脑子的猪还不好养?不过,若真是这么做了,那便是千古罪人了。”

    韩彧冷不丁打了个寒颤,目光骇然地望着姜芃姬。

    他暗暗擦了一把冷汗,得亏眼前这人脑子还算清楚,不然太可怕了。

    “士族想要独揽好处,殊不知这么做的风险有多大,我是不会和他们一样蠢的。”姜芃姬冷哼,“诚然,诸侯若能得到世家士族支持,好处多多,但天上不会白掉馅饼。拿了人家的好处,总该吐出更多的利益才能让人满意。我可不想被人指手画脚,受制于人——”

    韩彧道,“原以为主公自立门户是离经叛道,如今才知其中深有大智慧。”

    姜芃姬厚脸皮道,“小聪明罢了,不足一提。”

    韩彧:“……”

    夸你两句,你还真上天了。

    二人谈了两句,话题又重新回到了程巡身上。

    “我倒是心疼公辽和文辅先生,程巡跟随旧主而去,他倒是全了自己美名,可是留在世间的亲人不知要用多少时间才能从他离世的悲恸中缓过劲儿。”姜芃姬对这人没什么恶感,毕竟连面都没见过,谈不上讨厌还是喜欢,“据闻,程巡家中还有妻子儿女,简直是作孽呦。”

    韩彧目光古怪,好似姜芃姬这么说才是异类。

    “怎么看我做什么?”

    韩彧道,“主公仁厚。”

    姜芃姬道,“我不信,总觉得话里有话。”

    韩彧无奈道,“主公博览群书,可知一句话叫做‘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衣服破尚可缝,手足断安可续’?公逻感恩信昭公,愿意殉主成全忠义,岂会因为妻女而苟且存活?”

    姜芃姬心里很不是滋味。

    没想到你韩文彬是这样的渣男。

    “你觉得这话很对?”

    “不敢苟同。”韩彧道,“妻女亦是血缘亲眷,更遑论公逻父母尚存。”

    姜芃姬道,“文彬求生欲很强呢。”

    韩彧不解。

    他不解是正确的。

    姜芃姬这人骚话一套又一套,远古时代的他怎么跟得上节奏?

    这对新鲜出炉的主臣“相谈甚欢”,在外人看来他们感情处得还不错呢。

    真正滋味只有彼此知道了。

    卫慈瞧见韩彧跟在姜芃姬身后出现,暗中松了口气,同时也有种果然如此的感慨。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韩彧都注定要入主公帐下呢。

    他由衷希望这一世主臣二人能求个好结果,韩彧不必再以吞金自尽结束一生,临终前还写下万字谢罪书。卫慈没瞧见信函内容,但韩彧自尽之前也给他这个旧友写了一封遗书,卫慈才将其中的曲折了解得七七八八。那阵子,陛下生了一场大病,奈何朝政不稳,她还要带病处理政务,一刻都不敢松懈。虽说韩彧自尽也是为了陛下好,但也给陛下带去了巨大打击。

    韩彧妻子出身显贵,她背着韩彧与娘家联系亲密,窜通谋反。、

    韩彧常年待在府衙修订编撰律法,有时候为了搜集各地案件卷宗还时常往外出差奔跑。

    作为一个常年不着家的中年男人,韩彧根本没注意后宅动静,因此被钻了空子。

    这场宫变失败后,符望带兵抄没犯臣家宅,韩彧也因为妻子的关系牵涉其中。

    韩彧没有参与其中,但他妻子却用了他的名义和某些人脉,真是跳进母亲河都洗不干净。

    陛下有心保韩彧,韩彧却在家中写了谢罪书,认下罪名,吞金自尽。

    为何这么做?

    因为陛下保一个韩彧,她就不能理直气壮处理其他犯臣,真正投鼠忌器。

    韩彧为了让陛下放手而为,这才认罪吞金,要死也拉上一大波人一块儿去死。

    唉——

    卫慈叹息一声,韩彧的声音便悠悠飘入他耳中。

    “子孝,数年不见你也是越发长进了。”

    卫慈从善如流地道,“不及文彬。”

    韩彧冷哼一声,冷嘲热讽被对方当做夸奖,简直心塞。

    “你也不怕彧真的恼了?”韩彧道,“彧极少与人论道,你便是其中之一。”

    卫慈出卖好友不是第一次了,但头一次被人“打上门”,脸皮薄的他有些不好意思。

    “主公很好,不论慈说不说,文彬都会认可她的。”

    卫慈温柔款款,很快将话圆了回来。

    上辈子没有卫慈助攻,陛下照样拿下了韩彧,还弄得韩彧死心塌地。

    不然的话,韩彧为何要吞金自尽?

    因为士为知己者死啊!

    韩彧:“……”

    他算是见识了脑残粉的威力。

    不过——

    韩彧点头道,“她的确很好。”

    卫慈赞同。

    二人低声谈论,聊着聊着卫慈将话题往家庭上套。

    卫慈自嘲自己快奔三十的年纪还是孑然一身,同时又恭维韩彧有娇妻美妾,膝下儿女俱全。

    韩彧也不觉得这个话题哪里有问题,很快被卫慈套出了想要的信息。

    他心中一沉,眼底一闪而逝的情绪被韩彧捉到。

    韩彧问,“可有不妥?”

    毕竟是同门师兄弟,韩彧自然知道卫慈是个神棍。

    关键这个神棍还不是张嘴胡诌、天桥卖挂的骗子,他有真学实才。

    卫慈道,“弟妹有些不妥,问题不大,只是——”

    韩彧道,“何处不妥?”

    卫慈道,“小心妻族,恐患小人。”

    他学过相术,前世就给韩彧看过。

    只是那时候看得迷迷糊糊,隐隐发现韩彧会犯小人,但他不知道源头在哪里。

    今生倒是看得清晰了,自然要提醒韩彧。

    韩彧眉头一紧,他转投姜芃姬,倒是没想过妻族那边的风向。

    不过——

    “问题很大?”

    卫慈说,“关系身家性命,一个不慎你就得横死。多留些心眼儿总不会是坏事。”

    韩彧眉心不展,凝重道,“嗯,彧会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