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09:赵绍之死(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韩彧神情黯然,简单扼要地讲明了如今的情况。

    “主公他……”

    谢则双目通红,双眸浮现氤氲水汽,哽咽得说不出完整的话。

    若非他被绷带五花大绑起来,浑身没什么力气,说不定就要跳起来大哭一场了。

    “时也、运也、命也。”韩彧苦笑一声,“我等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谢则不愧是李赟的堂弟,二人都是小天使一般的性情。

    他第一时间关心韩彧的处境。

    “先生如今这是……”

    韩彧能自由出入营地、自家主公又已经狗带,那么韩彧如今的立场就十分明显了。

    “彧已经接受兰亭公的招揽,自愿入其帐下为臣。”

    韩彧不避讳地道出真相。

    若是换做程巡听到这话,多半要气得拔剑捅他,哪怕没力气捅也要破口大骂。

    谢则的反应却不一样,他的眉宇带着遗憾,同时又为韩彧松了口气。

    韩彧降了姜芃姬,那么敌人肯定不会再为难他,韩彧的性命也不用担心了。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兵家之争,自古残酷。先生这么选择也是无可厚非——”谢则想到了许裴的家人,唇角扬起一抹暖笑,“主公走了,他的家眷妻女再无人庇护。如今先生投靠了兰亭公,想必兰亭公也不好苛责主公亲眷。不仅不能苛责,她还得好生照拂……主公膝下子女年幼,应该妨碍不到她。先生以后费些心思,好生教导一番……待来日长大成人了,他们定能重新撑起门户、光耀门楣。若是如此,主公九泉之下看到了也会欣慰非常吧……”

    谢则这不是道德绑架,反而是为了韩彧好。韩彧是许裴旧臣,这标签会跟他一辈子。归顺姜芃姬,不管他愿意不愿意,他都要照拂许裴家眷,以免惹来旁人诟病,诬陷他无情无义。

    当然,谢则的担心还是多余了,毕竟韩彧早就答应许裴了。

    纵然如此,谢则的好心还是让韩彧心中熨帖。

    “彧知道——”韩彧话锋一转,单刀直入问谢则,“谢校尉如此为彧考量,你可想过自己?”

    谢则重伤被俘,这会儿还被包成木乃伊不得动弹。

    他从鬼门关回来,总不会还想爬回去吧?

    谢则也该为自己考量考量。

    韩彧这个问题将谢则问懵了,他双目失神地望着帐篷顶端,半晌不发声。

    “先生是来劝说末将归顺的?”

    韩彧点头承认。

    谢则是个心思直白的人,韩彧要是对他用心计,自个儿心里也过意不去。

    “兰亭公倒是个性情疏阔、胸襟宽广的女子。”

    谢则没有过激情绪,面上反而带了苦笑。

    那日夜袭,谢则打着要姜芃姬性命的主意,李赟不慎喊破了她的身份,谢则赌上一切去截杀对方。那般局势,这人不仅没有要了他的性命或者折辱泄愤,反而示意韩彧招揽——

    谢则道,“先生也觉得末将应该归顺么?”

    “彧不能替你做决定,归顺与否,全看谢校尉如何抉择。”韩彧补充一句,“据闻,谢校尉是兰亭公帐下将士李赟的堂弟,你又出身嬛佞谢氏。你便是不想归顺,她也不会为难你。”

    殊不知,韩彧这话似一颗地雷将谢则炸懵了。

    他睁着圆溜溜又黑白分明的眸子,眼底写满了惊吓。

    “什么堂弟?”

    谢则吓得差点儿扯到伤口,别吓他啊。

    瞧谢则的反应,韩彧便肯定他是真的不知道,但姜芃姬也不可能撒谎。

    那么——

    韩彧平静地道,“方才兰亭公说李赟之父是谢氏上一代的嫡系,你们是堂兄弟。”

    谢则吓得双目圆睁,本来就像木乃伊了,这会儿僵硬得更像了。

    “怎、怎么可能——”

    谢则口中喃喃,一副被吓坏的表情。

    韩彧追问道,“什么不可能?”

    谢则半晌才回神,苦笑着道,“先生应该也有所耳闻吧?谢氏宗族因为二十余年前某件事情,全族日渐低调,极少参与朝政,在朝任官的子弟多半也是闲职——”

    韩彧点头,“隐隐听过。”

    他虽然不是出身大族,但族中人脉也有,东庆没有覆灭之前,韩氏和执掌东庆兵权的镇北侯府还有姻亲关系。嬛佞谢氏的八卦他当然也听过一耳朵,但他不知道谢氏突然隐退的原因。

    难不成其中隐衷和李赟的父亲有关?

    谢则道,“具体的内情不方便说,不过那件事情与族中上一代嫡系长子谢谦有关——”

    谢谦?

    虽说是上一代的风云人物,但谢谦年轻时候粉丝无数,韩彧母亲也是其中一员。

    他自然也听过谢谦,专程去查过对方的生平呢。

    “据闻,谢谦壮年而亡,之后又因为不为人知的缘由被谢氏除宗——”

    谢则道,“对外说是壮年而亡,但爷爷和父亲并不相信大伯这么死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爷爷他们派人在大伯跳崖的崖底搜寻数遍,莫说大伯遗骸,便是一具人骨都未曾寻到。”

    这个秘密一直没对外声张,但谢则爷爷仍旧相信长子谢谦还活着。

    韩彧蓦地明白过来,问道,“谢校尉是怀疑李赟之父不是旁人,正是失踪多年的谢谦?”

    谢则用力眨眼。

    他现在动弹不得,只能用眨眼代替点头了。

    “对,这个可能性极高。”谢则说到这里,各种线索在脑海中串联成一条线,他越说越肯定,“李赟所用武艺分明是谢氏家传,哪怕是天赋异禀,想练到那般精湛巧妙、收发自如的程度,没个十几年苦练也做不到。另外——大伯谢谦失踪的时候,同时失去踪迹的还有尚在襁褓的儿子。算算年岁,李赟也符合。他的模样与大伯年轻时候的画像也有几分神似——”

    韩彧苦笑道,“这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谢则和李赟阵前打得可狠了,双方但凡有一人失手,说不定就命丧对方手里了。

    观姜芃姬先前的态度,可见李赟一早就知道他和谢则的关系。

    谢则恳求韩彧,“先生,末将能私下见一见李赟么?有些事情总该向他求证。”

    韩彧道,“可以试一试。”

    “多谢。”

    韩彧也没追问谢则会不会归顺了,不管他归顺与否,至少这条命是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