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12:番外,情人节撒糖(上)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二月十四号?

    姜芃姬看着直播间不停刷过的弹幕,眉头紧皱。

    【老司机联萌】: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单身狗。

    【鬼才郭奉孝】:恕我直言,楼上这位大佬的话太踏马正确了。

    【偷渡非酋】:呀,这话宝宝不赞成,宝宝待在这里只是为了围观单身狗主播啊。

    观众们看着她,她看着弹幕。

    姜芃姬冷漠哼了一声,嗤笑着发了一条弹幕。

    【主播V】:所谓情人节不过是商家愚弄客户的促销手段罢了。

    姜芃姬的弹幕很快被数十万咸鱼看到,纷纷炸开了锅。

    【五味子泡酒】:主播真是用钢铁一般的教科书式直男……呸,直女!

    【玄香太守】:老天爷简直瞎了眼睛,主播这样的钢铁直女竟然也能拥有慈美人!

    【白衣卿相】:简直不科学!

    【江团不是鱼】:不科学+1!

    卫慈的颜值稳坐直播间榜首,至今无人能挑战他的颜值权威。

    如此宜家宜室、温柔儒雅、斯文克制的完美男友,竟然让眼瞎的姜芃姬捡走了,天理何在!

    咸鱼们苦学撩妹(汉)十八式,母胎solo至今还未脱单,为何姜芃姬能脱单?

    宝宝也想过情人节QAQ

    大概,这才是咸鱼们不停diss姜芃姬的真正原因。

    连姜芃姬都能脱单,为什么他们还是单身狗?

    【妖精女王的绯红】:主播,你就没打算和慈美人过个情人节么?

    姜芃姬翻了个白眼,无声胜有声,完美表达她心中所想。

    一群咸鱼看得更加气了。

    每次看到主播这样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模样,他们就想取而代之,然后把每一天过成情人节。

    【主播V】:一群不成熟的小屁孩,有这个功夫谈情说爱,给商家送钱,不如单刀直入呢。

    咸鱼们齐刷刷鄙视姜芃姬,给她发了一条吐舌头的颜文字。

    【落雨踏花行】:哼——说得好像主播很果断一样,某人忘了某只青蛙煮了多少年?

    姜芃姬天天开直播,观众们最清楚她的黑历史了。

    某只铜皮铁骨的青蛙煮了好多年还没吃下肚,姜芃姬有什么脸嘲讽他们这群单身狗?

    不过是半斤对八两,谁也别笑谁。

    姜芃姬战斗力再强,她一个人也抵不过数十万咸鱼的弹幕,只能选择性忽视。

    过了一阵子,某条弹幕飘入她的视线。

    【蛊惑雨】:主播还是谨慎小心一些吧,夫妻之间还有七年之痒呢。话说回来,慈美人好像好久都没出现了,你又给他分派什么丧心病狂的任务?果真是钢铁直女,眼里只有工作。要是换做宝宝,早就借助职位之便将慈美人天天拴在身边了,哪怕不做什么,看着也很养眼。

    一语惊醒梦中人,不少观众也反应过来了。

    卫慈最近忙什么呢,好像好久没见到人了。

    姜芃姬不喜欢掌控另一人的全部,卫慈和她有关系,但不意味着要占据他全部私人时间。

    尽管他们感情很深,但彼此也需要一定私人空间。

    不过观众这么一提醒,她的确有一阵没见着卫慈了——

    嗯,有点儿想了。

    正巧今天又是一个充满恋爱酸臭气息的日子,姜芃姬也忍不住意动。

    不过她没有直接打上卫慈府邸,反而旁敲侧击问了别人。

    不问还好,一问事情大条了。

    “子孝前阵子似乎救了一名琴师,还将琴师收容府中——据说此女容貌比子孝更盛呢。”

    姜芃姬一连问了几个人,杨思丰真等人都是这么说,还说卫慈已经数天没有离府。

    【妖妖灵】:呸,说七年之痒的你出来!乌鸦嘴,真特么说中了?

    【小幸运】:你们也别急呀,收留一个漂亮琴师怎么了,这不能代表主播头顶能放羊呀!

    一群看似劝说、实则煽风点火的咸鱼不停在直播间带节奏。

    姜芃姬神色淡定,看不出半点儿生气愤怒的情绪。

    “你不怕他金屋藏娇?”亓官让问。

    姜芃姬笑道,“哪家金屋藏娇会闹得你们都晓得?算了,我亲自上门去瞧瞧,看他耍什么。”

    她微服私访去卫慈府上,人还未进屋子,一声声袅袅琴音便从院墙飘了出来。

    她直接从后门进了卫府,径直往琴音传来的水榭走去。

    她还未靠近水榭,原本轻松的心情陡然提起,一阵没由来的危机感从脚底板直冲大脑。

    咸鱼观众有摄像头之便,他们比姜芃姬先一步看到水榭内的情形。

    只见卫慈一身素衣端坐在亭内,桌上香炉袅袅,琴案一旁还坐着另一名容色冰冷的白裳男子。这男子双眼蒙着一条三指宽的素白长布,露出的脸精致而完美,肌肤胜雪却不失英气。

    此人仿佛发现了什么,扭头面向直播间摄像头的方向,剑眉微拧。

    他这个动作露出了大半张脸,观众们像是被戳中了G点,瞬间就激动了。

    这模样,不输卫慈啊!

    男人周身的气质如冰如霜,既有凌然逼仄的剑意,还有风流俊雅的儒气。

    他与慈美人对坐抚琴,后者似山间清风翩然而过,前者似凌然剑意傲然无双。

    不等他们动手截图,直播间屏幕“哔——”得一声黑屏了。

    观众们N脸懵逼!

    艹(╯‵□′)╯︵┻━┻

    主播你有种别关直播间啊!

    这还真是冤枉姜芃姬了,她根本没有关直播间,直播被掐断她也是始料未及。

    她颇感兴趣地扬眉,大步流星走向水榭。

    “子孝,好雅致啊!”

    “听闻你救了个美娇娘,何不唤出来瞧瞧,藏着掖着做什么?”

    卫慈见姜芃姬出现,心中咯噔一下,望了一眼眼前的盲眼琴师。

    对方双目失明看不见姜芃姬,更不会发现她的身份,这才松了口气。

    “兰亭莫要挖苦,慈何时藏了个美娇娘?”卫慈上前迎接姜芃姬,口中笑道,“前阵子被栾兄琴音吸引,一时惊为天人,引为知己。栾兄寻亲没有落脚的地方,便在慈府中小住几日。”

    “寻亲?不知所寻亲眷是何模样?我这儿还有点人脉,说不定能帮什么忙。”

    姜芃姬瞧了一眼那个盲目琴师,对方仍旧是一副宠荣不惊的模样,似乎把她当做普通访客。

    不过,纵然姜芃姬是访客,这盲眼琴师也只是暂居卫慈府邸的客人,如此举止倒是无礼了。

    卫慈蹙眉道,“栾兄目盲已久,不知亲眷模样,寻起来才困难。”

    姜芃姬直接打量盲眼琴师,暗中白了一眼卫慈。

    此人周身剑意浑厚,根本不像是个弹琴的琴师,倒像是个耍剑的剑客。

    卫慈没弄明白对方身份就将他引为知己,也不怕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