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13:番外,情人节撒糖(下)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卫慈没有习武,眼前这个琴师也不是普通武人能看出深浅的,姜芃姬也不怪他引狼入室。

    她不动声色地卫慈和盲眼琴师隔开来,径直坐在卫慈原先的席垫。

    “子孝,我突然想起有东西落在家里了,你能不能帮我跑一趟?”

    不愧是钢铁直女,姜芃姬找的借口也是生硬得膈牙。

    没等卫慈开口,那盲眼琴师倏地展颜浅笑,好似万年不化的冰雪突然冰雪消融,惊艳无比。

    姜芃姬却没有被迷惑,不仅没有放松,眉头反而拧得更加厉害。

    她的左手一直虚放在腰间斩神刀柄,全身肌肉都处于紧绷发力状态。

    “你很紧张?”

    白衣盲目的琴师开口,声音不同于卫慈的温润,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清冷。

    紧紧四个字,姜芃姬就骇然发现自己紧张得冒出一身汗水。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琴师话音刚落,抬起指节分明的手在琴面虚抚,明明没有碰到一根琴弦,悦耳的琴音在空中荡开一圈圈音浪,姜芃姬刷得一声抽出刀砍向男人的要害,对方不闪不躲,唇角笑意越浓。

    叮——

    无往不利的斩神刀刃似乎看到了透明的东西,两者相击发出清脆的声响。

    她倒是没事,卫慈被这阵琴音波及,眼皮沉得像是灌了千钧铅水,靠着水榭亭柱滑倒在地。

    见状,姜芃姬的双眸写满了危险,隐隐透着几分血腥。

    “你找死?”

    姜芃姬说出这三个字,战神刀再度落下。

    同样碰见一层看不见的光罩,不过那层光罩并未坚持多久就不堪重负地发出碎裂声。

    刀刃袭向盲眼琴师的脖子。

    不见对方有什么动作,身形似水流一般灵巧柔软,轻而易举地躲开了这一刀。

    “这么多年不见,你这脾性倒是半分没改。”琴师道,“如此激烈冒进,我如何能放心?”

    姜芃姬一听这话,皱着眉头停了手。

    “你到底是谁?”

    琴师展现出来的实力根本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该有的,姜芃姬拿捏不准对方的身份和来意,更不知他是敌是友——卫慈就在一旁,她根本不能全力施展,反倒是束手束脚——

    琴师道,“你不记得了?”

    姜芃姬怒笑道,“我该记得你是谁?”

    琴师一手将琴身抱在怀中,另一手在眼前虚抚而过,三指宽的白布随着一道白光消散成光点。白布消失,姜芃姬才发现此人根本没有瞎,不仅没瞎,眸子反而比普通人更加深邃明亮。

    “你是——”

    瞧着对方的脸,一副虚幻的画像在眼前飘过,她、她竟然觉得有些熟悉?

    琴师道,“还没有想起来?”

    说罢,琴师怀中的琴化作一柄长剑,他将长剑负在背后。

    姜芃姬如遭雷击,这柄剑的铸造材质分明与战神刀同出一源?

    “你是赠我斩神刀的人?”

    琴师失笑道,“你只想起这点?”

    姜芃姬立在琴案旁,右手死死握着战神刀的刀柄,双目一瞬不瞬地看着白衣琴师。

    不,应该说白衣剑客。

    “芃姬,你完成得很好。”他唇角轻扬,笑道,“天脑狡猾无比,实力强横,当年虽斩杀了它的本体,但仍有一部分顺利逃逸。整整两千年,祸害上百低等位面,这祸患已成气候……”

    两世?

    完成得很好?

    姜芃姬似遭雷击,整个人都懵住了。

    什么两世?

    姜芃姬怔在原地。

    记忆深处藏着一只宝箱,男人的声音是打开宝箱的唯一钥匙。

    一时间,无数记忆纷至沓来。

    姜芃姬痛呼一声,持刀半跪,沉重的喘息伴随着涔涔冷汗。

    意识模糊间,姜芃姬仿佛看到身边凭空出现另一人的身影,那是个身着白裳的女人。

    “现在就让她恢复记忆,这样真的好么?”女人问白衣剑客。

    白衣剑客抬手接过女子的柔荑,掌心相贴。

    “你我不能在这个位面逗留太久,还要将那祸患关起来,以免夜长梦多……早些让芃姬恢复记忆,记起前因后果,你我也能省心。待她了结此间因果,联邦那边还有一堆摊子等她呢。”

    女子诡异地沉默了一会儿。

    “她方才都拔刀砍你了——等她恢复记忆,你觉得她会手下留情?”

    男子道,“她如今所用身躯只是**凡胎,伤不到我。”

    意识到二人离开,姜芃姬才任由磅礴记忆将自己吞没,一头栽在地上,昏了过去。

    说是昏,其实也没有昏迷多久。

    姜芃姬面无表情地睁开眼,一屁股坐在地上,战神刀被她随意丢在手边。

    她扭头瞧了一眼卫慈,怔了一会儿才确定自己没看错,抬手将他抱在怀中,好似抱着失而复得的宝贝。

    环首四顾,池塘水面反射着粼粼波光,亮得她眼睛发酸。

    她想起了很多事情,梦中她变成了另一个“姜芃姬”,从土匪杀到了帝位。

    看似成功的一生却有无尽的遗憾。

    孤注一掷重来,竟然让她赌赢了。

    纵然知道两世都是那对男女布下的局,她也无法怨怼。天脑遗祸尚在,她身为第七军军团长肩负着保卫联邦的责任,无法推卸。莫说入局擒拿天脑,便是让她交出性命也不会犹豫。

    姜芃姬抬手揉着疲倦的眉心,缓了一会儿力气才将卫慈打横抱着离开水榭。

    此处阴气湿重,卫慈待着会很难受。

    殊不知,卫慈体寒的毛病早已经养得七七八八,如今的情况比之前世好了不知多少。

    卫慈是在一阵闷热中醒来的。

    刚睁开眼,他便瞧见某人手脚并用将他圈在怀里,屋子烧着炭火,床榻上堆了四五条厚被。

    这熟悉的情形——

    “兰亭,你松一松——”

    再不松手,他要被闷死了。

    “哦……”

    姜芃姬难得温顺地松开手脚。

    “你怎么会在这里?”卫慈迷惑地看着她。

    姜芃姬挑眉,“你不记得了?”

    卫慈思索一番,困扰地摇头,他的确不记得了。

    姜芃姬张口就道,“你前几日受寒发热,病了几天。”

    卫慈下意识觉得不对,但他又想不起来最近的记忆,好似蒙着一层白纱,模模糊糊看不清。

    大概——

    他真是病糊涂了。

    “陛下不回宫就寝?慈如今病着,病气染了陛下可不成——”

    姜芃姬四肢大张,似一张煎饼般摊开,占据大半以上的床铺。

    “不走,没你在一旁,我睡不着。做梦都梦见你被劳什子的琴师勾走了——”

    卫慈失笑道,“不走便不走吧,不过慈还病着,再抱一床褥子来。”

    姜芃姬瘪着嘴翻了个身,一瞬不瞬地看着卫慈。

    前世的卫慈是疏离温和、谨慎克制,理智时刻在线,感情总被狠狠压制。

    如今倒是不同了,眉眼间不见郁结,反而带着一股令人舒心的坦然和暖意。

    这才是真正的卫慈。

    一切像她设想过的那般完美。

    姜芃姬顺势滚了一下,冲着卫慈伸手。

    “不要,芃芃要子孝抱抱。”

    “陛下又不是三岁小儿了,莫要胡闹,染了病气不好。”

    卫慈耐心含笑地劝她。

    姜芃姬似虫子一般扭着,蹭到卫慈身边。

    趁其不备,双手一伸将他抱着滚了一圈,脚趾夹了条被褥盖在身上。

    室内春光融融,不一会儿便响起了惹人耳红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