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14:赵绍之死(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隔着军帐,姜芃姬清晰听到杨思的声音。

    他笑得打了个笑嗝,“……可惜姜校尉不在,若你……”

    姜弄琴冷漠道,“恶心。”

    杨思点头附和道,“那场景的确恶心,姜校尉若是瞧了,难免污了你的眼。”

    过了一会儿,姜芃姬听到姜弄琴问杨思。

    “那赵绍虽说得罪你,但你也不至于用这种手段对付他——”

    哪怕姜弄琴已经彻底释然、不在乎年少时的经历,但她也见不得有人用强迫的下作手段去毁掉一个人。尽管赵绍的小命已经被杨涛预定,早在阎王爷面前挂了名,可杨思这一招太毒。

    杨思皱着眉,一副被冤枉的模样,痛心疾首道,“姜校尉眼中,思竟是这等阴毒小人?”

    姜弄琴冷笑反问,“你觉得自己很善良?”

    善良可人杨靖容——这大概是年度最大笑话。

    杨思尴尬地轻咳两声,他道,“思可不屑用这种手段去对付赵绍。”

    做过就是做过,没做过就是没做过,杨思否认赵绍和他有关,姜弄琴自然信他。

    “那他怎么会?”

    杨思道,“寻到赵绍的时候,他已经被那几个混混得手了,思不过是帮他隐瞒踪迹,保全他身为士族骄子的体面罢了。试想一下,若是众人闯入发现他正雌伏人下,那场景多不好看。”

    他杨思就是小心眼儿、爱记仇怎么了?

    当初在沪郡泷水鸿门宴上,赵绍是怎么当着他的面,指桑骂槐说他是娼妓之子,天生贱种?

    那些话可对他的心灵产生了巨大的伤害,至今还没平复过来。杨思没有大张旗鼓找人撞破赵绍与几个混混的好事,反而帮着他隐瞒踪迹,让他多享受了几天,这可是以德报怨的典范!

    论颠倒黑白的口才,姜弄琴是说不过杨思的。

    纵然此事被旁人知晓,杨思的错顶多是隐瞒不报,谁还能将他咋地?

    姜弄琴道,“倘若主公问起,我可不会帮你隐瞒。”

    杨思隐瞒不报,但也瞒不了几日,毕竟赵绍一人可经不起几个混混连番折腾。

    要是再迟个一两日,估摸着这条命也要交代了。

    杨思便找借口从姜弄琴这边借了人,直接将赵绍的下落捅了出去。

    姜弄琴敏锐发现事情不对劲,这才跑来试探杨思,有了先前那番对话。

    对于自己的“罪行”,杨思供认不讳,一咕噜全部抖了出来。

    杨思摆手道,“倘若主公问起,思一人承担。”

    整个军营有谁不知道姜弄琴和自家主公才是一条心的?

    不过姜弄琴还算义气,没有主动跑去主公面前告发他,这算是二人友情的进步啦。

    姜弄琴却道,“正好,主公这里你负责。”

    杨思嘴上含糊应了一声,下意识发现姜弄琴这话有些不对劲。

    “主公!!!”

    杨思见姜弄琴要起身告辞,跟着起身相送,掀开帐幕看到自家主公立在帐外。

    蓦地,杨思明白姜弄琴方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友尽!

    这虚伪的塑料花友情!

    姜芃姬眼神示意姜弄琴退下,后者行礼之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徒留杨思瑟瑟发抖。

    “主公……”

    声音底气不足,听着很虚。

    姜芃姬面色阴沉。

    “进去说话。”

    杨思乖乖侧身让姜芃姬进来,安分守己的模样像极了良家妇女。

    呸——

    装得倒是像!

    姜芃姬没好气道,“你是自己交代还是我来?”

    杨思不知道姜芃姬在外头听了多久,估摸着该听不该听的都听完了。

    他眼睛一闭选择了坦白从宽。

    姜芃姬又起又怒又好笑。

    “你与赵绍有什么私人恩怨我不管,但你不该隐瞒不报——”姜芃姬对原则问题十分看重,哪怕杨思此举对她并无任何恶意,“再者,你想对付赵绍,至少将尾巴清理干净了,别让人顺藤摸瓜找到你身上。你一面记恨赵绍辱你,一面又这般折腾自己的名声,这是何苦呢?”

    以杨思的本事,他真想将这事儿做得天衣无缝,姜芃姬未必能这么快找上他。

    偏偏这家伙犯了错还嘚瑟,恨不得让全天下人知道他是有多小气多记仇,怎么看怎么欠打!

    杨思听出姜芃姬话语中的维护和包庇,立马多云转晴。

    “思错了,主公教训得是。”

    姜芃姬这下也气不起来了。

    杨思记恨赵绍也是因为后者嘴贱辱人,事出有因。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杨思听后,暗中松了口气,这关可算是过了。

    姜芃姬道,“那个赵绍……收拾收拾给杨涛送过去吧,要是赶得及时还能碰上杨蹇祭日。”

    杨思道,“喏。”

    这事儿在姜芃姬这里备了案,杨思更加肆无忌惮了。

    赵绍这几日被折腾得够呛,侥幸捡回一条性命,整个人却变得疑神疑鬼、一惊一乍。

    杨思问军医赵绍现在的情况,那军医面色古怪又纠结,“关门不固,湿热下坠,有脱肛之症,兼之此人脾肾气弱,腹水久泄,中气虚寒不能坐卧,固不住肠中赃物——怕会时常复发。”

    这名军医原本是女营服役的女兵,因为一场战役而跛了脚,但她又不想退役回家,干脆跟着伤兵营的随军大夫当了学徒,她学医天赋极高,几年下来也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赵绍模样太惨了,畏惧男性接触,为了方便治疗只能由女医照料。

    这位军医瞧过无数伤患,例如缺胳膊少腿、肚子胸膛被刀剑打开,连生痔疮的也有,倒是没见过后庭被人强行洞穿且血肉模糊、恶臭冲天的男人,一瞧就知道战况很激烈——

    “此人不久于世,稍稍整理干净便要送走,治不治都行。”杨思道,“他现在醒着?”

    女医道,“已经醒过来了,只是情绪还有些激烈——”

    杨思扬唇,要的就是赵绍情绪激烈。

    如果遭遇这等奇耻大辱还能镇定自若、波澜不惊,杨思才要担心呢。

    赵绍正睁大了眼睛直勾勾望着帐顶,听到帐幕掀起的声音,他以为是那些恬不知耻的女医,心头怒火更甚。他一个男人却在女人面前脱光了衣裳撅起了腚,让对方瞧那处难以启齿的羞处,他都觉得难堪羞愤,那女子竟然面色镇定——可想而知,那女子举止都多不堪放荡。

    杨思道,“呦呦——赵将军,别来无恙啊。”

    听到男子的声音,赵绍身体下意识打了个哆嗦,瑟瑟发抖。

    扭头望去,一个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

    “竟然是你!”赵绍悲愤地握紧了拳头,叱骂道,“滚出去——”

    杨思不仅没有走,反而径自上前,将赵绍从头打量到脚,眸子带着几分戏谑和讥诮。

    “当日,赵将军辱我是娼妓之子——如今,思倒是要问问将军,当那娼妓是何等滋味?”

    仅仅一句话,直接将赵绍气得晕厥过去。

    杨思见状,无趣地撇了撇嘴。

    不堪一击,弱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