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16:赵绍之死(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脱肛失禁?

    杨涛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脑补了那个场景,鼻子一皱,露出嫌弃的小表情。

    杨思好似没瞧见杨涛的反应,径自开口替姜芃姬表示道歉,没能将赵绍第一时间带到杨涛面前。不说别的,姜芃姬帐下人才的颜值都在平均水准之上,连杨思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也能装得似模似样,似风度斐然的君子,让人不自觉放下心防——毕竟,人都是视觉性动物。

    盟友的态度这么好,还派遣帐下心腹亲自押送赵绍,杨涛再大的怨气也消弭于无形了。

    他摆摆手,说道,“这不能怨兰亭,赵绍此人狡猾无比,将他生擒已是不易。”

    要不是赵绍太能逃了,杨涛至于现在才能为父报仇?

    早八百年将赵绍丢入虿盆,让他被千万毒虫生吞活撕了。

    杨思却没有按照套路,反而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古怪表情。

    杨涛诧异问,“有什么不妥么?”

    杨思苦笑地回答,“的确有些难以启齿之处……赵绍这人狡猾不假,但却是个自作聪明的蠢人。山瓮城破之日,他扫了一批钱财,预备扮作流民趁乱逃出。奈何他扮得太假,竟被一群心怀不轨的流民混混误认为是落单的娇娘,不幸身陷狼窟,晚节不保。若非如此,我主定能早些找到赵绍,将他送到正泽公面前。谁知横生枝节,来了这么一出,这才耽搁了时间。”

    不得不说,杨思这个含蓄的“晚节不保”用得实在是妙,充分彰显高段位老司机的素养。

    杨涛愣了一下,没能第一时间听出其中的内涵,倒是一旁的颜霖了悟了,表情古怪。

    杨思说赵绍脱肛失禁,如今又说他身陷狼窟,晚节不保,那么到底是哪里不保——

    嗯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杨涛慢了一拍,等他明白杨思说了什么内涵,险些被自己口水呛到。

    “那个赵绍——当真遭遇那等惨事?”杨涛一副惊骇的模样,眼底闪过丝丝恶心和厌恶,“若是没有记错,赵绍的年岁与家父差不了两岁,这个年纪竟然——咳咳,真是报应。”

    杨涛倒是想见见那几位勇士,他们到底是什么眼神,四十多岁的男人都下得了嘴?

    下嘴也就罢了,毕竟男风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可为何会将赵绍误认为娇娘?

    四十多岁的老男人……美娇娘?

    生活环境限制了杨涛的想象力。

    杨思附和着道,“是啊,谁说不是呢——”

    他此次的任务就是巩固盟友友谊,顺便试探口风,让盟友看到自家的诚意。

    杨涛如此憎恶赵绍,杨思为何不顺着对方的心意再踩赵绍两脚呢?

    既能解气又能巩固友谊,一举两得。

    二人相谈甚欢,殊不知此时的赵绍已经羞愤欲绝,恨不得找一面墙撞死得了。

    先前的女医说过,赵绍的病症是“关门不固,固不住肠中赃物”,翻译过来就是后庭松得没有弹性,力气稍微大一些就可能失禁,肠道内聚集的赃物会不受控制地排泄出来。

    他知道自己身上的毛病,一直小心翼翼不敢有大动作,努力维持着最后的仪态。

    哪知杨思这人太可恶,在他神经紧绷的时候说出真正目的,吓得赵绍下腹力道一松,湿软恶臭的东西便顺着后庭染脏了衣物。赵绍忘不了杨思离去前眼中的笑意和嘲弄,羞愤欲死啊!

    不过,赵绍很快就没时间去怨恨杨思了,因为他即将面临生死危机。

    赵绍见过杨涛,那会儿的杨涛还是个总角小儿,整日屁颠屁颠跟着父亲杨蹇。

    多年过去,当日的小子已经长大成人,甚至能威胁他的性命,这让赵绍面色阴沉几分。

    饶是做好心理准备,杨涛也没想到赵绍会这么狼狈,裸露在外的肌肤全是未褪的淤青。

    “赵绍?”杨涛手里握着大刀,试探性唤了一句。

    赵绍冷哼一声,不屑于杨涛对话。

    杨涛说,“死到临头,你还嘴犟。”

    赵绍这才开了口,讥诮道,“难不成老夫向你求饶,你还能放了老夫不成?”

    杨涛摇头,“自然不可能!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当年敢做下那等兽行,便知今日结局。”

    赵绍重重哼了一声,鄙夷道,“你父亲杨蹇本就该死,哪怕不是死在老夫手中,他也命不长久。区区虫卵却敢击石,此等不自量力的虫豸,或早或晚都逃不过横死的结局——”

    杨涛愤怒拔刀,只是即将砍下的时候停下了。

    父亲杨蹇痛苦一日一夜才痛苦而亡,若是一刀砍死了赵绍,岂不便宜了这贼子?

    赵绍也惊出了一身冷汗,后庭再度失去了控制,流出了恶臭。

    这个反应让赵绍又怒又惧——

    杨涛也嗅到了怪味,似笑非笑地望着赵绍。

    赵绍羞愤万分,无比懊悔杨涛刚才那一刀没有砍下来。

    若是死了,倒也不用受杨涛小儿这番羞辱。

    赵绍强撑着面子道,“你不信?你父亲是个什么出身,以武职入仕又如何,不过是个小小都尉,根基浅薄,上不得台面。如此小人却想借着勤王之功,越过一众士族把持漳州东门郡。试问,谁给他的脸?他以为自己是个人物,殊不知碍了多少人的利益。纵是老夫不出手,你父亲杨蹇也逃不了其他毒手。说起来,你倒是要谢谢老夫。若非老夫出手让杨蹇及时去死,你这条性命还能保得住?正因为杨蹇死了,震慑住一群蠢蠢欲动的人,你才能活着——”

    虽说赵绍是个小人,但他能成为东门郡的名士,自然有几分本事。

    杨涛怒气再度上涌,怒叱道,“你这老匹夫——”

    正欲上前,颜霖抬手拦住怒火中烧的杨涛。

    “少阳!”

    颜霖道,“冷静些,莫要被他影响了。”

    杨涛听了迅速冷静下来,只是心中仍有不忿。

    “此人巧舌如簧、颠倒黑白——”

    颜霖道,“他说的也不假,那会儿的情形的确不妙。”

    他曾多番提醒杨蹇要注意,只是杨蹇太相信旁人又过于自信,这才着了道。

    杨涛怔在原地,不安地握紧了刀柄,似乎不能相信这番说辞。

    颜霖看在眼里,心中也是心疼和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