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17:赵绍之死(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杨蹇的出身不算低,祖上也曾当过高官,只是这点儿根基相较于累世功勋、势力根深蒂固的东门郡本土士族而言算不得什么。杨蹇以真心相交,却不知他们只是虚伪应付——

    杨蹇吃了亏,颜霖可不想杨涛走他父亲的老路,傻乎乎将豺狼当成挚友,怎么死都不知道。

    “再过一些日子便是老主公祭日,届时再将赵绍宰了不迟,也好祭奠老主公在天之灵。”

    杨涛不语,颜霖道,“霖派人去抓了不少无毒乌梢蛇——威力虽不及虿盆,倒也勉强能用。”

    赵绍浑身一颤,不可置信地抬头仰望颜霖。

    他怎么也想不到,看似端方君子的颜霖竟会效仿妖妃给杨涛出这么一个恶毒的主意。

    不仅出了主意,他连乌梢蛇都抓了一堆。

    宠儿子都不带这么宠的(╯‵□′)╯︵┻━┻

    杨涛心下动摇,不情不愿地道,“好,那便依少阳吧,莫要让赵绍死得太便宜了。”

    赵绍急得破了声。

    “杨涛小儿,你敢?”

    人类对蛇的恐惧是与生俱来的,赵绍一想到无数长虫在自己身上乱窜撕咬,他便再次懊悔——若是杨涛那一刀砍下来多好,总好过这般生不如死——杨涛小儿歹毒如蛇蝎啊——

    赵绍之前很怕死,但他后来发现比死亡更恐惧的是生不如死和求死不能!

    “我为何不敢?”杨涛理所当然地道,“为父报仇,不论用什么手段都是正义。”

    赵绍顿时如坠冰窖,整个人懵成了木头。

    他以为杨涛会顾及他自己的名声,不敢用虿盆这样的酷刑,万万没想到杨涛比他想得还狠。

    “你、你会后悔的——”赵绍咬牙道,“滥用酷刑残害名士,你这么做必会被千夫所指!”

    赵绍如今最大的依仗就是他的出身和身份。

    只可惜,他手中的筹码并没有他以为的那么沉。

    倘若出身真的有用,赵绍也不会被几个混混凌辱至此。

    这是乱世,玩弄权术的手段不适合这个时代,唯有力量才是最强有力的资本。

    杨涛义正辞严地道,“为人子不为父报仇,这才是千夫所指的行径!”

    赵绍下毒害死杨蹇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今日的下场?

    活该!

    杨思等杨蹇祭日结束才匆匆赶回,同时还带着杨涛给姜芃姬的文书。

    “唉,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那颜少阳瞧着斯斯文文的,没想到手段倒是毒辣。”

    杨思抢过亓官让的羽扇给自己扇风,惹来亓官大佬隐晦的白眼。

    姜芃姬问,“颜少阳?他怎么了?”

    杨思啧了一声,“那个颜少阳在杨蹇祭日这天把赵绍丢入蛇坑。不知他挖了哪个蛇窟,竟然找到那么多无毒的乌梢蛇。每一条蛇都拔了牙,还狠狠饿了几天——啧,那赵绍被扒光光,在蛇坑里头抖了一整天,最后心力憔悴被吓死了。他死得比杨蹇还惨多了——”

    许多细节杨思还没说呢。

    赵绍被扒光之后,脱肛的毛病变得更加严重,那些乌梢蛇饥饿难耐,它们有吃人的心却没有吃人的牙,最后将赵绍团团围住,有什么洞钻什么洞。嗯——更内涵的内容自行领会。

    倘若一命抵一命是生意,赵绍这笔生意做得太亏了。

    他的死法比杨蹇凄惨百倍好么。

    因为赵绍死得太惨,杨思都不好意思继续黑他了。

    姜芃姬听后,笃定地道,“怕是杀鸡儆猴吧。”

    杨涛的性格不算柔和,但也够不上威严厚重,作为主公还是差了很多,御下不足。

    从姜芃姬这些日子的了解来看,杨涛帐下的势力并非铁板一块,原先的东庆班底和南盛之后投靠的班底结成了两个团体,各方势力博弈严重。颜霖不惜赌上仁名,用这样残忍的手段,不仅仅是为了给杨蹇报仇,还是为了震慑那群蠢蠢欲动的家伙——简单粗暴却很有效。

    许裴一死,黄嵩退兵,杨涛预备带兵回漳州,姜芃姬这边也开始真正的忙碌。

    浙郡是许氏的大本营,许裴死了,但其他许氏族人还在,姜芃姬想要完全掌控浙郡,不可能绕开他们。相较之下,沪郡倒是简单得多。沪郡在几年时间经历巫马觞、许斐和许裴三任主人,早已元气大伤,那些个士族乡绅势力也没了作妖的本事,只能由着姜芃姬搓揉捏扁。

    姜芃姬别的没有,兵多马多大砍刀多,谁不服砍谁。

    当然,浙郡本土势力想要作妖也妖不起来。

    为嘛?

    还记得程远和秦恭攻下浙郡,暗中扮作土匪到处劫掠么?

    那番折腾,弄得各家实力大损,姜芃姬又过于强势,他们只能暂时臣服以图后谋。

    浙郡是他们的主场,还能让外来的强龙霸占了?

    姜芃姬还真就压倒了地头蛇,将自己人安插在浙郡最重要的几个职位上。

    文有韩彧,武有秦恭。

    二人皆是受宠若惊,他们以为依他们的情况,至少还要观察一阵才能真正受重用呢。

    韩彧在浙郡的根基不浅,秦恭也是浙郡本土人士,这俩要是想搞事,太方便了。

    姜芃姬却不担心。

    浙郡士族不可能策反他们。

    “打仗一时爽,善后火葬场。”

    这是姜芃姬连日来的心声,若非帐下人手越来越多,如此繁重的劳务真能将人压死。

    姜芃姬身为主公,忙里偷闲,还没来得及打个盹儿便被卫慈抓了包。

    “子孝——”

    卫慈道,“丸州来信。”

    信?

    姜芃姬接过打开火漆,取出里头的信纸。

    一目十行扫完。

    “文辅先生病了——”

    程巡死后,战事只剩扫尾,程远恳求扶灵北上。

    卫慈跟着叹息,“中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先生年纪也大了,经不住刺激。”

    前世的程丞比这一世惨多了,不仅失去了长子,还失去了次子程远,三女在最好的年华香消玉殒,恩爱一生的程夫人经不住连番打击,病死南下逃亡的路上,只剩程丞一人。

    姜朝建立,程丞作为第一史官怼天怼地,之后又帮着陛下建立相对完善的考试取人制度,无形之中得罪了不少权贵世家。不管旁人如何攻讦,权贵如何引诱,他都视若无睹。

    起初,卫慈敬佩程丞的高风亮节,等他为了儿子卫琮操碎心的时候,这才明白其中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