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18:渊镜判命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程丞的病情远比信函所述更加严重,一度到了意识混沌的程度。

    丸州有名的郎中都请来看过了,有些斟酌着开了药方,有些则隐晦叮嘱家人做好心理准备。

    程夫人不肯接受现实,一改以泪洗面的颓靡,转而去打听有没有更好的良医。

    结果令人失望。

    程府上下一片阴云,程远更是大受打击,既要操办长兄程巡的葬礼,还要照料病重的老父和身心俱疲的母亲。没过多久,他的气色便憔悴了许多,整个身子骨都清瘦了两圈。

    程远不止一次懊悔,倘若他早早派人将程巡拿下,不给他撞墙自戕的机会,兴许就不会死。

    不过,他心里也清楚——程巡已经存了死志,哪是那么容易拦下的?

    “二郎君,有人递了拜帖。”

    程远深吸一口气,试图驱散一夜未眠的倦意,他伸手接过那几张拜帖。

    他扫了一眼拜帖内容和落款,强打起精神。

    “快些将渊镜先生和风先生引至偏厅,我清洗一番便过去,莫要怠慢贵客。”

    程丞、风仁和渊镜算是同事,私交甚好,这会儿程丞病重,另外二人自然要上府探望。

    程远打起精神接待两位,风仁询问了程丞如今的病情,渊镜先生始终皱着眉头,沉思什么。

    “家父昨夜呕吐数回,高烧发热不退,郎中用了各种办法,仍是不见效,反而病情愈重。”程远想起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父亲,顿时红了眼睛,对方病重昏迷的时候口中还喃喃“大郎”,可见大兄程巡之死给父亲带去了多大的打击,程远现在连睡都不敢睡一下,生怕程丞就这么没了,“……多谢先生过府探望,父亲若醒了,晚辈定会第一时间派遣家丁告知二位。”

    风仁叹息一声,脑海中想起许久之前程丞的梦境。

    程巡之死早有预示!

    思及膝下风珏和风瑾,风仁不由得生出同样的隐忧。

    风仁正欲开口,一旁的渊镜先生开口,“冒昧问一句,公辽可知文辅生辰八字?”

    程远怔了下,疑惑地摇头。

    “不知,先生需要家父八字作甚?”

    远古时代不同于其他时代,人们对生辰八字十分看重。

    每个婴儿诞生,父母便会将八字写下锁紧提前准备好的盒子。

    因为刚出生的小孩儿阳气弱,容易招惹邪物,锁住八字便是锁住孩子的“命”。

    等孩子到了定亲的年纪,父母才会打开盒子。

    一般情况下,生辰八字只有极其亲近的几个亲人才知道。

    程远作为儿子不在其列。

    渊镜先生道,“文辅此番病情来势汹汹,老夫担心是不是邪祟作梗——”

    彼时的人们还是很迷信的,渊镜先生作为有本事的老神棍,他的话自然没人怀疑。

    程远将此事告知了母亲,程夫人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急忙写下夫君程丞八字。

    渊镜先生拿到程丞八字,粗粗一看便皱了眉头,等他仔细掐算,眉头更是紧得夹死蚊子。

    程夫人忐忑问,“先生,夫君有何不妥之处?莫非真是邪祟附身作祟?”

    渊镜先生沉吟一会儿,开口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程夫人放心,文辅病重是吉兆。”

    程夫人怔了一怔。

    长子撞墙自尽、丈夫命悬一线——

    如此惨状竟是吉兆?

    她脸色变了,渊镜先生连忙补救。

    “程夫人,老夫便实话实说了。文辅八字凶险至极。”渊镜先生道,“克妻克子克女,按照命数来算,人至中年连丧两子一女,数年寒苦之后更接连丧妻。这是上天定下的命数,凡胎**极难改动。文辅如今病重,正是因为他的命数被外力改动,原本凶险的命格转为大吉。如此大的变动,凡身肉胎承受不住,自然要病上一阵。今夜子时,文辅病情应该会好转,破晓时分便会苏醒。”

    程夫人见渊镜先生说得如此笃定,担忧也淡了几分。

    “如此说来,夫君会转危为安?”

    渊镜先生点头,“自然。”

    程夫人道,“奴家并非玄门中人,不知命数,但也知道命格难改……”

    渊镜先生道,“命格是难改,不过身负大气运之人却不在其列。顺应天命者,自有优待。”

    有了渊镜先生的保证,程夫人也安心多了。

    风仁面色古怪,私下问道,“先生的话可是真的?”

    不管外人信不信,风仁是不信的。

    渊镜那番话十分可疑,不像是神棍算命,倒像是姜芃姬高价聘请的无脑水军。

    什么叫“顺应天命者,自有优待”?

    从政治角度来讲,岂不是暗示天命在姜芃姬这边?

    跟她作对就是跟天数作对?

    历史上的皇帝也是一个尿性,喜欢碰瓷神仙,出生前后总有异象发生,好似没有异象就不是上天钦定的天子一般。诸如老家农作物一茎九穗啦、出生前一晚屋内赤光皆明、母亲怀孕的时候梦见抱日啦——这种带有神话色彩的内容,深入剖析不过是政治宣传,愚民而已。

    渊镜先生失笑道,“自然是真的。”

    实话他说了,别人信不信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莫说旁人不信,渊镜先生本人也不想相信。

    天命多变并非好事!

    程丞的命数可以被外力影响而改变,真正的真命天子也有可能被改命啊。

    风仁眉头皱起,心中的天平渐渐倾斜。

    “改明儿给你送两副八字,先生能不能测一测?无需太详细——”

    见到程巡、程远兄弟二人的结局,风仁也担心自家两个熊儿子。

    渊镜先生道,“不用送了。”

    风仁脱口而出,“为何?”

    渊镜先生用陈述的口吻道,“显德是想给二郎君和三郎君算命吧?”

    风仁道,“白发人送黑发人,天底下的父母哪个愿意看到这局面?”

    “三郎君该是大富大贵的命,离经叛道却有一番奇遇。二郎君不同,仕途坎坷、郁郁不得志。”渊镜先生道,“不过,他们的命轨也改了。老夫修为有限,暂时瞧不出改命之后的模样。”

    “他们的命也改了?”

    风仁的心情就跟坐过山车似的,起起伏伏。

    “嗯。”渊镜先生道,“不过有一点可以放心,暂无血灾。”

    换而言之,不论结局如何,两人应该都能活着。

    风仁心中滋味莫名。

    半晌才道。

    “活着就好——”

    总好过生死永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