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20:中二少年风怀玠(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黄嵩出身是个不可忽视的短板,寻常世家瞧不上他的。

    这个时候出仕刚刚好,既不会拉低自身格调,同时又能给黄嵩带去帮助,增加筹码。

    若是等黄嵩平定天下再投靠他,那只是锦上添花,人家还不稀罕呢。

    孰知姜芃姬这个土匪异军突起,一人搅浑了愈渐明朗的局势,最后漂亮翻盘。

    傻了吧!

    的确是傻了!

    风珏呢?

    一穷二白没什么根基的黄嵩凭啥让风珏倾力相助啊!

    唐耀和风瑾当初的想法很相似,风珏都这么离经叛道了,干脆自己下海当主公打天下好了。

    自己当主公,自己当谋士,两不误。

    若是风珏事业有起色了,风氏还会是他最坚实的底牌。

    这不比投靠黄嵩来得强?

    做个通俗比喻,超级富N代加权N代部不去自己创业反而帮着普通中产小子创业打天下。

    脑子进水了!

    总而言之,学神的思维他不懂。

    “风三郎出仕襄助黄嵩,既不是为了名也不是为了利,更不是为了一展抱负、涤荡天下……”唐耀想到什么,脸上出现可疑的红晕,斟酌着道,“兴许,他襄助黄嵩另有缘由?若是黄嵩兵败,风三郎性命无忧却被‘圉与方寸之地、山野之间’,兴许正遂了他的愿。”

    越说,唐耀越相信自己的判断。

    激动搓手手,他好像发现了一桩八卦。

    渊镜先生是什么眼神啊,他会看不穿学生的脑洞?

    按照唐耀的逻辑,风仁没有捶死风珏这个熊儿子是因为父亲对儿子的真爱,那风珏倾力襄助黄嵩却不求其他,说不定也是某种真爱?呵呵——这样“天衣无缝”的逻辑好棒棒哦!

    渊镜先生感觉心累。

    他隐隐明白风珏帮助黄嵩的真正原因。

    “说起来,风三郎倒是与为师年轻时候颇为相像——”

    唐耀啊了一声,抬头望着渊镜。

    “相似?”

    “很相似。”渊镜先生失笑道,“天赋高,性子傲,狂妄而自我。正因为学什么都没有难度,故而产生了‘众生皆蠢笨而我独聪慧’的想法。一面觉得世间没什么事情能难得到自己,一面又孜孜不倦找寻能让自己挫败的东西。为师以‘桃李天下’为道,自然也是出于这个想法。”

    感觉自己太聪明了,非得找个具有难度的事情难倒自己,不然太无聊了。

    人生那么漫长,难不成要无聊蹉跎一辈子么?

    颓废个毛,嗨起来啊!

    当然,如此中二的想法是年轻时候才有的。

    经过多年沉淀和成长,渊镜先生是真的喜欢上教书育人的感觉,认认真真循着自己的道。

    风珏多半也是如此。

    “大概对风三郎而言,匡扶一个不可能人的人登临天下,那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渊镜先生苦笑着道,“虽未谋面,但这风三郎却让为师有种瞧见少年的自己的感觉。不知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道’,还是仍在盲目前行。倘若是前者,纵是败了,他也无憾吧?”

    因为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所以蹉跎岁月年华,失去了也不会觉得遗憾。

    等风珏真正成熟了,回首过去,他会不会心痛懊悔呢?

    渊镜先生叹息。

    当夜子时,程府。

    “退了退了,真的退了!”郎中给程丞试了试体温,果然开始退烧了。

    屋内伺候的丫鬟即刻将这个好消息传给室外焦急等待的程夫人、程远和程三娘子。

    三人一听这个喜讯,顿时喜极而泣。

    退烧便好,程丞若是倒下了,他们的主心骨也就没了呀。

    程夫人感激地双手合十,口中道,“儿啊,记得明日备一份厚礼,亲自上门向先生道谢。”

    程远也红着眼眶重重点头。

    他们又熬了几个时辰,天光破晓,第一缕阳光冲破云层。

    “醒了,老爷醒了!”

    一个接一个好消息传了过来,程夫人在儿女的搀扶下激动走到程丞床榻旁。

    “文辅,文辅……”

    程夫人情绪激动,莹莹泪光在眼眶打了几转,簌簌落下。

    程丞感觉身子沉珂,四肢百骸动弹不得,眼皮子沉得像是灌了千钧铅水,怎么也睁不开眼。

    他病重的时候,隐隐还有些意识,可以听见外界的声音。

    听到亲眷如此担忧自己,程丞内心对丧失长子的悲恸也淡了一些。

    费力睁开眼,手指弹动几下,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起来。

    他感觉自己躺了好久好久,身子骨麻木得不像是自己的,半晌才缓过劲来。

    “夫人……”

    程丞眼珠子转了转,落到跪在一旁的二子和女儿,心中一暖。

    他正欲抬手,还未抬多高便被夫人紧紧握住。

    程丞扯出虚弱笑意,“为夫已经醒了,这是喜事,莫要哭了……你们也劝劝她,多哭伤眼。”

    程远和妹妹上前劝说程夫人,一家人四口萦绕着温馨的氛围。

    世人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话搁在程丞身上并不适合。

    郎中给他把了脉,惊诧发现程丞的身体除了有些虚弱,似乎没有什么隐患。

    反而因为这场大病,郁结的病气都舒散离体,好好修养一阵便会恢复健康。

    “这真是奇事啊,闻所未闻!”

    郎中感慨。

    程夫人心中一动,开口将渊镜的话告知了程丞。

    “先生真是铁口直断——”程丞也露出诧异的神色,开口道,“夫人有所不知,为夫病重沉珂之间,隐隐觉得身体越来越轻,耳边似有无数声音,不久之后做了一个玄而又玄的梦。梦中仅有寥寥数幅画面,但梦中内容却应了先生断言——连丧二子一女,连夫人也病亡了。”

    程夫人心中咯噔,急忙抓住程丞的手。

    “这可如何是好?”

    程丞道,“先生不是说改命了?大凶转为大吉,这已经是上天庇佑了。”

    长子的死已经无法挽救,但程丞真不想再失去另外两个孩子。

    程夫人道,“日后我会多多行善,只盼上天能将这份善缘算到巡儿头上,盼他来世无忧!”

    如此玄乎的事情都发生了,程夫人也信了积善行德的说辞。

    程丞道,“嗯,为夫与你一起。”

    他将夫人揽在怀中,夫妻二人静默不语。

    程丞心里却想得更多,更加坚定了他的信念!

    他如今所做之举有利于开启民智,若是真的成功了,难道不是足以流芳万世的大善?

    只盼,此举能稍微照拂已故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