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22:备战,休养生息(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在不同的环境争取最有利的局面,这才是他们屹立多年的生存之道。

    风氏同样如此,只是他们看得更加清楚,取舍也更加果决。

    按照风珏对家族的了解,此事多半是定下来了。

    程靖倏地问他,“其实……靖心中一直有一事不明……”

    风珏偏首望向他,“何事?”

    程靖道,“怀玠当初是出于何等想法辅佐主公?因为年少情谊?”

    亓官大佬想不通卫慈为嘛要给姜芃姬千里送当谋士,程靖也想不通风珏为嘛要跟着黄嵩。

    黄嵩如此信任风珏,风珏同样对待黄嵩。

    事出有因,凡事总有个缘由吧?

    风珏内心哑然。

    年少情谊?

    应该算不上。

    当年风瑾带着怀孕的魏静娴去上京城为质,风珏这个熊孩子也屁颠儿屁颠儿跟着过去了。

    因为闲得蛋疼就到处溜达,巧遇身为上京都巡的黄嵩,他帮着风珏解了一次围,由此相识。

    直至上京城地动,风珏认识黄嵩不过三四个月而已。

    三四个月能有多深的少年交情?

    程靖看穿风珏的眼神,追问道,“那是为何?”

    “友默可曾想过自己要做什么?”风珏反问道,“一件不会让你很快失去兴趣的事情。”

    程靖不解,“这是何意?”

    风珏疑似自恋地道,“自从记事开始,珏便展现出旁人所不及的天赋,学什么东西都很快。等珏彻底学会了,便觉得日复一日重复这东西是多么无聊,甚至连人生都变得荒芜贫瘠。这般无所事事,岂不是浪费光阴?珏的所作所为,兄长却不赞同,时常训诫提醒。之后遇见主公,二兄又对他怀有极深偏见。东庆地动,国不将国,这时珏从主公身上看见不一样的野心。”

    他看到了连黄嵩自己都不曾发现的野心。

    正是这一点儿野心让生活荒芜得像是沙漠的他看到了绿洲的希望。

    风珏故意布局,推动黄嵩从幕后走到台前,让他越走越高、被人羡慕嫉妒,还让他在志得意满的时候遭到重大打击,被东庆皇帝猜忌怀疑乃至雪藏,让那抹名为野心的芽儿彻底发芽。

    风瑾不喜欢黄嵩,认为黄嵩出身低,认为黄嵩接近风珏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认为黄嵩受出身限制成不了大器——既然如此,风珏便反着来。还有什么比养成一个天子更加有挑战性?

    哪怕这是一项浩大工程,风珏依旧玩得不亦乐乎。

    某种意义上来说,前世的姜芃姬和今生的黄嵩都有些可怜了,碰见这么一个熊的谋士。

    程靖沉默听了会儿,终于明白风珏想要表达的意思,望向对方的眼神带着几分复杂。

    如果说亓官让和杨思是非主流谋士,风珏便是“熊孩子”谋士了,远比前者更加自我任性。

    暗暗心疼一把主公!

    风珏声线平淡地道,“辅佐主公,这便是珏想要做的,不会很快失去兴趣的事情。”

    他没有韩彧等人孜孜不倦追求“道”的毅力和信仰,有的只是随心随性。

    老子爱干嘛就干嘛,别人管不着——

    对,他就是如此任性!

    程靖:“……”

    唉,还是再心疼一把主公吧。

    黄嵩的闭关反省两天还是有效果的,绝对不止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反而认真付诸实践。

    只是帐下文武不合已经很严重,绝非三言两语便能化解的,还是要下一剂重药才行。

    黄嵩深入了解众人的矛盾,叫苦不迭。

    如今流下的泪水,全踏马是当初灌进脑子里的水。

    解决文武不合的问题,症结还是在黄嵩这里,只要他这个主公一碗水端平,底下的风气自然而然便会肃清。为此黄嵩特地弄了一场公关危机,设立一场宴席,邀请帐下文武出席参加。

    宴席之上,黄嵩趁着“醉意”,眼眶通红而痛心疾首地反省数落自己的不是,同时又打出了悲情牌,营造出外有强敌环伺、内有隐患的悲情氛围。他没有数落别人不是,反而处处自责,将各个不属于他的锅全部揽到自己身上——帐下众人听得面红耳臊,开始反省自身。

    黄嵩也是影帝级别的演技派,他一番唱念做打,一套组合拳打下去,效果比预料中还要好。

    之后又连番敲打,上下气氛焕然一新。

    留给黄嵩的时间不多了,姜芃姬至多再修养数月,最早明年开春、最迟明年秋收便能开战。

    黄嵩像是浪了一个寒暑假的学生,临近开学才连夜奋战写作业。

    哪怕踩着时间点完成作业,学习效率也不如老老实实、基础扎实的好学生。

    姜芃姬作为东庆境内势头最强劲的诸侯,她的一举一动必然会引起邻居的高强度重视。

    黄嵩自不用说,他现在正窝在自家地盘上默默壮大,等待良机。

    另外一位隔着湛江关的“邻居”也暗中观察她。

    一面肃清内部隐患,一面注意敌人动向。

    “咳咳咳——往后有什么消息,继续传给我——”

    聂良说完,卫応将温度刚刚好的药端上来,盯着聂良喝光。

    卫応道,“嗯。”

    聂良喝光苦药又咳嗽了一阵,半晌才缓过劲,布满血丝的眼眶水光涟涟。

    “早知柳羲是个祸患,没想到她竟然在绝境之中接连突围,如今已经成了棘手人物。”

    卫応道,“这不意外,到底是子孝看准的人。”

    如果没有问鼎的资质,卫慈怎么会选择她?

    哪个乱世诸侯不是踩着敌人白骨往上爬的?

    聂良的眸子清冷如泠泠月光,闪过丝缕光芒。

    聂氏内部隐患颇多,他已经想办法处理。

    他没什么野心也不热衷权势,原先的聂良只想着辅佐聂氏家主上位,如今却不同了。

    现在不夺,难不成眼睁睁看着聂氏基业被一群利欲熏心的人败光?

    聂氏看似如日中天,实际上却在走下坡路。

    按照他对姜芃姬的了解,这女人的野心绝对不会只满足一个东庆。

    聂氏,亦或者说是中诏,同样也是她垂涎的肉。

    聂良想要保全聂氏,他就必须要去争要去夺。

    只要当了最后的胜利者,聂氏便安全了。

    “咳咳——子顺,口里有些苦,帮我拿些蜜饯——”

    当然,在这之前他要养好身体。

    天下局势便如天空的云,风吹而动,风停而静。

    姜芃姬带兵搅动东庆南方势力,搅和完了,她便带着满满的战利品和硕果衣锦还乡。

    “又是一年了,今年的新年宴会吃什么好呢?”

    对头在愁眉不展,她在想新年宴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