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25:备战,休养生息(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谢则为表示郑重,早早让夫人备好厚礼,携家带口上门拜访了。

    不过他来的时间有些不太好,李赟一家子刚刚用餐。倒不是谢则不懂礼数,只是李赟家中用餐时间迁就政务厅工作的上官婉和一家人的心肝宝贝李暖,自然和寻常人家不一样。

    谢则和夫人透露大伯谢谦的事情,夫人也惊诧不已。

    虽说谢谦是上一代的人了,但他在谢氏的地位有些特殊。

    他出事之后,他的在谢府的院落被封存起来,再无人有资格入住。

    那是一处风水地段都极好的院落,谢则夫人刚嫁来的时候好奇问了两句,这才知道谢谦。

    “郎君,那真是大伯?”谢则夫人坐在他身边等待,温润的黑眸带着几分惊诧,“妾身先前听家中老仆说过,大伯早些年便已经……这是李赟校尉的府邸,大伯怎么可能在这里?”

    虽说谢则将她带着来见谢谦,这般重视和尊重让她心中温暖,但她也怕自家丈夫受骗啊。

    谢则刚降了新主,正是需要韬光养晦的时候,谢则夫人抵达丸州之后一直深居后宅,不敢随意走动,生怕自个儿不经意间惹怒丸州原先的权贵。倒头来没帮到丈夫,反而拖他的后腿。

    谢则抬手在她手背安抚拍打两下。

    “为夫已经确认过了,汉美的生父正是大伯他老人家。”谢则道,“虽说大伯被谢氏除了名,但血脉是斩不断的。你我身为晚辈,自然要主动上门拜访,决不能在伯父面前失了基本礼数。”

    谢则口中安抚妻子,自己也是心跳如鼓,紧张得手心冒出热汗。

    他耳力绝佳,敏锐听到一阵轻盈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

    武人都会提气轻身的本事,故而修为越深脚步越轻盈、下盘越稳固。

    若是普通人,那脚步就是沉重的,动静大、声音沉。

    谢则隐隐有了猜测,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猛瞧。

    没多会儿,身着深青衣袍的儒雅男子进入他的视线,此人外貌与李赟有几分相似,不过李赟常年征战,周身总有一股子血腥锐气,带着无法忽略的草莽热血,这个中年男人却不同,一身风雅气度让人心生好感,眉宇柔和,面相更是温雅清隽,好似一缕山间清风,人间隐士。

    若非他的下盘极稳、气息悠长,谢则还以为对方是个儒生呢。

    “大、大伯?真的是大伯!”

    谢则看呆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郑重行了大礼。

    谢则夫人见状,同样行了晚辈礼节。

    谢谦蹙眉瞧着这对年轻的夫妻,起身将他们虚扶起来,口中道,“此处无外人,无需这般。”

    谢则心中喜悦,谢谦这么说,分明是承认了身份。

    “大伯——”谢则露出几分憨笑,“这还是晚辈头一次带着亲眷见您呢,这份礼不可缺。”

    哪怕是一家人也不能毫无礼貌。

    谢谦道,“听汉美讲,你是二弟的五子?数年不见,你都这么大了。”

    谢则道,“大伯唤晚辈元规便成。”

    “元规?”谢谦表情一滞,神色有些异样,“这个字是你父亲取的?”

    则也,既有规则又有模范之意,取这个字寓意是好,只是念起来——

    这名字也真是巧了。

    “嗯,父亲取的。他还说这是翻了许久的书才挑好的。倘若大伯还在的话,以大伯的文采,肯定不用如此麻烦。”谢则丝毫没有意识到哪里不对劲,直至他后知后觉发现不对劲,他惴惴地问谢谦,“大伯,这个字可有不妥之处?亦或者说是——晚辈不慎犯了哪位的忌讳?”

    谢谦笑道,“无任何不妥之处,只是这读音念着令人误会。”

    谢则茫然不懂。

    谢谦也不逗谢则,他一看到谢则就知道这孩子和许多谢氏子弟一样是个直性子、心眼少。

    老实人也是无辜的,还是少欺负为妙。

    “木工房有一物件名为圆规,方圆的圆,规制的规。此物用以天工制物,好像是木工房不可或缺的用具。我也是前阵子才听说的,乍听之下会错意了,希望贤侄不要因此生出嫌隙。”

    这么一说,谢则就听明白了,合着自己的表字和工具读音重了。

    他是个心宽的,重合就重合了,天底下重名或者重字的人多了去了,算不得大事。

    殊不知,谢则的字让他成为这个时代知名度最高的武将。

    学生们可以背不下历史名人有谁谁,但提起“圆规”这个梗就忍不住想起谢则。

    谢则道,“倘若能逗伯父开怀,便是会错意了也无妨。”

    谢谦对他露出温和的笑,果然是谢氏出品的嫡系子弟,一贯喜欢打直球,玩不来拐弯抹角。

    虽说他已经绝了回归宗族的念头,但多年之后碰见谢氏血脉,谢谦也做不到无动于衷。

    他关切询问了几个亲人的近况,谢则一一作答。

    未等谢谦心生感慨,外头猛地滚进来一只肉团子。

    “阿爷——”

    “暖暖!”

    孙女控的谢谦吓得声音都变了。

    伺候暖暖的仆妇后脚跟来,见她面朝大地扑在地上,吓得魂儿都要飞了。

    大概是身上肥肉比较多,这一跤摔得也不疼,暖暖用双臂支起上身,摇了摇小脑袋,似乎要借助这个动作让自己清醒一些。她拒绝了仆妇的帮助,慢悠悠爬了起来,身子一摇一晃似一只肥硕的企鹅挪向谢谦。谢谦已经近前,她正好双臂一展保住他的腿,站稳身子之后再伸出右手,张开小爪,手心躺着一只很小很小的猪头小点心,被她捏得变形,“阿爷,吃——”

    暖暖说话并不利索,来来去去只会说那么几个词。

    她年纪虽小,但却继承其父的直爽大方的性格,酷爱与人分享。

    她要是觉得什么东西好吃,她就喜欢留一部分和母亲或者爷爷分享。

    至于李赟?

    外出打仗那么久,那会儿才一岁出头的暖暖对他没印象,会喊爹爹也是亲人和仆从教的好。

    李暖模样生得好,有点儿像李赟和上官婉,但更似她的奶奶王惠筠。

    谢谦对这个孙女自然格外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