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26:备战,休养生息(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好好好,阿爷吃。”

    谢谦丝毫不嫌弃这只面糕小猪被捏变形,吸了多少手心的汗水,反而神色和蔼地吃下。

    谢则很是稀罕地问,“这是堂兄的千金?”

    谢氏一向男多女少,阳盛阴衰,谢则这一代就嫡系两个姐妹,其余都是带把的。

    在谢氏,男娃很泛滥,女娃才稀罕。

    “嗯,她叫李暖,小名暖暖。”谢谦将胖墩儿暖暖抱了起来,对方正用黑葡萄一般滴溜溜的黑眸子盯着谢则猛瞧,好似在想家中何时来了个不认识的陌生叔叔,“暖暖,喊叔叔。”

    暖暖慢了一拍,口齿不清地学了一句,然后咯咯笑着扭头埋进谢谦颈窝,好似害羞。

    可爱小天使的呼唤宛若一支利剑从谢则胸膛穿胸而过,四肢酥酥麻麻的。

    他被萌到了。

    堂兄不愧是堂兄,生个女儿都如此优秀,不愧是谢氏的种。

    对了——

    谢则似乎还没放弃让李赟认祖归宗的念头,他说不动李赟便来试一试谢谦。

    毕竟是谢氏子弟,岂有改姓换宗的道理?

    改姓换宗,以后谢氏想庇护李赟都不方便呢。

    谢谦心下一转,表面上滴水不漏地婉拒谢则的好意,李赟还是让他继续姓李吧。

    谢则连李赟都对付不了,更别说做通谢谦的思想工作,没被对方带到沟里就不错了。

    “李暖,这便是大名?”

    谢则诧异。

    男性取名多为单字,以双字为贱,女子则多用双字,避讳单字。

    当然,这是讲究人家才弄的,要是普通百姓有个像模像样的名字就不错了,哪里会忌讳单双?诸如李赟幼年那个诨名李狗柱,莫说狗柱了,不少百姓还起名铁蛋、傻蛋、栓子之流。

    有个能让人喊的名字就不错了,哪里还穷讲究呢。

    谢谦道,“丸州近年来风气如此,暖暖日后怕也是要走武将路子的,名字取双听着太柔了。”

    尽管谢谦想象不到面貌酷似妻子王惠筠的暖暖舞刀弄枪的场景,但家传如此,该学还是要学。谢氏上下,男性族人就不用说了,从小被打到大的,女性族人也要学一些拳脚功夫。

    暖暖姓李,但骨子里仍旧流着谢氏正统的血脉,自然不能荒废家传。

    谢则想到自家主公的名字“柳羲”,顿时明白女子取单字的风气是何人兴起的。

    谢则夫人听后惊诧,无法想象大伯是怎么想的,竟然想李暖长大后当武将杀敌。

    “大伯,这战场刀剑无眼的,暖暖——”

    谢谦道,“丸州有完善的女军制度,暖暖要上战场,多半也是从底层做起,不会直面危险。”

    先练练胆子,然后再杀敌挣军功,谢谦虽然宠溺孙女,但也不是溺爱不知分寸。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谢谦将李暖当做正统嗣子培养了。

    “谢氏子嗣,没一个孬的。暖暖年纪虽小,但灵性十足。不好好教导,荒废了可惜。”

    暖暖不知大人谈什么,只知道这几人长得都好好看。

    她乖巧地自娱自乐,时而拽着谢谦的袖子,时而自娱自乐、咯咯乱笑,不哭也不闹。

    瞧见如此美好的小天使,哪对夫妇会不喜欢?

    喜欢得不得了,恨不得立马生一个和暖暖同样乖巧听话的闺女。

    相较于李府的和谐,韩彧这边的处境就有些尴尬了。

    他本想带着夫人去见渊镜先生。

    韩彧一向将恩师渊镜当做父亲一般敬重,如今带着妻子去见渊镜,意义可想而知。

    他尽可能去缓和夫妻关系,不过韩夫人性格执拗矜傲,所以见效甚微。

    韩夫人温婉得体地婉拒韩彧的提议,反而借口天色不早,催促韩彧尽快出府,以免耽误了时间。登门拜访也是有讲究的,最基本的礼数就是不能在主人用餐的时候突然上门。

    韩彧看了看天色,只能一人带着厚礼去渊镜府上拜访。

    姜芃姬帐下人马的府邸大多聚集在一处,渊镜先生虽然不是她帐下的人,但也分到了地段极好的住宅。韩彧如今的府邸和渊镜府邸只隔着两条街,赶路花不了多少时间。

    韩彧面色很难看。

    哪怕夫人嘴上不说,做事更是周全得滴水不漏,但韩彧是她同床共枕的丈夫啊,如何不懂?

    韩彧看得出来,他夫人对渊镜先生的态度是疏离傲慢的。

    这点让韩彧格外愤怒。

    因为力退北疆、夺回三城,渊镜先生名声大噪,一跃成为天下五国都知名的名士。

    出名了,自然有人去扒渊镜的过往。

    他的祖上是十六国时期显赫过一阵的勋贵,贵不过两代便因言获罪,落魄无比。

    到了渊镜这一代,全家上下穷得只剩一本族谱还能拿得出手。

    真正说起来,渊镜的起点连寻常寒门士子都稍有不如。

    寒门士子好歹还囊括了普通新贵、土豪乡绅和暴发户,没权没势但是有钱啊。

    哪怕他名声远播、桃李天下,搁在固执老旧的老牌士族眼中,他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韩彧瞧出妻子的漫不经心和怠慢,这才更气。

    “文彬师弟,你可算来了。”

    韩彧刚到,在外徘徊已久的唐耀连忙迎上前。

    “师父他知道彧会来?”

    唐耀道,“老师说文彬师弟讲究规制礼数,今日定会上门。”

    世人讲究尊师重道,更有“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说法,拜访渊镜和拜访老父亲也没差了。

    韩彧道,“师父还如此——”

    见到阔别数年的恩师,无数情绪上涌,韩彧忍不住红了眼眶,但又说不出哪里委屈了。

    渊镜先生见徒弟变得如此成熟稳重,老怀甚慰。

    渊镜不仅是学业上的老师更是人生的导师,韩彧能寻到自己的“道”还是受了对方指点。

    他对渊镜一向没什么隐瞒,宛若无话不谈的亲父子。

    “徒儿有一事情不解,师父曾说您的道是‘桃李天下’,如今为何困圉丸州?”

    “老夫这不是身体力行地实践自己的‘道’了。”渊镜笑着指了指桌案上堆积几摞册子,每一摞有二十多本,一共有五摞,这些都是金鳞书院学生的作业。

    金鳞书院改良的教学制度十分有效,对比渊镜以前的教学效率,简直跟坐了飞天火箭一样。

    那么多学生,按照以前的标准衡量,有读书资质的不多,像丰仪这般的神童更是仅此一枚。

    不过,金鳞书院那些学生的学习进度却让渊镜心下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