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29:备战,休养生息(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古敏扛不起来,眼前这个柳昭也扛不起来。

    前者已经付出了性命的代价,后者若还想妄图挑战,怕也是类似的下场。

    渊镜先生的话让柳昭露出失望的神色,精致的眉眼染上了一缕灰暗,好似被抽走了精气神。

    望着酷似故人的脸,渊镜先生的心肠软了两分。

    “你可以试着信任柳羲,依老夫观察,她并非毫无原则的滥杀之人。此子心性坚韧——”

    柳昭茫然地道,“亡母笔札也有类似的只言片语,小子自然是信任她的,可她与家父柳佘并非同道之人。这二人各自有各自的算计,分明恨不得置对方于死地,偏偏碰了面还能父慈女孝,让人瞧不出丝毫破绽。小子这会儿也纳闷了,这二人肚子里到底还有什么算计——”

    信任的前提是坦诚。

    亡母古敏和眼前的渊镜先生都说姜芃姬可信,偏偏对方又什么都没说,柳昭安全感不高。

    他信任姜芃姬,但不会百分之百坦诚相待,多少还是留了余地。

    “不管有什么算计,他们可有将小郎君牵扯进去?”

    渊镜先生试图开导。

    “阿姐倒是没什么动作,可家父却——”柳昭暗暗咬牙道,“数月之前,家父打算做媒让小子娶一名猎户之女。小子偶得消息,那猎户女极有可能是真正阿姐柳羲魂魄寄居的身体。若是娶了她,岂不是违背人伦?心慌之下,小子只得央求蝶姨娘,连夜逃离崇州——之后再一想,似乎处处透露着不对劲。小子细查之下才知根本没有什么猎户女,先前推测全是错的。这分明是旁人故意丢出来的诱饵!小子大意之下暴露身份,这条小命怕是被人惦记上了。”

    柳昭连夜出逃崇州并不是个理智的选择,反而将自己暴露出来了。

    奈何开弓没有回头箭,他无奈之下只能跑去前线求得姜芃姬的庇护。

    说完这些,柳昭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他年纪轻轻就承受不属于他的重担和责任,脑阔都疼了。

    渊镜先生听了有些诧异,转而详细询问柳昭关于柳佘的细节,沉吟半晌不开口。

    柳昭忐忑道,“先生,可有哪里不妥?”

    “唔——这里头似乎并无不妥。”渊镜先生回过神,摆手道,“有些事情,老夫还不能与你详说。倒不是刻意隐瞒,只怕你知道越多越危险。仔细说来,你母亲只剩你一根独苗了,倒不如置身事外或向柳羲求庇护,保你一夕安宁?倘若她泉下有知,心里也是欣慰的——”

    柳昭虽说脑子很聪明,但后天教育跟不上,天资再好也浪费了不少。

    倘若他再谨慎周全一些,肯定不会被“柳佘”的把戏诈出来。

    如今说什么也晚了。

    “可——”柳昭迟疑道,“倘若小子置身事外,父亲和阿姐怎么办?”

    他口中的“父亲”和“阿姐”指的是柳佘和真正的柳羲。

    因为古敏的笔札和推测,柳昭怀疑柳佘被人夺舍,殊不知里头还有其他内情。

    毕竟,一家子都是妖孽,柳昭作为唯一的正常人,他压力很大,顾虑不周全也是情有可原。

    “亡母生前希望便是保全他们,小子不愿违逆亡母遗志。”

    柳昭虽然喜欢偏安一隅,但他的性格像极了古敏,对待家人血亲有着超乎寻常的热忱。

    渊镜先生道,“你可真是固执,哪怕是死,你也不怕?”

    柳昭哆嗦一下,嫣红的唇变得苍白干涩。

    “自、自然是不怕的。”

    眼前的柳昭似乎和十数年前的女子重合。

    【淳安,你骂我贪婪也好、蠢笨也罢,鱼与熊掌我都要!这女儿是我的命根子,我舍不得!可我同样不想好好的历史因我而改!我当不了这个罪人!我肯定能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

    结果,古敏为自己的“贪婪”赔上了性命。

    赌上一切也没能改变一点点。

    渊镜先生一直不知对方是怎么死的,但绝对不是病死那么简单。

    这么多年,他也没怀疑到柳佘身上,毕竟古敏死后这人便远赴浒郡,历经九死一生的险境。

    如今看来——

    似乎所有人都潜伏得很深。

    柳昭满怀失望地离开渊镜府邸,他重新戴上了兜帽遮住了脸,悄咪咪从角门摸出去。

    他也不敢点灯,若是被人发现踪迹就不妙了。

    只是——

    他刚刚绕过路口,一道修长的黑影映入眼帘,对方手中还提着一把长刀,吓得他魂都飞了。

    姜芃姬嗤笑一声,没好气地讥诮道,“胆子这么小,还敢半夜出门蹦跶?”

    柳昭听到熟悉的声音,抱头下蹲的姿势僵硬了一下。

    “阿、阿姐——”

    柳昭这回不止吓得魂飞魄散了,险些忘了怎么说人话。

    “回家吧,城内虽没有宵禁,但你一人在外还是不安全的。”

    姜芃姬左手握着战神刀,右手微微叉腰,靠着墙根,上身面向柳昭的方向前倾几度。

    “啊?啊!”

    柳昭双腿腿软地站起来,眼睛滴溜溜瞄向战神刀,生怕下一秒刀锋就吻上自己的脖子。

    小媳妇一般跟在她后头走了两步,柳昭垂着脑袋时不时抬头看看姜芃姬的背影。

    “那个……阿姐——小弟找渊镜先生并无任何不好的意思——”

    姜芃姬哼了一声,“我知道,你若是敢透露半丝野心,先生就该找我了。”

    虽然渊镜先生没有明确表态,但他的确是姜芃姬这边的人。

    因为这世上,唯有姜芃姬才能帮助渊镜先生实践他的“道”而柳昭做不到。如果柳昭真有野心,他拿不出比这还要贵重的筹码,他是不可能劝说渊镜先生倒戈的,还会暴露自己。

    姜芃姬也相信柳昭不会干这么蠢的事情。

    “阿姐。”柳昭想起渊镜先生和亡母古敏的话,深吸一口气,问道,“小弟想求你个事儿——”

    姜芃姬笑道,“我拒绝。”

    “额?”柳昭哽了一下,“为何?阿姐还没听小弟说完呢。”

    “我这人很好说话,只要不触犯我的性命、尊严、原则,一切都好商量。反之,没得谈。”

    柳昭住了嘴,整个人看着有些恹恹的。

    姜芃姬一手摁在他脑袋上,笑道,“这么颓唐做什么?来,给阿姐笑一个。”

    柳昭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别多想,说不定你所求的事情,结果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糟糕呢。”

    姜芃姬意有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