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31:备战,休养生息(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说这话的时候,卫慈的眸子闪耀着星星点点的笑意,宛若群星散落的银河。

    姜芃姬啧了一声,一把抬手将那小东西提了起来。

    对方乖乖怂着,大脸盘脸蛋耷拉着,半圆的耳朵动了动,冲着姜芃姬可怜巴巴地眨眼。

    “养了也有一阵子了,怎么还是这么大?”

    掂量一下,体重比之前重了一些,但按照食铁兽的生长规律,明显不合常理。

    卫慈道,“慈让有经验的兽官瞧过了,它身体十分健康。”

    “健康的?”姜芃姬说,“啧——来历不明的小玩意儿,长不大也正常,你养着也方便。”

    成年的食铁兽站立起来几乎和人等高,体重也重,性情凶悍无比,卫慈养着它不安全。

    若这家伙长不大,始终维持这模样,养着也无妨。

    姜芃姬把它放到背篓里,小家伙俏生生趴着背篓边沿,探出半个脑袋,暗中观察。

    卫慈主动帮姜芃姬把文书分类,方便她处理公文。

    这般配合,原本需要大半夜才能搞定的文件一个时辰就弄完了。

    姜芃姬放下笔,甩了甩酸胀的手腕。

    工作那么久,眼睛酸涩,小腹饥饿,若此时有一份美食出现,再妙不过了。

    正想着,一阵蛋香飘入鼻腔。

    “子孝什么时候出去的?”姜芃姬抬头,见到卫慈一手提着照明的灯笼,一手端着飘满蛋香的蛋羹。嗅着食物的芬芳,她的口腔分泌出渴望的涎水,“还是子孝懂我,可把我饿到了。”

    卫慈放下食盘,“方才见主公工作太入神,慈便没有惊扰,借用院内小厨房做了些夜膳。”

    姜芃姬在食铁兽渴盼的眼神下,三下五除二,将那碗蛋羹吃了个精光。

    “子孝的手艺太好了,真想将你快些娶回去。”

    姜芃姬嘴里嘟囔,意犹未尽地舔唇。

    卫慈将这句话忽略过去,他道,“时辰不早了,主公也该回去了。”

    姜芃姬用帕子抹了嘴,无赖般滚到了卫慈床榻,蹲在背篓里的食铁兽也手脚笨拙地爬出来,扭着丰满的臀,一点一点蹭了过去,姜芃姬抬手将它抱了个满怀。左手将食铁兽抱在怀中,右手将掀开被褥一角,对着卫慈啪啪啪拍打床榻另一侧。眼睛乌黑水亮,瞧得卫慈耳根发烫。

    卫慈叹息一声,紧了紧寝衣,慢慢挪到床榻,四肢僵硬地躺下。

    “子孝的身体好了很多,以前烫进被窝总觉得来了个冰棍儿,这会儿终于有些温度了。”

    姜芃姬用脚蹭了蹭卫慈的小腿。

    如果说卫慈是移动冰箱,她就是到处蹦跶的火炉。

    对于卫慈而言许久都暖不好的被窝,她躺一会儿就能烘得暖意融融。

    当姜芃姬光溜溜的脚丫碰到他的小退,那温度似要将他烫伤。

    “主公——”

    姜芃姬道,“唉,子孝你可真是君子。圣人也说食色性也,不论男女一定年纪便渴慕异性,这是很正常的现象。我看子孝后院没有妻妾或者男宠,你若有了感觉,难道还要自力更生?”

    卫慈眼观鼻、鼻观心,一副老僧入定的姿态,姿势标准地平躺在床榻一侧,纹丝不动。

    姜芃姬内心一叹。

    有些时候,她都忍不住想怀疑自己的判断。

    哪个男人面对女人的挑拨还能镇定自如?

    柳下惠?

    不存在的!

    姜芃姬忍不住将手往下面摸索,吓得卫慈脸色红得能滴血。

    “主公!”

    姜芃姬无辜道,“这不是担心你的身体么。”

    卫慈:“……”

    前世孩子都有两个了,没什么可担心的!

    别看卫慈很轻松,实际上也是用了莫大毅力才克制住的。

    他道,“明日一早还有沉珂政务,主公还是早些歇下吧,养养精神。”

    姜芃姬暗暗翻了个白眼。

    某些时候她倒希望自己不是什么劳什子的军团长,不用遵守联邦数万条规章制度。

    鲜美可口的食物已经近在咫尺,张嘴就能收入嘴中,嚼个稀巴烂,偏偏碍于原则无法下手。

    “嗯,睡!”

    她觉得——

    也许卫慈没憋出个好歹,她要破了自己的原则了。

    一夜无梦至天亮,姜芃姬偷偷摸摸扛着一个背篓的文书回了府衙后院,装作刚醒的样子唤侍女进来梳洗穿衣。吃早餐的同时,姜芃姬准时打开直播间,屏幕上的弹幕全是“早安”。

    姜芃姬推开门,金色的阳光泼洒大地,照在人身上,让人心情舒畅。

    “很好,继续忙碌,尽量争取早些放年假!”

    姜芃姬给自己打气,帐下文武表现得兴致缺缺,倒是韩彧、谢则和秦恭郑重其事地应“是”。

    呵呵——

    年假?

    不存在的!

    丰真、杨思这些老油条耷拉着脸,一副睡眠不足、用肾过度的模样,时不时还打着哈欠。

    亓官让也顶着厚重的黑眼圈,不过他拿着扇子,想要打哈欠的时候就举着扇子遮住半张脸。

    风瑾和徐轲二人也是叫苦不迭。

    作为留守后方的成员,他们身上任务并不轻,不仅要维系战场后勤的补给,还要顾虑各个治地的发展和建设情况。好不容易让一切上了正轨,岂料主公班师回来,他们又被政务活埋。

    话说——

    主公就不能待在外头过年么,非得跑回来?

    徐轲目光带着死寂,他跟着主公快十个年头了,自打东庆地动那年开始,他便没有享受过年假的滋味。旁人一家团圆,吃着年夜饭,一家守岁,他只能匆匆扒两口饭,继续忙碌。

    大*****子!

    年假什么的,根本不存在!

    不知情的韩彧摩拳擦掌,谢则和秦恭也是跃跃欲试。

    其他诸侯都是挑春秋两季练兵,姜芃姬这边却是不同,练兵大多集中在冬夏两季。

    冬夏两季,军营上下没有歇息,练兵也会进入高强度状态。

    谢则和秦恭两个新降的武将可以趁此机会多多了解陌生的军营制度,方便他们以后掌兵。

    秦恭在丸州过个年就要带兵去浙郡,长期驻守此处练兵。

    按照如今的形势,姜芃姬打黄嵩的时候,必然要就近抽调浙郡和沪郡兵力。

    秦恭此去任务繁重,他下更多苦功夫,做好准备。

    随着除夕的日子一天天邻近,丸州等地渐渐多了年味,各家各户门前挂起了红绸红灯。

    热闹的氛围让整个冬日都染上了暖意。

    金鳞书院的学生穿着蓝白校服,外头罩着红艳艳的保暖袄衣,小脸被寒风吹得红通通的。

    “父亲,您怎么来了?”

    虽然穿得很厚实,但身量慢慢长开的丰仪已经有了贵公子的气韵,瞧着也不臃肿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