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33:备战,休养生息(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丰真自以为的幽默打趣,惹来自家儿子冷冷一眼。

    “父亲慎言,长生还年幼,她懂什么。”

    丰真嘟囔道,“说得好像你就很懂一样,要不要——为父带你去开开眼界?”

    自家儿子都已经有过梦泄了,有些事情提前知道也没坏处。

    男孩儿有了梦泄,这便意味着有了传宗接代的能力了。

    打趣归打趣,丰真知道自家儿子自小体弱,真要成婚传承子嗣,那也该等弱冠之后。

    丰仪道,“父亲——”

    丰真回,“什么?”

    “一刻钟时间到了,孩儿先行告退,其余诸事待回府再详谈。”

    说罢,丰仪起身走了,留给丰真潇洒冷漠的背影。

    丰真:“……”

    (╯‵□′)╯︵┻━┻

    这绝对不是劳资的亲儿子!

    丰仪步伐轻盈地回了教室,神情仍是波澜不惊,隐隐能窥见出日后的风采。

    他一路穿过长廊,书院内栽种的矮松覆盖着一层白雪,几个身着蓝白校服的身影在假山、长椅、长桌旁或坐或倚,手捧一本竹简或者竹纸裁成的书本,清脆的读书声飘入耳廓——

    每每瞧见这样的情形,丰仪的心情都会雀跃几分,好似身体都轻便了。

    他径自推开教室的纸门,弯腰换上干净的足袜和木屐,走至自己的席位落座。

    刚坐没多久,一个身影也偷偷摸进这间教室。

    “丰伯父寻你有什么事情呀?”

    长生一手长开课本挡住脸,表面上坐得端正,私底下与丰仪悄悄话。

    “父亲与秀姨娘的好事将近了。”丰仪回答。

    长生嘟了嘟嘴,问道,“好事将近?”

    丰仪道,“等他们成了婚,秀姨娘便是主母了,我要唤她母亲。”

    长生比丰仪小了差不多半轮。

    她再聪慧懂事,很多事情也不能理解透彻。

    “可、可她不是你母亲啊——这是又多出一个母亲?”

    丰仪道,“是啊,不过父亲更加重要一些。”

    长生眨着眼,眼底写满了不解。

    丰仪道,“母亲故去多年,父亲年纪也不算太大,等我弱冠成婚,难不成留父亲一人待在家中孤苦?趁着他还年轻,早些找个知心人陪着,以免晚年无人照顾。儿女再贴心,总归有另一个家庭要照料,照顾起来也不如妻子体贴。父亲成家定下心,我也能了却一桩心事。”

    长生听得迷糊。

    明明已经有一个母亲了,还要给自己找另一个陌生女人当母亲,心里真的好受?

    她试想一下——

    假如自家父亲带了一个陌生女人当她母亲,她肯定会很难过的。

    丰仪瞧出她的心思,“未来长久陪伴我的人不会是父亲,同样,陪伴父亲的人也不会是我。”

    长生苦着脸,婴儿肥的雪肤透着几分红晕。

    丰仪忍不住戳了一下,肥肥的脸蛋一下子就凹进去一小块。

    他道,“等你再长大一些就明白了。”

    长生苦恼道,“唉,不想明白,丰仪小哥哥替长生明白就好啦。”

    丰仪道,“嗯。”

    准时下学,丰仪先将长生、孙兰和亓官静慧几个小孩儿送回各自府邸。

    所幸各家府邸距离都很近,最远的也只是一条街,他日落之前便回了家。

    回府之后,丰仪唤来管家商议自家父亲的婚事。

    不过——

    “这些日子,似乎没瞧出他们二人有什么交集,为何父亲突然就——”

    管家面皮抽了抽,他不知道该不该对自家小郎君说一说成人世界的东西。

    丰仪瞧出端倪,追问道,“难不成发生了什么事情?”

    管家道,“前两日,兰亭公赐下前年新埋的果酒。老爷对那位夫人有意已久,便用此物邀请万夫人前来赏雪,本意是想拉近距离,谈谈家常。岂料……那酒不似寻常米酒或者清酒,又烈又辣,后劲极大。老爷自诩狂饮千杯不醉,根本没有节制,一时不慎喝多了些——”

    寻常的清酒或者米酒,稍微有些酒量的就能做到千杯不醉。

    说是酒,度数只比白开水高一点点。

    哪怕是从不饮酒的女子也能喝个一两壶。

    两个心大的还以为是寻常的酒——

    月色清亮、雪景撩人,二人酒意上涌,彼此之间又只隔着一层窗户纸儿——

    顺水推舟便滚到一块儿了。

    虽说有些意外,但战争时代本就没什么节操可言,二人又是男未婚女未嫁,开个车也正常。

    万秀儿本想将此事瞒下来,倒是丰真借着这个机会提了婚事。

    前者是寡居的妇人,亲眷长辈都不在身边,她的婚事自己就能做主。

    丰真身边却有个已经快长成的儿子,若是再婚,必然要征求一下丰仪的意见。

    丰仪听后,面色沉了两分。

    “荒唐!”

    还未成婚给人名分便出入异性闺房,做出这等有损人家清誉的事情,父亲可真是够浑的!

    管家默不作声,好似没听到丰仪怒叱父亲荒唐。

    子不言父过,哪怕丰真做得再不好,以当下风气来讲,丰仪也不该这么贬低他。

    冷静之后,丰仪让管家去拿丰真私库的账本和公家账本。

    尽快将人娶回来吧,不然闹出人命可不妙。

    管家对此倒是不担心——

    “老爷成婚数年之后才有的小郎君呢——”

    因为丰真先天体弱,所以影响了丰仪。

    更别提丰真还嗑过一阵子寒食散,虽然戒了又老老实实养了几年身体,但总归有些影响。

    一发入魂?

    不存在的!

    听闻那位万夫人身子骨也有些问题,这俩人搞出人命,几率怕是不大。

    丰仪道,“保不准就有了呢?”

    知父莫若子,依照丰真的脾性,好不容易开了荤,说不定还会做出夜宿香闺的荒唐事儿。

    一次没有,多来几次保不准就中了。

    管家无言以对。

    小郎君这话也很有道理呀!

    金鳞书院年假快开始了,丰仪每天有大把时间去准备父亲和继母的婚事。

    他忙得脚不沾地,反倒衬得两个当事人没什么用。

    万秀儿不似丰真那般厚脸皮,反倒有些不好意思。

    丰真道,“不用多心——现在让他练练手,以后方便娶风怀瑜家的闺女,免了我替他操心。”

    万秀儿:“……”

    当儿子的没捶死这老子,绝对是亲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