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37:备战,休养生息(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杨思道,“总归吃不死人,全是一样的东西,不过是时令不一样罢了。主公便是要做到常人所不能做的事情,违反时令的果蔬自然也归类其中。再者,冬日其后本就燥热,摄入过多肉类干货,这对养生有害。暖炕果蔬真有不好的地方,那也是人力耗费大,无关乎其他。”

    杨思这么一说,韩彧立马想起姜芃姬招揽他的时候说过的话。

    她家主公的志向是创造一个旁人所不能想象的世界,吃些违反时令的果蔬能算大事?

    说不定,这还只是开胃小菜。

    韩彧道,“倒也不是担心这个,只是担心主公被人攻讦奢靡。”

    暖炕并非丸州首创,北渊那边就挺流行这玩意儿。

    不过用得起暖炕的人家,多半是富户,普通百姓只能梦里想想。

    有了暖炕,暖棚技术自然也差不远。

    按照史书记载,数百年前就有这项技术了,专门供应皇室成员。

    暖棚技术虽能颠覆是时令,让贵胄在不合时宜的季节吃到新鲜果蔬,但这项技术耗费太大,曾有皇帝认为这么做太过奢靡,于是下令禁止。久而久之,这玩意儿就渐渐成为了历史。

    与其说众人抵抗的是“违反时令”和“事出反常必有妖”,倒不如说觉得暖棚太奢侈了。

    文人也是要脸面的,当着面说人家暖棚太奢侈,这不是直接打了顶头上司的脸?

    于是,他们另辟蹊径,换了另一种说辞。

    “主公还算奢靡?”杨思笑道,“文彬不用担心,孝舆那边说了,暖棚支出全是走主公的私库。主公不过是想弄好新年宴,让大家伙儿在冬日吃到新鲜果蔬,并没你想得那么严重。”

    要是有人觉得违反时令的果蔬吃了有毒那就别吃喽。

    反正杨思是准备吃个够本。

    韩彧只能无言以对。

    主公开心就好——

    新年宴如期举行。

    这一天一大早,姜芃姬就被卫慈从被窝挖出来,侍女将准备好的九章冕服给她换上。

    姜芃姬穿着厚重的九章冕服,登上内城城门祭天祈福,城下乌压压的人群对着她高呼。

    九章冕服,皂衣绛裳,珊瑚垂旒,玉饰佩剑——

    若非服饰不一样,百姓们甚至想高呼万岁。

    虽未这么做,但山呼海啸般的动静也让人看得热血沸腾,浑身鸡皮疙瘩撒了一地。

    祭天完毕,这一日的欢庆正式拉开帷幕。

    白日的集市已经热闹非凡,一到了夜里,街头巷尾全是摩肩接踵的百姓。

    灯火通明,似火树银花。

    游行的艺人巡街表演,有人穿着戏服踩高跷、有人跳着欢快的舞步、有人敲锣打鼓踩着拍子哼唱调子……城内各处皆有灯会,商贩扛着货品走街串巷,孩童嬉闹大笑——

    饶是再清高的士子,瞧见这般热闹盛世的场景,他们也忍不住走入人群。

    外头热闹非凡,姜芃姬精心准备的新年宴也开场了。

    前一年过年正值打仗,不少人都是在外头草草过的。

    今年势力更上一层楼,姜芃姬只差龙袍披身便能登基为帝,此次新年宴的意义格外不同。

    徐轲、亓官让等人携着一二家眷在指定席位落座,有妻子的带妻子,没妻子的带儿子、女儿或者孙子。若是两者都没有的——嗯,那就跟杨思一样带着空荡荡的胃来——

    这种正式的场合,没有哪个不长眼的蠢货会将后院上不得台面的妾室带来添堵。

    姜芃姬坐在席上往下一瞧,顿时乐了。

    不瞧不知道,一瞧吓一跳。

    她帐下众人成婚的成婚,有孩子的有孩子,几乎没几个是孤家寡人。

    丰真这个浪子过了年也要成婚了,要是努力努力,说不定丸州下一代又要壮大一波。

    姜芃姬不仅仅是主公,更是这群小屁孩儿的长辈。

    她让人将事先准备好的红封全部发了下去,算作孩子的压岁钱。每一只红封里头都装了足量金子制成的金裸子,金匠将它们打造成各种憨态可掬的动物形象,十分讨人喜欢。

    这群小娃在丰仪的带领下齐刷刷给姜芃姬拜年。

    “新年安康——”

    祝福声起起落落,不少孩子还说得磕磕绊绊,偏偏他们奶声奶气的,让人瞧了就喜欢。

    “新年安康,万事大吉。”

    姜芃姬郑重回礼,几个年长的孩子红了脸颊,年幼的孩子茫然转着脑袋,望着自家家长。

    瞧着这般喜乐亲善的场面,韩彧心中满是说不出的滋味。

    此次新年宴,他带了妻子和膝下的嫡长子。

    妻子全程心不在焉,面上的笑容虽然没有破绽,但偷偷望向姜芃姬的眼神却很是不敬。

    嫡长子跟着孩子军拜了年,手里拿着厚重的红封归了席,双颊绯红,眼底带着兴奋之色。

    他正要和韩彧说话,母亲韩夫人一计眼刀飞了过来,吓得孩子肩膀一缩,静若鹌鹑。

    韩彧道,“新年宴,莫要失礼。”

    韩夫人头也不回,抬着帕子掩唇道,“妾身这是管束儿子莫要失礼,哪里做错了?”

    韩彧道,“主公本意是为了联络众人感情,夫人无需这般约束孩子,大节无过即可。”

    他瞧见几个收了红封的孩子笑着与各自家长笑谈,瞧着倒是挺温馨乐呵的。

    此次新年宴便像是一家子聚会,哪里有那么多礼节?

    韩夫人阴阳怪气道,“郎君还是谨慎些,倘若日后出了什么事情,再小的过错都是大错。”

    韩彧嫡长子瞧着父母对话,一时有些坐立难安。

    虽不懂他们讲了什么,但二人之间的气氛让他有些难受。

    韩彧只能不去管韩夫人了。

    反正依照她的脾性,她也不会在新年宴上做出太出格的举动。

    有什么事情,等宴席结束回房再说。

    戏坊安排了好几出热闹的新戏,参与表演的都是演技最好的角儿,众人看得津津有味。

    等气氛炒得差不多了,接着便是众人自带娱乐节目。

    弹琴、舞剑、书法、吟诗、作赋——

    撞了节目不可怕,谁差谁尴尬!

    韩夫人赞同这些人的文采,但对他们大庭广众表演的举动颇为不屑。

    她笑着问韩彧,“难道兰亭公不下场与民同乐么?”

    姜芃姬耳力惊人,自然没错过席位靠前的韩彧夫妇的动静。

    她道,“自然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