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38:备战,休养生息(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自然有的?

    有什么玩意儿?

    除了韩彧,其他人一脸莫名其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自家主公为何突然冒出这话。

    这群家伙沉迷于先前的表演,一个个明面上笑嘻嘻,内心已经将彼此损得一无是处,自然没有注意到韩彧夫妇的对话。韩彧却惊得汗出如浆,心中猛地一个咯噔,面上血色全无。

    韩夫人也被惊了一跳,颇有些花容失色的窘迫,根本不敢抬头和姜芃姬的视线对上。

    韩彧的席位不算很靠后,但也没有太靠前,距离姜芃姬还有十余丈的距离。

    夫妻二人说话都刻意压低了声音,除了乖乖端坐的嫡长子,应该没有旁人听得见。

    韩夫人性格倨傲,但也不是没有半点儿眼色。

    私底下说姜芃姬不好和背着她说坏话却被抓了个正着,二者截然不同。

    饶是韩夫人见识广泛,经历过无数大大小小的士族宴席,有着超高手腕应对各个突发事件,此时也忍不住心中打鼓。那条能说会道的舌头像是打了结,半个字都吐不出来——

    额头冒出细细密密的薄汗,哪怕脸上涂抹了胭脂,照样遮掩不住她面上的仓皇。

    她从小便是贵族女眷圈子里的焦点,人人都捧着她、让着她,她的头颅一向是高高昂起的,此时却因为另一个女人寥寥四个字,惊得浑身冒汗,心惊胆战。惧怕的同时又恨又气又怨。

    奈何,不管士族世家如何鄙薄眼前的柳羲,这都无法改变她一跃成为最强诸侯的事实。

    而她——

    她再怎么厉害有手段,那也只是内宅比较横,搁在姜芃姬面前根本不够看。

    “你们这是怎么了?”姜芃姬没有将目光放在韩彧夫妇身上,若是她这么做了,在场这群人精还不都知道了,反而让韩彧难做人,姜芃姬体贴地给韩彧解了围,“我只是突然想起子孝新年宴前问我的事儿,方才他又给我打眼色……唉,生怕我赖了他,违了先前的诺言——”

    卫慈陡然被点名,面上没有丝毫的异色,反而笑着接了话茬。

    “主公,这可不怪慈提醒,盼了多时的,自然惦记着——”

    今日的卫慈换了一身颇为喜气的暖色调厚衫,平白冲淡了原来的疏离之气,用直播间观众的话来说就是今天的卫慈贼亲和、贼接地气。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接得上话。

    众人不疑有他,毕竟卫慈和姜芃姬的配合天衣无缝,除了韩彧夫妇,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反倒是坐在对策的几个文臣人精,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毕竟,韩彧夫妇反应再快,总归还是留下了蛛丝马迹。

    亓官让收回视线,眉头微不可察地轻皱一下,正巧此时手中一空,他低头望去。

    自家闺女“偷”他的羽扇,手还未伸回去,尴尬地停在了半空。

    “静慧——”

    亓官让薄唇轻启,闺女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将羽扇重新放回他手中。

    “阿娘说得没错,这扇子便是爹爹的命根子,时刻都离不得身。”

    外头的积雪还没化呢,宴席上烤着火,唯独自家父亲画风不同,手中还拿着扇,不但拿他还扇,无情地吹走了她身边的暖气。要不是太冷了,她也不会偷偷摸摸去“偷”爹爹的扇子。

    亓官让神情添了几分尴尬,抬手将扇子往腰后一放。

    毕竟是多年的习惯,手中不拿点儿什么东西,总觉得浑身上下都不得劲。

    亓官魏氏瞧出他的尴尬和不自在,主动将自己的手递了过去。

    这对夫妻借着宽大袖子的掩护,旁若无人地牵着小手,一时间岁月静好。

    亓官静慧将他们的互动看在眼里,莫名有些异样的感觉。

    “静慧?”

    孙文蹲在北疆(北州)干了快两年,因为新年宴,他特地回了一趟丸州,顺便述职。

    可爱的小孙孙兰兰乖巧地坐在他身边,让这位老人家感觉前所未有的幸福。

    不过——

    孙兰这孩子却坐不住,总是小幅度扭着,脑袋时不时往身边的席位瞅去。

    亓官静慧听到孙兰喊她,暂时将那种奇怪的情绪抛到脑后,笑着回应小伙伴的呼唤。

    孙文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兰兰很喜欢那位小姑娘?”

    孙兰红着脸腼腆道,“静慧可好了,经常照拂孙儿,孙儿当然喜欢。”

    孙文道,“喜欢归喜欢,可那亓官文证不好对付——”

    孙兰疑惑不解。

    他喜欢静慧跟静慧的爹有什么关系?

    “以后会知道的。”孙文憋笑道,“你要是喜欢,平时多和那个小姑娘相处,不要欺负人家。”

    孙文也发现了,这两年自家孙儿的性格变得外向乐观了很多。

    作为一个孙控,这世上没什么比孙儿更重要的存在。

    孙子喜欢的,那就是他喜欢的。

    亓官让有些难对付——

    但也不是不能对付!

    这对爷孙低声浅谈,隔了一段距离的亓官让似有所感,余光瞥了他们一眼。

    这时,亓官让听到自家主公说了一句——

    “今日这个表演,还需找子孝借点儿东西。”

    亓官让注意力立马转回酒席,自家主公从席上起身,似乎要表演什么。

    姜芃姬找卫慈借东西,他哪会拒绝?

    一路开绿灯,姜芃姬顺利借了卫慈的笛子以及他的“闺女”。

    众人皆惑,卫慈什么时候有了闺女?

    他连老婆都没有呢!

    难不成是打仗的时候折腾出来的私生女?

    几个知情者看看卫慈再看看自家主公,生怕好好的新年宴变成修罗场。

    当事人卫慈先是诧异,旋即露出几分难以言说的神情,耳根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便红充血。

    卫慈曾调侃那只食铁兽是姜芃姬的闺女,这会儿姜芃姬当众调侃回来,岂不是说这食铁兽是他们俩的闺女?旁人不知细节,纯粹看个热闹,作为知情者的卫慈却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大庭广众之下被人调戏,羞得他无地自容。

    没多一会儿,侍女抱着一只黑白相间的团子上来,那团子睁着黑溜溜的眸子,纯澈干净。

    刚落地,它扭着臀儿,快速爬向熟悉的人。

    姜芃姬笑着接过一支玉笛。

    丰真等人见此情形,脑中茅塞顿开,猛地想起沧州高越族那一战,自家主公的笛声可谓是“天籁”!虽说能御兽,但主公的音乐才华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倘若大庭广众之下奏乐……

    众人已经预料到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