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39:备战,休养生息(十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嬉笑着道,“今儿与民同乐,倘若吹得不好,你们可别嫌弃。”

    众人:“……”

    这还用说么?

    自家主公笛音如何,心里没点儿ACD数?

    姜芃姬将玉笛横在唇边,一曲欢快的曲子倾泻而出。

    她别的不行,但模仿能力和记忆能力一流。

    自打高越族之战结束,卫慈便私底下教她奏笛,毕竟总不能回回都乱吹吧?

    姜芃姬是个大忙人,抽不出多少时间去学,迄今为止只会那么一曲。

    哪怕只会一首,勉强能用来应付。

    众人和直播间八十五万咸鱼都已经做好魔音灌耳的心理准备,岂料笛音响起,根本不难听。

    其他人懵逼脸,卫慈却是扬唇浅笑。

    虽说技艺平平,奈何他家主公还会“御兽”,倒是给这首曲子增色不少。

    笛声响起,原先往卫慈怀里钻的食铁兽像是受了什么召唤,大脸带着几分迷茫。

    众人瞧见它用两只前爪捧着一盘果子,两只后腿站立行走,一步一晃围着姜芃姬绕圈,一边绕圈一边用两只后腿踩着拍子,口中嘤嘤声哼着曲调,直至一曲结束,那食铁兽似成精一般,对着姜芃姬点头弯腰作揖,高捧果盘,一副虔诚的姿态将果盘递到她面前。

    姜芃姬没有接,它便将果盘放下。

    “下去吧。”

    食铁兽仿佛听懂了她的话,一扭一扭走向卫慈,扒着他的膝盖爬入他怀抱,寻了个舒服的姿势,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睛睡了。姜芃姬笑着收起玉笛,弯腰将果盘拿起放回卫慈的食案。

    众人久久无法回神,看了看姜芃姬再看看那只呼呼大睡的食铁兽幼崽。

    莫非这只食铁兽成精了?

    如此通人性?

    姜芃姬笑着道,“不过是区区御兽小技巧,拿来娱乐还行、逗君一笑。”

    众人久久不能从刚才的节目回过神。

    哪怕姜芃姬的曲子算不上精妙,但有了食铁兽的表演加盟,仍旧让整个节目产生了质变。

    不仅没有出丑,反而给自身添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这个时代的人还是很迷信的,姜芃姬表现得越不平凡越好,自然也会越出彩。

    她小露一手,没见过“世面”的文武众人都被哄住了,直播间的咸鱼却生活在信息爆炸的时代,自然没有那么好糊弄。姜芃姬表演刚结束,直播间弹幕宛若井喷,全都为她双击666。

    【顾梦九】:主播终于亮出玛丽苏光环了,最好亮瞎他们的眼!

    【小灰圆滚滚】:主播不仅把慈美人他们亮瞎了,宝宝的眼睛也要被亮瞎了。那只胖达才多大,哪怕从娘胎开始受训都不可能表现得如此人性化吧?再者,它们也不习惯用两只后腿站立行走,这对它们身体不好,这只小胖达却做得如此流畅自然,绝对是成精的胖达精!

    【落雨踏花行】:它和主播配合超好,刚才还哼着调子呢,这不是成精是什么?

    【妖精女王的绯红】:建国之后动物不许成精诶。

    【偷渡非酋】:主播那边又没有这条“天道约束”,说不定是成了精的。你们难道没有发现,这只胖达就是很久之前在直播间露过面的胖达。以前那么小,现在过去快一年了,还那么小。

    众所周知,幼年胖达出生之后,变化是相当大的。

    屏幕这只胖达的年纪明显很小很小,瞧着也才三五个月大。

    姜芃姬笑而不语,没有解释其中秘密。

    这只食铁兽当然没有成精,它的举动都是受了姜芃姬的控制。

    将精神力化为无形的力量,操控食铁兽做出她想要的动作,真相就是那么简单。

    姜芃姬不解释,众人只能将表演效果归咎于神奇的“御兽”和“胖达成精”两个可能。

    她难得下场表演,文武重臣自然很给面子,捧她的场。

    新年宴的气氛又恢复如初。

    韩夫人见状,表情像是涂了一层石膏,变得无比僵硬,心里也浑然不是滋味。

    她反省了一下,她觉得自己的错大概就是表现过于明显,这才让人抓了把柄。

    倘若方才再谨慎一些,倒不至于出这么大的糗。

    哪怕姜芃姬贴心替韩彧解了围,这事儿搁在韩夫人眼中却是打了她的脸。

    看似没有揭穿,实则将她的颜面撕下放在地上踩。

    心口闷得喘不过气,韩夫人的面色越来越差。

    韩彧道,“这般你满意了?这是新年宴,收敛着点儿!免得失了仪态,让人看了笑话。”

    别的话韩夫人听不进去,但事关仪态颜面的话,她听得真真儿的。

    韩夫人心中再有怨气,她也不敢发作,只能硬生生咽回去。

    姜芃姬一面笑着和众人说笑,一面暗中瞧了一眼韩彧夫妇的情况。

    这对夫妻似乎不怎么和睦?

    不过——

    毕竟是韩彧家事,他作为男人会处理好的,她身为外人又是主公,实在不好插手。

    吃饱喝足之后,姜芃姬又带着众人看了好几处热热闹闹的新戏。

    有的新戏温馨快乐、有的新戏纯粹是逗人笑的,类似于相声小品。

    时间差不多了,姜芃姬就让他们各回各家,待在家里陪着家人一起守岁。

    韩彧嫡长子是头一回过这样的年,脑子里还在回味方才的新戏内容、想着刚认识的同龄人。

    韩夫人坐在车厢内默不作声,她与韩彧之间隔了好几个拳头的距离。

    韩彧道,“开年之后,为夫打算将孩子送入金鳞书院启蒙。”

    “金鳞书院如何比得上妾身娘家的族学?”韩夫人眉头一皱,“那种地方启蒙,误人子弟?”

    韩彧动了些火气,他道,“恩师也在书院任教,如何会误人子弟!”

    韩夫人不言语,但从她眼神和神情来看,她是不认可韩彧的。

    金鳞书院又如何?

    吹出来的名头,底蕴如何能与累世功勋的士族相比?

    偏偏丈夫还不理解她,她越想越是委屈。

    为了当好贵妇典范,她提拔韩彧婚前伺候过他的丫鬟,还给她们脸面,善待她们的子女。

    她为了家庭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地付出,偏偏换不来韩彧的理解和尊重。

    韩夫人强硬地道,“郎君若要拿孩子前程谄媚迎上,作践谁都行,动不得妾身的命根子。”

    后院的庶子庶女去那劳什子的金鳞书院就行了,反正是上不得台面的庶出,跟着一群家世低贱的贱民子女同窗学习也算埋没了他们。要是让自己的嫡出长子去,她得哭死!

    韩彧气得面颊铁青。

    一旁的嫡长子在低气压的笼罩下默默垂首,不敢去看自己的父母。

    “此事,容不得你任性胡闹!”

    韩夫人冷笑道,“郎君当真心狠似铁,要作践你我嫡子?”

    韩彧道,“这不是作践,为夫深爱尚且来不及,如何会害他?”

    韩夫人心灰意冷,怒急之下,她直接和韩彧分府而居,丢下父子两个守岁,自个儿早早歇下。

    韩彧长叹,但他拿这位夫人还真没办法。

    “以后去了金鳞书院,礼待同窗切不可傲慢——”

    守岁之时,韩彧温声叮嘱嫡长子。

    嫡长子性情温和,乖巧应下。

    “嗯,儿子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