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41:战事将起(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大概连老天爷看不过丰真如此得意,这家伙成婚刚歇了三天婚假就被紧急召回了。

    丰真心玩野了,他和万秀儿正热乎呢,巴不得天天凑一块儿,哪想理会冰冷冷的政务?

    “歇息够久了——”姜芃姬无情地说道,“你也该收心办正事了。”

    丰真狡辩道,“主公,这与先前说的不一样,这才三日啊。”

    李赟和上官婉成婚的时候,他们的婚假有多久?

    这事儿要一碗水端平啊,怎么能厚此薄彼呢?

    姜芃姬理所当然地道,“先前不是给你很长的假期去办理婚事了么?”

    丰真语噎,合着筹备婚礼的时间也算在婚假之中?

    仿佛看出丰真的心理活动,姜芃姬只差翻白眼了。

    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丰真请假筹备婚礼的时间可是年前最忙的时候,姜芃姬准许他请假,还把繁重的政务分摊给别人,这已经仁至义尽了。她要是让丰真再休半月或者一月的婚假,其他人怨气难平啊。

    开年之后便是春耕练兵,上下都忙碌成一团,没道理丰真能蹲在家中和娇妻你侬我侬。

    丰真的诉求被姜芃姬打了回来,他只能认命去点卯上班,整个人颓废得像是一条咸鱼。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要整他,丰真发现自己重新上班之后接手的事情都有些麻烦,难度在平均水准以上。他忙了两日,好不容易消下去的黑眼圈重新冒了出来,瞧着更加像“肾虚”了。

    “这群牲畜——”

    丰真面上笑嘻嘻,内心却是MMP。

    遇见这么一群没节操的同事,他是上辈子烧香烧少了?

    春耕紧锣密鼓地进行,姜芃姬主持春耕仪式之后便常驻军营,狠抓将士们的练兵。

    “兰亭公今年又要对人动兵了?”

    茶肆酒楼一向是八卦的发源地和交流场合,东庆境内被金鳞阁吸引过来的士人最喜欢在这些地方驻足停留,谈论实事、畅谈天下,若有了惊人之语,说不定就被兰亭公知道征辟了呢。

    尽管这个可能性很小,但做人也要有梦想啊,金鳞阁考核那么严苛,总有人喜欢另辟蹊径。

    古往今来,不少名士也是靠着这个被君主征辟重用的。

    随着练兵日渐紧张,不少士人也嗅到了风雨欲来的味道。

    “这、这去年刚打完打仗,百姓还未得到充足的修养,今年应该不会擅动兵戈才是。”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话题矛盾越大才越有趣。

    “不过,在下瞧这位兰亭公,她也不是喜欢安分的人。”某个年轻的士子冷笑道,“纵观兰亭公发迹之路,哪一次不是踩着敌人累累白骨爬上来的?说此人穷兵黩武亦不为过——”

    “穷兵黩武?这个结论未免太武断了,兰亭公也是被时势所逼,不得不这么做。”

    卫慈娱乐洗脑的手段可不是旁人能想象的,他为了让民心紧紧依附姜芃姬,请自动笔写了好几篇中短篇小说,大多都被改成了新戏演给百姓看。虽说戏中人物都用了别名,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原型是谁。针对姜芃姬几次动兵的理由,卫慈也接着新戏解释给百姓听。

    普通百姓只能看到跌宕起伏的剧情和凛然豪气的家国大义,那些士子则看到了风云形势。

    不管他们信不信,百姓对姜芃姬几次动兵征伐都表示了理解和支持。

    再者说了,他们家兰亭公打仗归打仗,她每次打仗也没弄得百姓民不聊生啊,军粮辎重都是提前囤积好的,再不成就开私库,她从未因为打仗而大肆剥削百姓,整什么苛捐杂税。

    姜芃姬尽可能保全百姓的人生安全和财产利益,百姓如何不爱戴她?

    “哼,愚昧。穷兵黩武便是穷兵黩武,近些年,年年大战……”

    他的话还未说完,便有人站出来反驳。

    “此话有些偏僻,在下虽不喜兰亭公,但也看不惯你如此诋毁污蔑。”

    那人手中折扇一扬,那风牵动头上发巾,颇有几分潇洒之意。

    他继续侃侃而谈,说得众人点头如捣蒜,“自打上京地动以来,天下大乱,青衣军、红莲教等邪派接连兴起,残害百姓无数。兰亭公临危受命,驱逐二贼,整合丸州,湟水会盟,北入崇州,南控浒郡,接连整合东庆北方之势,抵御北疆外祸。这之后,整个北方便风平浪静。再休整数年,兰亭公自持底蕴时机足够,这才发兵北疆,一举收复,哪来的穷兵黩武一说?”

    穷兵黩武是没有分寸的动兵打仗,透支底蕴,他们家兰亭公明显不是啊。

    她对北疆动兵也是挑了人家元气最弱的时候,明显是有计划有组织有预谋的。

    “……将北疆变为北州,自身也是元气大伤,面临四面环敌的窘境。那时若露怯分毫,必然遭群雄扑杀分食,焉有诸位此刻端坐茶肆,侃侃而谈之盛景?诛许裴,收浙、沪二郡,东庆大半已入囊中。此时若不乘胜追击,待黄嵩站稳脚跟,届时再想将其除去,那可就难了。”

    所有话总结下来,姜芃姬动兵都是有理由的。

    她动兵还不是为了让大后方的百姓能享受太平,大家不支持也别哔哔啊。

    这跟端起碗来吃饭,放下碗筷骂娘有什么区别?

    一番慷慨陈词,说得不少人面色或羞红或铁青,脸皮更薄一些的,直接甩袖走人。

    姜芃姬想动兵的念头连百姓都看得出来,更别提她的对头了。

    黄嵩这边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积极练兵备战,大举屯粮,颇有一触即发的意思。

    上上下下,秣马厉兵。

    当然,远古时代打仗不是想打就能打的,还要挑选合适的时机。

    春耕前后一段时间是不宜开战的。

    这个时代农作物种植效率和收成都很低,主食农作物基本是一年一熟。

    换而言之,要是错过了这一年春耕,那么之后一整年的收成就都没了。

    打仗不仅拼人还要拼粮食后勤,一旦断粮,还打个屁的仗啊。

    春耕之后才能开战,这算是约定俗成。

    纵然如此,留给黄嵩的时间也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