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42:战事将起(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治下领地弥漫着风雨欲来的气氛,练兵一日比一日勤快,谁都以为她要打黄嵩了。

    众人心里猜测她什么时候才动手,孰料姜芃姬远比他们想象中还要沉得住气。

    外界的风风雨雨没有影响到书院的气氛,学堂的朗朗读书声依旧轻快悦耳。

    在姜芃姬的建议下,金鳞书院制定每年开春之后招收新学生的规矩。

    外头大人忙碌春耕事宜,一批小萝卜头也通过蹭蹭选拔,成为金鳞书院最新一批学生。

    除了最低年级新生,其他班级也迎来几位“插班生”。

    不管韩夫人如此抵触反对,韩彧还是将三个适龄的孩子送入金鳞书院,他膝下共有三子一女,嫡长子和庶次子已经启蒙数年,庶长女年纪比庶次子小了一岁,年纪最小嫡幼子只有两岁,目前还牙牙学语呢。韩彧一口气将三个孩子都送进金鳞书院,险些将韩夫人气得晕厥。

    金鳞书院的夫子专门抽了半天时间考核三个孩子的学识储备。

    韩彧对嫡长子十分上心,启蒙也是他亲手教导的,之后又被送入韩夫人家族族学教导。

    庶次子虽不如嫡长子那么受重视,但启蒙也是请了有名望的老儒,功课很扎实。

    唯一的庶女也是请了女夫子教导的,攻克虽不如两个兄长,但也能入眼。

    金鳞书院夫子逐一考核,将他们三人分入三个不同的班级。

    韩彧嫡长子和丰仪一个班,这个班的主教夫子正是渊镜先生。

    “你叫什么?”渊镜先生将孩子领走,亲自送他去教室,顺便去上课。

    “晚辈韩润,拜见师公。”

    韩彧是渊镜先生的徒弟,这孩子自然要唤他师公。

    “私底下唤师公可以,但你在书院就是学生,老夫是你的夫子。”渊镜先生挺喜欢韩润,这孩子的眉眼酷似韩彧年少的时候,只是性情和韩彧像是两个极端,“你父亲忙于政务,多少顾不上你的学业。你若是有哪里不懂的地方,一定要多问问各位夫子,他们会为你解惑。”

    韩润的小脸带着几分迟疑。

    “晚辈若是唤您夫子,岂不是错了辈分?”

    这样的话,他和他父亲不是同辈了么?

    渊镜先生笑道,“这不算错辈分,谁说老夫教了你父亲之后便不能教你了?”

    韩润毕竟是刚来的学生,若是他称呼渊镜先生为“师公”,难免特立独行了些。

    书院其他学生出身大多不如他,此时再弄特殊,同窗之间不好相处。

    韩润乖巧地点头,亦步亦趋地跟在渊镜先生后面。

    渊镜先生将韩润的位置安排在丰仪身边,希望丰仪能帮着韩润更好融入陌生的环境。

    丰真成婚的时候,韩润跟着父亲去过丰府,他对丰仪这个同龄人印象十分深刻。

    如今成了同窗同桌,心下自然是喜悦的。

    金鳞书院的教学模式以及教学环境和族学迥异,韩润起初很不适应。

    所幸韩彧抓他功课抓得紧,他的功底很扎实,跟上课业进度不难。

    一天下来,韩润感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早上基本都是文化课,下午则是骑射武学课程。

    不知不觉,金乌西落。

    韩润注意丰仪的动作,将课本收入书袋。

    “收拾好了?”丰仪问他。

    韩润惊了一下,这还是丰仪头一回和他搭话呢。

    因为母亲性格的影响,韩润生性有些腼腆内敛,但又不同于孙兰的天真无害,行事间总有几分小心翼翼的味道。他不敢主动和丰仪搭话,没想到对方反而向自己招呼——

    韩润道,“嗯,收拾好了。”

    丰仪问,“听说,你家还有几个弟妹也在书院上学?”

    韩润抿着唇,答道,“嗯。”

    丰仪说,“正好,那就去接他们,再一道回府。”

    韩润眼底带着淡淡的疑惑。

    “接他们?”

    丰仪道,“金鳞书院不在住宅区,地势虽不偏僻,但人流众多。学生毕竟年幼,若是碰上心怀不轨的成人偷孩子,怕是防不胜防。你们是新生,还不认路,我顺道送你们回去——”

    韩润似要说什么,最后还是将话咽了回去。

    他一直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不让家中家仆驾车接送,反而要自个儿走呢?

    路上不是更容易遇到危险?

    丰仪安抚着道,“身边有保护我们的人,不用担心遇到危险。”

    韩彧的府邸是最近的,韩润三人先被送了回去,接着便是亓官静慧和孙兰等人。

    长生是最后一个。

    “刚才问了呢,韩润小哥哥和他的弟弟只差了五个多月——”

    丰仪道,“因为另一个是庶出,不是一个母亲生的。”

    长生道,“怪不得,他们走路都隔了好远,一点儿都不亲密。”

    丰仪道,“嫡出要是和庶出关系亲密了,那才叫有鬼。”

    “不都是兄弟么?”

    丰仪笑道,“兄弟也分什么情况,韩润性格不错,他对那个庶出弟弟没什么恶感,但人家弟弟可不这么想。嫡庶身份便是一道天堑,一个是正统,另一个却不是,差别大了去了。”

    长生道,“要是丰伯母以后有孩子了,生了个弟弟,那也是庶弟?”

    “不,那是嫡出!他会是我的亲弟弟!”

    长生内心疑惑。

    “唉,好难懂——”

    丰仪道,“长大就懂了。”

    长生走几步累了,干脆让丰仪背着走。

    “丰仪小哥哥以后也会有庶子么?”

    丰仪笑道,“不会,只会有嫡出。”

    因为是嫡长子头一回上金鳞书院学习,韩彧特地在家中等待。

    “书院如何?”

    韩润红着脸回答,“书院极好,同窗们也好。”

    虽说只上了一天,但韩润明显感觉出书院和族学的不同。在族学读书,夫子很难顾全所有学生的课业进度,韩润毕竟是外姓,族学的夫子总是先紧着家族嫡系,韩润有什么问题只能揣在肚子里,等着父亲或者私下找夫子解惑,课业进度虽然不慢,但学习效率的确很低。

    今天上学,韩润发现同窗二十多个同学的学习进度都差不多,夫子讲述的内容正适合他们。

    韩彧仔细听儿子讲述这一日的学院生活,心下松了口气。

    “若在书院碰见了难题,记得找夫子或者丰家大郎,他倒是个不错的。为父接下来会很忙,若受了委屈,不要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