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43:战事将起(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韩彧虽然是新降的,但姜芃姬很信任他,还将筹备军粮的事情交给他和徐轲。

    徐轲是姜芃姬身边的老人,办事能力自然不用说。

    这还是韩彧进入姜芃姬帐下之后领到的第一份差事,自然要办得妥妥帖帖。

    政务太忙,他没有多余的精力打理家事,最后只能请夫人出面。

    几番思量,韩彧对夫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试图缓解夫妻关系。

    韩夫人心里仍旧不痛快,但韩彧都亲自上门服软了,她只能咽下这口恶气,以图后谋。

    夫妻关系看似缓和,实则陷入冰点。

    韩夫人一有时间便在儿子面前贬低金鳞书院,这让韩润十分无奈。

    “母亲,金鳞书院大儒众多,时刻能为学子解惑,儿子以为待在书院学习比族学好多了。”

    韩夫人面色铁青,她道,“我儿年幼,如何分得清优劣好坏?族学是累世功勋积累下来的,全是前人的精髓,底蕴可不是寻常草台班子能比拟的。我儿待在这里求学,岂不是耽误?”

    韩润身为人子不能反驳母亲,只能忍着耐心听训。

    韩润毕竟是韩夫人生下的儿子,她怎么会不了解自己儿子?

    见儿子一副听之任之但不改之的模样,韩夫人只觉得胸口憋得更难受了。

    他的丈夫和儿子全都被人下了蛊不成?

    怎么如此向着一个破草台班子?

    韩润虽然没有被母亲洗脑,但这样日复一日的“骚扰”,他的心也很累。

    他的情绪被丰仪看穿,后者询问之后,韩润如实相告,说了自己的苦恼。

    “……瞧母亲的样子,似乎还是坚持让我去上族学。”韩润知道自家母亲的性格,太固执了,她做下的决定极少更改,“我是不愿意的……更何况,族学远在浙郡,父母皆在丸州……”

    韩润年纪虽小,但也有一定的判断能力。

    他不知道姜芃姬对父亲韩彧给予多少信任,但他也猜得出来,韩润身为韩彧长子却不待在丸州,反而跑去千里迢迢的浙郡上什么族学——怕是会犯了忌讳,韩润不希望父亲因此为难。

    丰仪拧眉。

    韩夫人的固执超乎他的想象。

    短时间内不会对韩润产生影响,但时日一长,难免会让韩润分心,无心学业。

    丰仪道,“此事先不急,你先稳住令堂再说。”

    他将此事告知父亲丰真,丰真正巧也忙,直接将他丢给了卫慈。

    卫慈:“……”

    丰仪很不好意思,小孩儿的破事闹到大人面前,还占了他们的宝贵时间,着实过意不去。

    卫慈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倒不如让他们一家子说开了好。”

    丰仪眉头紧皱。

    若是坦诚公布能解决问题,韩润也不用夹在父母之间为难了。

    丰仪无功而返,卫慈却对此事上了心。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亲——不过,这个韩夫人留着到底是个祸患,应该想办法将她与文彬父子隔开才是。”卫慈拧着眉,他先前提醒韩彧,本意是想让韩彧自己处理家务事,不过韩彧又不同于他是重生的,哪怕告知韩彧小心妻子和妻族,在妻子没有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之前,韩彧不会采用决绝的手段,顶多小心提防。韩彧这边拖得,不过他的长子却拖不得。

    卫慈耗费不少功夫追忆,半晌才找到韩彧长子的记忆。

    姜朝开国十余年,新旧两代人交替。

    年轻一代之中,最出色的孩子无疑是丰真家的二子丰攸。

    丰攸和储君姜琰关系走得近,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韩彧家中子嗣不少,光是嫡子便有三个,天赋也不差,不过却十分惹人嫌。

    惹人嫌。

    这可不是卫慈的说的,这是太女姜琰的原话。

    【不过是挑个伴读,又不是让他们给我抬轿子,一个一个拎不清楚。那个韩润更好,真以为我耳朵不行呢,背地里辱骂我是土匪之后。土匪又如何,现在我才是储君,他连臣都不是。】

    姜琰是陛下的长女,姜朝建立不久便被封为储君。

    若无意外,她便是下一任女帝。

    她的伴读有着特殊含义,预定伴读位置,基本预定了下一代朝堂的核心位置。

    韩彧膝下适龄的儿子参与伴读选拔,不过姜琰没瞧上他们任何一人。

    韩彧的长子韩润更是被姜琰嫌弃了很久。

    这之后,韩彧的妻族参与造反,韩夫人和长子韩润也牵涉其中,落得个午门斩首的下场。

    因为姜琰的影响,卫慈对韩润没什么好感。

    不过想想丰真婚礼上见到的韩润,年纪虽小却乖巧听话,礼节也没有错漏,真不知道是怎么长成往后那个样子的。如今一想,多半是因为他母亲长年累月的影响,毁了一棵好苗子。

    韩彧对孩子疏于教导,这才导致韩润日后长歪了。

    “这有什么为难的?直接让人暴毙了就行。”

    姜芃姬嘴里叼着笔,抬手将处理好的竹简放到一边,另一手取来新的竹简。

    卫慈:“……这不成,倘若文彬知晓了,反而不妙。”

    “刚才那话说着玩的——”姜芃姬将笔取下来,一边写下指令,一边对卫慈说,“世家出身,总有难么一股傲气,这很正常。韩夫人的依仗不过是她娘家势力鼎盛——再鼎盛,如今还不是靠着老娘存活,仰人鼻息?你去查查她妻族,我就不信有哪家世家的底子是完全干净的。查出来了,慢慢折腾。她如此关心娘家,娘家出了事,估摸着也没工夫去骚扰她儿子了。”

    卫慈:“……”

    好一招釜底抽薪!

    卫慈本想让韩彧和韩夫人和离就好,没想到自家主公更狠。

    姜芃姬道,“和离其实也是个不错的办法,不过太费神,一个不好还容易让文彬察觉。若是因为这个女人,伤了你和文彬的交情,这也太得不偿失了。另外,文彬在外忙于正事,家宅总要有人打理。这个韩夫人性情不好,但管理内宅的手段还不错,留着也好——”

    姜芃姬知道韩夫人不喜欢自己,不过对方算哪颗葱?

    若非韩夫人影响了韩彧父子,姜芃姬也懒得理会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