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44:战事将起(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忙碌的春耕慢慢进入尾声,时间稳稳进入四月。

    直播间观众期待又担心的大战还未开打,不少咸鱼观众等得没有耐心,渐渐将这事儿忘了。

    姜芃姬这几个月一直忙于政务,除了主持春耕仪式,其余时间都在各地奔波忙碌,巡查情况。最重要的两件事情便是水力纺纱车和棉花的进展,这两个好消息让肃杀气氛为之一松。

    自打姜芃姬支持慧珺去折腾水力纺纱车,慧珺大部分的心力都投放在这块儿,剩下的位置是龙凤胎儿女。利用水的力量去织布,这种想法搁在当下算是天方夜谭了,不过经过姜芃姬的分析和鼓励,慧珺却觉得绝对能成,若是事情成不了,那一定是她没找对路子、不够努力。

    抱着这种想法,慧珺有一阵子经常跑木工坊找张平或者邵光,弄得符望的前部下以为她给符望种了两株绿草。慧君知道此事,报之以冷哼。她和符望这个粗人又没有夫妻之名,两人的关系也仅限于共同有了两个孩子而已,她爱和谁走得亲近,符望管天管地也管不到她。

    种草?

    种一片草原都不干他的事儿。

    当然,她和张平二人的关系也没什么暧昧的,张平和邵光也尽量用墨家机关学识帮她实践和完善水力纺纱车的构思。两三年下来出了好几代模型,不过都不尽如人意,好似差了什么。

    直至主公带兵归来,木工坊添了一员新人。

    这新人可不得了,不仅是万绿丛中一点红,木工坊少有的女性,她还是墨家巨子指点过的半个门生。柏月霞不擅长政务,姜芃姬便将她分到木工坊,调拨到木工坊张平手下办事儿。

    柏月霞虽是女性,但自家主公都是女性,张平哪敢轻慢?只是木工坊不少活计都比较累,加班加点熬夜赶工修改设计图更是家常便饭,张平担心柏月霞这样年纪轻轻的姑娘扛不住。

    柏月霞起初误解木工坊是个普通地方,到了才知道这个木工坊和自己想象中很不一样。

    挂着木工坊这样让人误解的名字,实际上却是领着正经部门职衔。

    张平作为木工坊“坊主”之一,领的俸禄只比州府主簿别驾低个两三成。

    知道这点,柏月霞终于放心了。

    她的志向可不是当个普普通通的木工匠。

    姜芃姬拨给木工坊的办公场地很大,外围全是比较普通的物件,越是里头拜访的东西和搁置的资料越珍贵。柏月霞被拨给张平当副手,起点高,自然能进出比较机密的地方。

    相处一阵子,她便喜欢上了这份工作。

    不止工作地方有趣,连工作的同事也十分有趣。

    最让她舒心的是张平和邵光看待她的目光,后者初见眼底还露出几分异样,前者完全将她当做普通女子,好似根本没注意到她脸上占据大半张脸的丑陋胎记。仅凭这点,足以赢取她的好感。柏宁听到自家女儿口中说出另一个陌生男人的名讳,顿时打起了小算盘——

    这张平若是没有家室,倒是个良婿呀。

    殊不知,张平不是没有注意到柏月霞的胎记,他如此镇定,只是因为他的审美标准有问题。

    为啥卫慈一心想着把张平推销给柏月霞,好让柏月霞别再觊觎姜芃姬?

    因为他知道张平看人美丑根本不是看脸,这家伙看手!

    没听错,张平对美丑的标准在手而不在脸。

    为啥张平一心想着梅妻鹤子,这么多年还是母胎solo?

    不仅仅是因为他喜欢单身,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唯一看得上的两双手,一双是他自己的,一双是卫慈的。卫慈是公的不是母的,还是自己的至交好友,张平总不能丧病攻了他吧?

    卫慈注意过柏月霞的手。

    以一个机械宅男的审美看来,这双手满分一百能打九十五分!

    张平眼瞎还有脸盲症,柏月霞长得跟天仙一样,他也欣赏不了。

    不过几天,张平便注意到新来的副手。

    作为修为快逼近大魔导师的宅男,他头一回有了心动的感觉。

    看着那双手,总觉得有一根羽毛轻轻挠着他的心脏,陌生的感觉让他迷茫而无措。

    不过,张平性格比卫慈外向不了多少,一心沉迷木工的他也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

    搁在外人以及柏月霞看来,张平只是个合格又亲善下属的上司。

    某一日,张平又在修改最新版本的水力纺纱车。

    这版本的纺纱车距离理想状态已经很接近了,但不知哪里出了错,运行总是出问题。

    张平和慧珺为了这个问题想破了脑袋,直至柏月霞一语惊醒梦中人。

    修改之后的水力纺纱车能顺利借助水流之力,运行一阵也没出什么问题,虽然单体效率仍旧不高,比不上手动纺纱,但要是一个人看顾十数台水力纺纱车,那效率便像是脱缰的野马。

    当这个好消息传到姜芃姬耳朵里,整个直播间都炸了锅。

    他们家主播平日闷声不吭,稍微一动就把大事儿搞死了。

    等他们看到了古代版的水力纺纱车,观众们立马截图的截图,冲热搜的冲热搜。

    不过——

    张平对此却并不是很看好,一来效率没有达到预料中的数字,二来这种纺纱车太过依赖水流。一旦水流进入干涸期,纺纱车基本算废了。这种太不稳定了,倒不如原先的人力来得好。

    另外,倘若纺纱全由水利取代,这对于普通农家的影响有些大。

    做着玩儿倒是可以,大规模推广,几乎没有可能。

    姜芃姬心中已经有了决断,但她更想让下属自己动脑。

    “那你说说自己的意见?”

    张平虽是个技术宅男,但这不意味着他的文化课不合格,只是比不上卫慈等人那么精通。

    “平以为此事难题有四。其一,百姓生活虽有改善,但所穿衣物并不昂贵,需求不大,寻常家庭产出与需求大致持平;其二,倘若水利纺纱车抢去了普通农家赖以生存的活计,令布料价值降低,怕是有不少百姓失去生计。其三,这纺纱车需要水流才能运作,一旦某地干旱无雨,此物便没了用武之地,只能放着生灰。其四,纺车可以做很多,但织布的材料却不多。”

    前三点很重要,但最重要的一点却是第四点。

    织布的原材料本就不多,水力纺纱车再能干,它又能干多少?

    收获比不上投入,这不就是亏本生意?

    做这事儿赚不到钱,反而挤压普通百姓赚外快的路子,根本是吃力不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