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45:战事将起(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除了这四点,张平还有一点没说出来,怕犯了姜芃姬的忌讳。

    如今开荒的土地都用来耕作能吃的农作物,总不能为了一台水力纺纱车改弄别的吧?

    乱世之中,人力和土地是最重要的。

    张平隐隐感觉自家主公要搞大事,渐渐削弱“人力”和“土地”的分量,不过改革并非一日之功,动辄影响天下百姓。张平可不希望自家主公贸然激进,以至于一番霸业功亏一篑。

    但凡改革之人,最后有哪个有好下场?

    张平神色平静地说完,等待姜芃姬的决断。

    她道,“希衡所虑也有道理。”

    她刚说完,直播间的观众先不依了。

    不管水力纺纱车有多大作用,它也有着里程碑般的意义。

    【疯子猪疯子】:握草,主播你千万别被张平说动。虽然他说的很有道理,但我可以告诉你这玩意儿的意义绝对不止于此,说不定以后的历史会写这玩意儿是工业革命萌芽标志呢。

    【夜舞焱灵】:虽说张平的说法没有错,他这么想也是考虑当下社会背景,但主播又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来自未来应该更加清楚科技的重要性。如果张平这番话就能让她打消主意,她原先也不会支持慧珺小姐姐弄这个了。你们忘了万秀儿小姐姐弄的棉花么,这是连招啊!

    有了直播间大佬的提醒,众人终于后知后觉想起万秀儿折腾棉花这事儿。

    一架水力纺纱车算不上什么,但若是棉花也兴起了,这套组合拳打出去绝对能将人打懵。

    倘若棉花经过几代培育,只要产量能达到他们这个时代两三成的标准,那对于这个古代时空的影响也等同于地震了。华国人口十四亿,国土面积和这个时代的五国相差无几,但五国人口因为这些年打仗还不过亿呢,人口那么少,土地那么多,里头可挖掘的空间还打着呢。

    另外,他们也知道棉花对土壤的要求并不高,不似水稻小麦那么娇气。

    食物占用最肥沃的土地,其他地方种棉花,二者不冲突呀。

    观众们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恨不得冲进屏幕、越过位面隔阂,亲自跟姜芃姬说道说道。

    姜芃姬这边也不吓唬咸鱼观众了,干脆道,“希衡所虑虽有理,但这些难题不是没有解决的渠道。希衡,我如今的志向是让天下所有百姓都能穿得暖、吃得饱。这东西,作用大着呢。”

    张平瞧着姜芃姬,一向脸盲的他,瞧见主公脸上的神情,倏地能明白卫慈曾经说过的话。

    卫慈说过,主公谈及正事的时候,她的眼睛会发光,仿佛能穿透时光,看到未来。

    张平起初还嫌弃卫慈太文艺,如今却感同身受。

    的确会发光!

    张平被亮瞎眼,一旁的柏月霞迷妹自然更加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主公意欲何为?”

    “目前还未有进展,不过也快了。倒是你这里的纺纱车还需再改一改,届时怕是不够用。”姜芃姬卖了个关子,她道,“诚然,此举会损害一部分百姓的生计,但却有利于天下百姓。针对利益受损的百姓,我也会想办法去弥补,尽可能减少他们的损失,不影响他们的家庭生计。倘若为了一小部分人的利益而畏首畏尾,放弃了大部分人的幸福,那便不是合格的主公。”

    张平一边听一边点头,倒是柏月霞敏锐发现主公最后一句一语双关。

    为了大部分人的利益,她可以毫不犹豫牺牲小部分人利益?

    倘若这小部分人不是普通百姓而是士族权贵呢?

    回想她对士族、庶族以及普通百姓的态度,这位主公的确与众不同。

    柏月霞暗中瞧了瞧姜芃姬的侧颜,只觉得此人比天下男儿还要伟岸挺拔,自有嶙峋傲骨。

    迷妹柏月霞和慧珺都对她沉迷陶醉。

    一直到——

    柏月霞问道,“主公说这纺纱车还需再改改?”

    姜芃姬道,“自然要改。”

    问及专业方面的问题,柏月霞自然要弄个清楚。

    “何处要改?”

    “一台纺车制作繁杂,但纱锭却只有一个,为何不能增加纱锭?”姜芃姬道,“与其用十台织布机凑十个纱锭,倒不如将十个纱锭弄到一台机子上,这样同时产出的莎不就多了?”

    简简单单一句话,立马将在场两个墨家子弟弄懵了。

    这叫什么?

    主公动动嘴,下属跑断腿?

    十个纱锭弄到一台机子上,还让纱锭一起工作,这有可能么?

    除了纺纱机,姜芃姬还要他们改良一下织布机。

    目前的织布机效率很低,基本用双手,但为什么不改良织布机让手脚都能投入工作?

    一个接一个问题砸下来,张平和柏月霞被砸得头昏脑涨,恨不得爹娘给他们多生两个脑袋。

    关键是他们还不能反驳。虽说主公这几个问题听着很是天真、很是无理取闹,但这几个问题就像是一把无所不能的钥匙,立马将禁锢他们思想的铁锁打开,提供了崭新的研究思路。

    不过问题又来了——

    他们折腾纺纱车和织布机到底有什么意义?

    哪儿来这么多纱、那么多布要纺织?

    事实证明,有的!

    另一桩喜事接踵而至。

    刚成婚的丰真捏着下巴,他只知道自家新媳妇儿在效仿嫘祖搞大事儿。

    人家嫘祖发明养蚕,万秀儿在种棉花。

    没有成婚之前,万秀儿专程带人跑了一趟祖籍,待在那儿弄什么东西。

    这些事情没有瞒着丰真,所以他多少也算知情者。

    可他万万没想到自家媳妇儿竟然向他家主公看齐,闷声不吭把大事儿搞死了。

    “打瞌睡来了枕头,子实,你家媳妇可比你能干多了。”

    丰真一脸懵逼,暗中摸了摸鼻子。

    干什么的,他肯定比媳妇能干。

    不过主公面前不能胡乱开腔,他便乖乖给万秀儿做了陪衬。

    姜芃姬看着万秀儿弄来的一车资料,内容十分详尽,便笑着调侃,“凭借此举,纵不能与嫘祖媲美,但博一个‘小嫘祖’的名号还是绰绰有余的。倘若事成,我必然记你一大功——”

    万秀儿心中雀跃。

    两件好事前后脚报道,姜芃姬的心情正愉悦着呢,总有不长眼的人来触她眉头。

    数日之后,一桩极坏的消息传入她耳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