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46:战事将起(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东庆共有六州二十一郡,国土横跨南北,州郡的划分规则多半沿袭前朝而非按照人口或者土地面积。这也导致浒郡、浙郡、沪郡虽是郡县,但三者面积并不小,浒郡更是堪比东庆境内面积最小的一州。除了这三个特殊郡县,诸如河间郡、琅琊郡以及嬛佞郡也是独立郡县。

    不过,后三者面积中规中矩,除了有着特殊军事位置之外,它们与普通郡县并无区别。

    琅琊郡已经归入黄嵩治下,嬛佞郡地处南方,先前依顺了许裴。

    自打姜芃姬干掉了许裴,她虽没有对嬛佞郡动用强兵,不过当地士族非常识相,倒是不敢闹腾。他们闹腾也没用,嬛佞郡依附高山峻岭,虽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本身粮食产出不怎么多,姜芃姬派兵将嬛佞郡各个粮道商道都掐死了,恶都能将嬛佞郡的十数万人口饿死。

    嬛佞郡世家云集,他们见姜芃姬果真不好惹,倒也没有顶风作案和她硬刚,反而选择服软。

    三郡之中,唯独河间郡还“无主”。

    倒不是河间郡不想投靠哪位诸侯,仅仅是因为河间郡的地势有些尴尬。

    它位于丸州、昊州以及沧州三州的脉冲要道,有着进可攻退可守的重要位置。

    春耕之前,不管是姜芃姬还是黄嵩谁都不敢在河间郡先动兵。

    一旦动兵便是大战,春耕若是毁了,损伤的不仅是两家诸侯利益,还有他们治下的百姓。

    仗什么时候都可以打,但百姓耕作就那么一回,错过时机便要忍饥挨饿一整年啊。

    除此之外,河间郡对于姜芃姬还有另一重意义。

    柳氏一脉族人全在河间郡!

    姜芃姬收到的坏消息不是别的,正是河间郡受到黄嵩大军突袭,半夜之间悄然易主。

    当这个噩耗传入姜芃姬耳朵,她正为纺纱车和棉花的进展而喜悦,似被人泼了一盆冷水。

    熟悉姜芃姬的人,此时都有些不敢看她的神情。

    “河间郡怎么会失守?”

    许裴之战结束,姜芃姬和黄嵩便默契派兵镇守河间郡南北边境,谁也不让谁,二者维持着微妙的平衡。谁都不敢先动手,只能分派众多斥候打探敌方情况,务必第一时间掌控军情。

    这种情况下,姜芃姬不知道守将是干什么吃的。

    黄嵩都派兵吃下整个河间郡了,守将才慢半拍地反应过来,黄花菜都凉了呀!

    要是不给她一个足够有说服力的理由,她肯定要治守将的罪。

    别看姜芃姬平日里挺好相处的,一旦动怒,那番威势岂是一个传信小兵能扛得住的?

    二话不说,他便将来龙去脉全都抖了出来。

    语毕,传信小兵颤颤巍巍地在下方半跪请罪,现场气氛凝重无比。

    亓官让和卫慈等人悄悄用余光瞧了一眼自家主公。

    他们已经做好自家主公掀桌、骂人以及问候黄嵩祖宗的心理准备了。

    再失态,他们也能将此事压下来。

    孰料姜芃姬的涵养极好,除了面色有些阴沉不虞并无过激情绪。

    “好一个河间张氏——”姜芃姬冷冷一笑,目光闪烁着杀意,“当年真是便宜他们了。”

    河间郡失守的主因是河间郡士族张氏率先应了黄嵩帐下人才的游说,暗中串通数个士族把控郡内情形。之后在三月二十四这日深夜,他们和黄嵩驻军里应外合,一面拿下河间柳氏、上官氏等亲善姜芃姬势力的士族,一面又迎黄嵩大军入城,不足半夜便令河间郡易主。

    众人听到姜芃姬这么说,顿时懵了一下,不知道自家主公什么时候和张氏有了龃龉。

    旁人还未反应过来,倒是李赟觉得河间张氏十分耳熟。

    仔细一想,他脑海灵光一闪,终于想到啥时候结仇了。

    “这个张氏……似乎有些耳熟。莫非是当年逼迫拙荆当望门寡,险些害她丧命的张氏?”李赟想起来了,这个张氏是妻子上官婉的前夫家族啊,“当年结怨之后,莫不成他们记恨至今?黄嵩知晓此事,便以此为突破口,遣人游说张氏倒戈?这么一想,倒也不无道理。”

    李赟一开口,众人又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经他这么一说,不少人也有些记忆,循着线索将这段陈年旧事挖了出来。

    “多半是因为这个。”姜芃姬暗中撇嘴,气笑道,“当年就该活剐了这一族!”

    亓官让和卫慈默契地咳嗽了一声,提醒姜芃姬注意言行,别这么暴力。

    动不动剐人一族,说出去会被敌军水军黑成鬼的!

    不管当年是什么情况,姜芃姬收留张氏逃跑的少夫人是不争的事实,之后又给少夫人上官婉和帐下武将李赟保媒。搁在张氏来看,这点绿帽子绿得滴油了,脑袋上的草原能跑马啊!

    虽说张氏手里没有姜芃姬偷走上官婉的铁证,但上官婉改嫁李赟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情。

    从这个立场来讲,张氏和姜芃姬有着天然对立的立场。

    与其眼睁睁看着河间郡落入姜芃姬手中,以后在她的暴政下苟延残喘,倒不如支持黄嵩。

    这个逻辑真没毛病。

    “虽说如此,但要是没人暗中策划推动,想必张氏也做不到这般周全。”

    杨思望向李赟的眼神带着几分怜悯。

    果然还是单身**好。

    上官婉也是受害者,但李赟要是碰见个不讲理的主公,这会儿八成会被迁怒。

    姜芃姬问传信兵。

    “你可知说客是谁?”

    传信兵道,“据密探回禀,那是黄嵩帐下某位程姓谋士。”

    根据密探查来的消息,河间郡失守之前,的确有一名装扮普通但相貌不俗的男子出入张府。

    程?

    黄嵩帐下谋士,姓程的就那么一个吧?

    众人又默契地将余光落在程远身上。

    程远的父亲程丞是程靖的侄子,程远便是程靖的侄孙。

    年纪相差不大,这辈分却很可观呢。

    姜芃姬鄙夷地道,“如果是友默,倒不稀奇。张氏混了多年还是半死不活,脑子也不如何,好糊弄得很。”

    这桩恩怨只能算催化剂,黄嵩派过去的人——说客程靖,他才是重中之重。

    因为程靖的游说,无形中让张氏本就没点儿ACD数的心越发膨胀,过度高看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