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47:战事将起(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张氏怎么想的,姜芃姬心里也有点儿数。

    要是姜芃姬赢了,张氏以后在她手底下干活,她肯定会记仇给张氏穿小鞋,让他们一族永无出头之日。过分放大了当年的矛盾,让本就飘的张氏越发膨胀,好似姜芃姬还记着这桩事。

    实际上呢?

    姜芃姬是个大忙人,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占据她的脑容量。

    若非张氏跳出来找存在感,她哪里会记得这么一个小角色?

    记都记不得,更别说是记仇给张氏穿小鞋了。

    真把自己当个人物!

    不管是河间张氏还是韩彧的夫人,在她眼里宛若微尘,根本不值得她专门费心去盯着。

    “张氏虽有些小聪明,但到底没什么大局观,再加上先前已经有了龃龉,他们被友默说动倒戈伯高也是意料之中。”姜芃姬对张氏的评价极地,倒是对程靖的评价挺高,“对了,你们可有探到柳氏一族如今的状况?虽说二房与宗族不怎么亲善,但柳氏多少也被我牵累了。”

    程靖是个办事谨慎的人。

    他说动张氏倒戈黄嵩,还给张氏出了一系列主意,襄助张氏躲开了姜芃姬守军的注意。

    河间郡算是姜芃姬最初的老巢了,她这些年和柳氏宗族几乎没有联系,但外人不会因此以为她和柳氏的关系断个干干净净了。真要碰上大事儿,柳氏肯定会偏向姜芃姬。

    搁在河间郡这个地方,柳氏宗族就是姜芃姬最天然的耳目。

    想要抢先一步夺下河间郡,张氏的小动作就要避开柳氏。

    为防万一,柳氏、上官氏以及其他亲善姜芃姬的小士族也被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

    归根究底,柳氏此次灾劫也算是姜芃姬带来的,她理当过问两句。

    这方面的消息,传信兵也不是很清楚。

    不过根据安插在河间郡的暗线回禀,柳氏族地被严格盯上了,人身自由受限,但性命无碍。

    姜芃姬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若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来报。”

    众人都清楚,黄嵩现在是不会伤害柳氏族人的,但这不意味着以后不会。

    姜芃姬如今也没有成家,血亲除了柳佘和柳昭之外,便只有柳氏族人了。

    按照如今的主流思想,同姓同宗便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还会连着筋。

    除非分宗,不然就是一体。

    倘若黄嵩要拿柳氏宗族的人当政治筹码,姜芃姬这边会十分被动,打仗也束手束脚。

    面对这番窘境,姜芃姬这边要尽早拿出应对方案。

    “此事处理起来着实困难,宜早不宜迟,诸君可有什么良策?”

    姜芃姬看似苦恼地蹙紧了眉头,询问坐在下方的诸人。

    河间郡作为丸州、沧州和昊州之间的脉冲要道,谁先占了这里便有了出兵的优势。

    黄嵩拿下了河间郡又圈了柳氏宗族,一开始就占了先手,姜芃姬这边只能被动应付。

    事情要一桩一桩解决。

    姜芃姬打算先处理柳氏的事情。

    河间郡虽然要紧,但也不是打不回来。

    黄嵩那边估计也在观望她的反应,借此判断下一步棋如何走。

    武将们的想法比较简单,管他黄嵩还是绿嵩,敢囚禁主公的宗族,四个字——干他娘的!

    简单粗暴又直率,不过这个办法显然不可行。

    亦或者说,这并不是姜芃姬内心所想的办法。

    直播间观众追了那么多年直播间,他们对姜芃姬经的尿性也算有些了解。

    用多年之前的话吐槽,姜芃姬可是被主公这份职业耽误的奸商和谋士。

    纵然计谋不如其他谋士那么周全完善,但大局方面却是无人能比。

    君不见,常常有谋士询问她“主公意欲何为”?

    【老司机联萌】:赌上家里囤积的年货辣条,主播心里肯定有一定B数了。

    【行走的学霸】:脑阔疼,每次看直播间都有一种智商被碾压的快感。

    【张小小夫人】:开盘啦开盘啦,赌一赌主播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猜中的人可以瓜分大佬@老司机联萌,囤积的年货辣条。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一年仅此一次!

    姜芃姬的脑回路是公认的清奇秀丽,咸鱼们又不是顶尖谋士,揣摩不出她的心思。不少咸鱼干脆选择“场外求助”,一个劲儿盯紧各位谋士大佬的脸,试图从他们脸上看到正确答案。

    盯了一阵,不少咸鱼发弹幕哀嚎。

    【清辰】:完了完了,文证大佬他们面露难色,这题肯定超纲了。

    【心悦】:_(:з)∠)_这道题好难啊,主播给点儿提示好不好?

    【橘子软糖】:如果我是加班团成员,这会儿肯定要在心里大喊MMP。我感觉主播早已经有主意了,偏偏不肯直说,反而要为难诸位大佬去猜你猜我猜你猜不猜得出来的游戏。

    猜你妹啊!

    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大家伙儿的面直说么?

    偏要卖关子让人去猜,多浪费时间和功夫啊。

    细想一下,似乎不少领导阶层都有这样的臭毛病,这可苦了一众下属。

    偏偏在这个时候,咸鱼们注意到坐在第二排的杨思眉头舒散,目光带着深沉复杂之色。

    【子曰取义】:噫——我家容容小可爱好像已经解出答案了。

    直播间观众聊天打屁的功夫,接二连三有人提出建议,不过大多都不可行被姜芃姬否定了。

    众人犯难了,没看连号称“解语花”的慈美人也眉头紧锁,不知如何应对么?

    “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了?”

    此时,杨思出列拱手作揖,出了个令在场众人如遭雷击的“馊主意”。

    他道,“思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倒不如从根源上杜绝此祸。”

    姜芃姬道,“讲。”

    杨思说,“思以为……不如从根源上杜绝此祸。”

    姜芃姬这下来了兴趣,面上仍旧不动声色,细问道,“如何做?”

    “主公出身河间柳氏,兴衰荣辱与宗族俱为一体。宗族兴盛则主公兴盛,宗族败落主公面上亦无荣光。如今柳氏横遭此祸,半数责任在于主公,您理当出面解决此事,保全宗族方为上策。奈何如今天下形势严峻,不仅要顾虑宗族更要顾虑治下百姓,不能为一己之私而鲁莽行事。”

    杨思说得抑扬顿挫,众人听得眉头大皱。

    他们家主公一向不爱听这废话,如果她和柳氏关系这么好,怎么会起兵多年而不往来?

    柳氏族人,她可是半个都没有提携过!

    杨思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