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49:战事将起(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从阿姐这里分?”

    柳昭惊了一下,仿佛被姜芃姬这一出弄懵了。

    若是从姜芃姬这边开始分,这不相当于她一人净身出户?

    搁在外人看来,姜芃姬父亲兄弟俱在,柳昭至今还未成婚立户,这般分宗怕是要被诟病了。

    姜芃姬却有自己的理由,站在她的角度来说,她这么做也是为了柳佘和柳昭好。

    她解释道,“若非伯高突袭河间郡,囚禁柳氏宗族,我也不需要出此下策。分宗是大事,我是族中女眷,分出去也不算大事。父亲是二房之主,你又是嫡系二房唯一男丁,岂可贸然分宗出走?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自己一人分出去,伯高要是知晓此事,他不会再针对柳氏。”

    姜芃姬着重提了“女眷”二字。

    搁在时下潮流思想,女子生来便是要嫁人的,虽然不用改名换姓,但要将夫家姓氏冠在自己面前。举个最浅显的例子,亓官让的妻子本家姓魏,她对外的称呼便是亓官魏氏。

    从这个角度来讲,姜芃姬一人分宗虽是净身出户,但也能当做提前“嫁出去”了。

    反正她是女人,女人迟早要嫁人成为别人家的人,姜芃姬分不分宗意义似乎也不大?

    姜芃姬无所谓,柳佘和柳昭不同了。

    “我与伯高的恩怨是我惹出来的,怎么能牵连父亲和宗族?再者,如今时间紧迫,我也没有多余的时间通知父亲。若是专门告知他再商议分不分,黄花菜都凉了。思来想去,还是从我这里开始分宗比较稳妥。”姜芃姬这番话说得也有道理,柳昭竟然找不到反驳的地方。

    因为姜芃姬处处都为了柳佘父子以及柳氏宗族考虑,逻辑上没毛病。

    不过——

    柳昭心里却很清楚,眼前这人哪有那么好心呢?

    分宗,怕是她图谋已久的主意。

    黄嵩那边看似将了她一军,殊不知正好推了她一把,助她成事。

    姜芃姬见柳昭眉宇带着几分愁色,她笑着问他。

    “昭儿很担心?”

    柳昭道,“阿姐足智多谋,旁人想着一步,您已经走完一百步了,小弟有什么可担心的。”

    姜芃姬虽没将柳昭当做血亲看待,但也将他纳入自己的羽翼,当做小弟保护了。

    “有些事情阿姐也不怕和你明说。”她道,“你虽然喜爱玩乐,但读的书也多,应该知道有一句话叫做——末大必折,尾大不掉。柳氏宗族现在很安分,可那也是现在,以后还能维持初心?为了铲除未来存在的隐患,同时也为了保全柳氏宗族,有些权利他们还是别沾手了。”

    权利的力量太大了,任何人在它面前都会变得面目全非。

    姜芃姬没有变,仅仅是因为她瞧不上,天下权利,她只看得上联邦元帅之位!

    她不会改变初心,柳氏却未必。

    柳昭的神色带着无尽的复杂,最后他还是苦笑着圆场。

    “阿姐想得深远,小弟自愧不如。”

    旁人误解姜芃姬这么做是为了柳氏好,可柳昭心里却一清二楚,这是为以后摊牌做准备呢。

    柳昭这里没什么意见,旁人就更没资格发表意见了。

    最有资格提意见的老太爷柳佘还在崇州养老逍遥。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称霸王。

    什么事情都是姜芃姬说了算!

    分宗之事插着翅膀飞出了丸州,天下士子皆惊,黄嵩更是又惊又怒,私底下掀翻了两张桌。

    “她选择分宗了?”黄嵩惊愕地睁大眼睛,诧异半晌又变为涩然苦笑,“兰亭的手段真是让人惊讶,她竟是半点儿都不肯吃亏。柳氏刚落在我手上,她后脚便选择和柳氏断了关系。”

    若是寻常分宗,步骤很复杂,需要族长和族中长老开了宗祠,请出族谱,弯弯绕绕一大堆。

    如今柳氏全族被黄嵩抓了,开宗祠、请族谱自然是做不到的。

    非常情况行非常事,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姜芃姬昭告天下分宗,效果也是差不多的。

    黄嵩本想用柳氏当做牵制姜芃姬的底牌,没想到此人心性果决至此,说断就断啊。

    “快刀斩乱麻,兰亭公心性确非常人能比。”程靖闻言也是摇头,拿下河间郡顺便禁锢柳氏是他的主意,一切都好好的,谁知道姜芃姬会不按理出牌,直接选择分宗划清界限呢,“倘若她是男子,这般举止怕是要饱受无数诟病,奈何她是女子,一人分宗的影响也不大——”

    姜芃姬吃了性别这么多年的亏,总算有一次是占便宜了。

    黄嵩十分可惜地道,“如今是无法用柳氏牵制她了——”

    程靖摇头道,“只要柳氏不主动作乱,主公怕是拿他们没办法。”

    倘若柳氏不是士族,随便杀了就杀了,顶多拉一波姜芃姬的仇恨。

    奈何柳氏还是正经士族。

    没有说得过去的借口杀他们,天下士族都不同意的。

    遥想当年,姜芃姬整顿崇州士族,那也是往他们头上盖了无数屎盆子再下手的。

    风珏出声询问,“这个消息,柳氏族人知道了?”

    程靖回答,“应该还不知道,不过也快了。”

    柳氏族人都被囚禁在族地,活动范围受到了限制,接收外界消息很不灵便。

    姜芃姬分宗的事儿,他们还要一阵子才能知道。

    风珏道,“倘若柳氏知晓此事,不知会是何等反应。”

    一句状似无心的话,落入黄嵩等人耳中,有了另一层解读。

    程靖问,“怀玠的意思?策反柳氏?”

    “柳氏并非张氏那般蠢笨,哪怕柳羲分宗出去了,柳氏也不会和她翻脸,他们不是那么好离间的。”风珏笑着摇头,“珏只是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柳羲和柳氏的关系会恶劣至此!”

    哪怕嘴上说着是为了柳氏好,但这话也就骗骗普通百姓,真正的聪明人哪会被糊弄?

    与其说分宗是为了柳氏安全,倒不如说是为了踹掉柳氏这个累赘。

    风珏以为后者可能性更大一些。

    士族子弟打小就接受宗族教育,若非特殊情况,怎么会不向着宗族?

    类似姜芃姬这般见势不好就脚底抹油的,实属少数。

    这里头有什么隐衷呢?

    风珏对此上了心。

    没过多久,这个消息也传入了柳氏族人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