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51:战事将起(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柳伋听到老母亲的话,连忙起身相迎。

    他放低了身段,但老封君却是不依不饶,逼得柳伋不得不开口解释。

    “……母亲,您这么说可是让儿子为难了,儿子何时埋怨过您呢?”

    柳珩也站起身对祖母行礼问安。

    在父子俩的搀扶下,老妇人在上首落座。

    养尊处优多年,老妇人年纪虽长,但肌肤白皙,瞧着比实际年龄小一些。

    不过她的面相略显刻薄,眼睛细长瞧着很锐利,一瞧就是个不好相处的老太太。

    此人便是柳伋、柳佘之母,柳氏嫡系的老祖宗、长寿的老封君。她听闻姜芃姬大胆分宗的消息,气得冒火,急匆匆来找长子商议,孰料还未进门就听到之前的对话,心头更加愤怒。

    “哼!老身听说二房出了个不孝的丫头片子。”老封君年纪很大,但声音却很洪亮,说起素未谋面的孙女姜芃姬,表情添了几分锐色,“年逾二十尚未成婚,如今还分宗独立?你身为族长为何不写一封书信加以斥责制止?任由一个丫头在你头上撒泼,这家还有没有规矩!”

    柳伋听到这话,只能暗暗苦笑。

    荣养的老封君哪里知道柳氏在外界的分量?

    柳氏祖上也曾辉煌过一阵,但近百年一直走下坡路,他们能在河间挂着二流的位置,多半还是看了柳佘的面子。较之柳佘,如今的姜芃姬更加强势,柳氏宗族拿什么让对方俯首听命?

    “母亲,此事并非您所想那般不堪。兰亭这个孩子分宗出去,本也是为了族人好。河间郡如今落入黄嵩之手,黄嵩和兰亭又是对手。倘若兰亭不分宗独立,切断关系,黄嵩定会拿柳氏上下老小的性命去威胁兰亭。她分宗出去,黄嵩便没有理由对柳氏下手,这也是那个孩子迫不得已之下做出的孝举。”柳伋神色温和地道,试图说服年纪越长脾性越大的老母亲。

    柳伋和柳佘的母亲,出身琅琊郡大族,她和古敏母亲是没有出五服的堂姐妹。

    因为出身高贵,这位老妇人任性了一辈子,当姑娘的时候就养出强势妄为的性格。

    凡事总喜欢强迫旁人按照自己的意思来,她是活得潇洒顺心,身边的人却快被她逼疯了。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柳佘夫妇。

    柳伋话音刚落,老封君挥开了他的手。

    “你少给那个不孝的丫头片子说什么好话,哄哄蠢人还行,哄老身有用?老身年纪虽大了,但脑子还没糊涂。柳羲分明就是待长辈不孝,待宗族不仁!”老妇人眼睛一瞪,露出了大片眼白,瞧得人心生胆寒,“她说分宗独立就分宗,置整个宗族颜面于何地?果真是古敏那个女人生出来的贱种,先是教唆她男人与老身对立,如今又养出个令宗族颜面扫地的不孝女!”

    老妇人被荣养着,她也听说这个孙女儿有本事,不过她并不喜欢反而很厌恶。

    倒不是柳羲如何不好,仅仅是因为一些陈年旧账。

    老妇人和古敏的母亲是没有出五服的堂姐妹,二人在族里的分量不相上下。

    那个年代风气两性风气还很开放,未婚姑娘婚前有个心上人也正常。

    老妇人年轻时候喜欢年轻俊朗的才子,偶尔也会与人花前月下幽会。

    她到底是大族出身,婚前名声太糟糕会影响婚嫁,所以她行事很小心翼翼。

    奈何古敏的母亲——她的堂姐技高一筹,议亲的时候将她阴了一把,让旁人撞见她与某个才子交换的信物。这桩事情不要命,但也影响了她的分量,议亲出了岔子。

    最后,古敏的母亲嫁入琅琊古氏当了宗妇,人人艳羡。

    她却远嫁河间郡,嫁了个家世不怎么样的柳氏宗子,婚后哪儿哪儿都不如堂姐。

    未曾想,那个堂姐生下的嫡女古敏嫁给了她生的次子柳佘!

    每次看到这个儿媳妇,她都觉得如鲠在喉。

    她对古敏也不喜欢,在她看来,古敏就是挑唆柳佘和她离心的罪魁祸首。

    古敏嫁人后不安分,弄什么商行生意在外抛头露面,生意弄得大却不想着拿出来孝敬长辈。

    她当了古敏数年婆婆,每次让那个女人立个规矩,古敏都不情不愿。

    哼,真没见过这么不孝的女人!

    古敏去世,她暗中还拍手称快来着。

    古敏一死,原先孝顺听话的儿子肯定能回来了。

    她见不惯儿子为古敏要死要活的样子,特地寻了一个样貌和古敏相似的女子,打算让这个女人当柳佘的贵妾。在她暗中怂恿和支持下,女人去夺古敏留下的遗产,欺凌她留下的孩子。

    死人终究是死人,男人终究也是男人,哪个男人会为了一个死人而推开如花似玉的女人?

    奈何事与愿违。

    柳佘不仅拒绝,他还性情大变将送上门的女人当着满庭院仆从的面鞭死,更将其人皮剥下。

    老妇人听到风声,吓得双腿一软。

    这之后,柳佘直接搬出了族地,开府别居,不曾踏门一步,老妇人都快呕死了。

    不管是堂姐还是古敏亦或者是柳羲,一脉相承的三个女人,每个都和她过不去!

    一想到自己这些年蒙受的阴影和委屈,老妇人就越发来气。

    如今柳羲还想要分宗独立,翅膀硬了是吧!

    柳伋眉头紧皱,不悦地开口。

    “母亲,不管如何兰亭也是您的孙女。”

    自打柳伋兄弟几个成家,他们的母亲就越来越强势任性,任何人和事情都想掌控在手中。

    父亲在世时候还能约束她,父亲不在了,她越来越无法无天。

    如今还不顾老封君的身份和年纪,当着众人的面直呼自己的孙女为“贱种”。

    柳伋是个君子,忍受不了污言秽语。

    老封君固执地道,“老身可没这个不仁不孝的孙女!”

    柳伋是当了爷爷、年纪快奔五的人了,面对眼前这位母亲仍旧是没辙。

    老封君将柳伋大骂一顿。

    柳伋心情本就烦躁,面对毫不讲理的母亲,他干脆顶了一句,“母亲,如今形式比人强!兰亭她是坐拥百万强兵的诸侯而非您面前听训挨骂的孙女。说句不中听的话,她手里掌控着我们一族的生杀大权!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们只能接受她分宗独立而不能有丝毫怨言。”

    老封君一听这话,一口怒气憋在心头。

    她抬手重拍桌案,正欲开口训斥眼前这个不孝的儿子,眼前一黑,呼吸猛地急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