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55:战事将起(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父亲,灵堂这里有孩儿守着呢,您先下去歇一会儿吧。”

    柳珩低声对柳伋道,神色间带着浓郁的疲倦,眼底青色越发深重。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柳氏今年像是犯了太岁一样,处处不如意。

    先是河间张氏和黄嵩暗通曲款,里应外合出卖了河间郡,致使柳氏全族上下被幽禁。

    紧接着老封君怒急攻心而亡,父亲也因为悲恸过甚在灵堂上昏厥过去,带病强撑着办好丧事。柳珩眼睁睁看着父亲几日下来苍老了十余岁,平日养尊处优的闲适儒雅被颓丧病弱取代。

    柳伋病了,病得很严重,刚刚咳嗽的时候还呕出一口带着血的痰液。

    那情形看得柳珩心惊胆战,生怕父亲劳累过度随祖母而去,一而再再而三劝阻对方去歇息。

    奈何柳伋是个执拗性格,不仅不肯歇一下,反而对老封君的丧礼更加上心,凡事都要过问。

    “无妨——”

    “父亲,您的身子骨要紧啊。祖母倘若在天有灵,瞧了也心疼的。”

    柳珩将好话都说遍了,仍旧说不动柳伋。

    “……你给你祖母多烧些冥钱……”柳伋刚说两句便忍不住咳嗽,晦涩的眸子黯淡无光,“另外,你给寺庙捐的香油钱再重两成,务必让寺庙的大师尽心一些,每日多诵几篇经文。”

    河间郡附近庙宇很多,当地大多士族都信佛。

    老封君逝世,自然要将当地最有名望的大师请来为死者超度诵经、做法事,做足四十九天!

    一番劳累下来,柳伋的病情更加严重,短短几日便将他折磨得形销骨立。

    见此情形,柳珩的眸子冒出湿润的水雾。

    他没想到父亲对祖母的感情竟然如此深厚,对她身后事又如此尽心。

    斯人已逝,死者为大。

    柳珩作为晚辈也不好再怨怼祖母生前做的那些过分事情,一切都烟消云散了吧。

    他道,“儿子明白,一定会记得多捐两成香油钱。”

    按照时下的风气,停灵的时间各有不同,根据各家经济状况而定,例如停灵一七、三七、五七或者七七。普通人家停灵七天便能出殡下葬,小富人家时间长一些,有身份有头脸的人家则停个七七四十九天。老封君在柳氏的地位不低,停灵天数自然是照着七七来的——

    等停灵结束,紧接着便是出殡入土,风光大葬,灵柩合入柳伋生父的坟茔。

    漫长的四十九天,不仅仅折磨老封君的尸体,同样也折磨守灵的孝子贤孙。

    柳伋身体带病熬得更辛苦,老封君头七刚过他便一病不起了,灵堂事宜只能交给柳珩打理。

    听闻这个消息,黄嵩惊诧道,“柳伋也病了?真的假的?”

    守灵是个辛苦活,正逢时节交替变化,柳氏接连病倒不少族人,府内郎中人手不够,只能从府外聘请。黄嵩趁着这个机会安插了几条眼线,给柳伋诊治的府外郎中便是黄嵩的人。

    郎中不敢有丝毫隐瞒,连忙抬手回禀黄嵩,“千真万确,他的身体损耗厉害,内外皆虚,兼之忧思过度、郁结于心,倘若再不静养治疗,怕是熬不到老夫人下葬那一天——”

    黄嵩惊得睁圆了眼睛,脱口而出道,“如此严重?”

    郎中道,“只重不轻。”

    “柳氏今年是犯了太岁呢,老夫人前脚刚病逝,长子后脚就奄奄一息,这是要连着办丧事?”黄嵩不在乎柳伋死不死,他只在乎柳伋要是死了,他还得背一口黑锅,“你回去给他好好治疗,什么药治得好用什么,不要吝啬。哪怕用猛药也要将此人的气吊着,别让他死了。”

    黄嵩可不想一月之内念两篇祭文,太晦气了。

    要是柳伋死了也甩锅到他头上,他冤不冤枉啊。

    听到黄嵩的嘱咐,郎中更不敢掉以轻心了,仔仔细细伺候着柳伋。

    又过了数日,黄嵩接到前方斥候传回的消息,姜芃姬派遣使者来奔丧了。

    “兰亭派了谁过来?”

    程靖回道,“卫慈,卫子孝!”

    黄嵩道,“卫慈?我记得他是友默的同门,看样子兰亭很看重此人呢。”

    毕竟是代表自身给长辈奔丧,不是心腹都没这个资格。

    程靖道,“子孝之能宛若太阴,虽不及烈日耀眼,但自有光华,他被兰亭公看重实属正常。”

    毕竟是同门师兄弟,商业互吹一波是基础操作。

    当然,这不是无脑吹嘘。

    卫慈政务能力本来就强,但他性格低调、从不争强好胜,这才致使他存在感不高。

    时间一晃又是两天,卫慈一身风尘仆仆地抵达河间郡。

    在战争阴影的笼罩下,河间郡变得越发萧条清冷,附近的耕田荒废长草,许久不见耕作的农人。虽说黄嵩没有动用强兵就拿下河间郡,但仍旧有不少百姓急急忙忙、携家带口去逃难。

    入了城,街道两旁不见人影,酒肆茶坊闭门不开,台阶上布满了青苔和厚灰。

    卫慈是姜芃姬派来的使者,黄嵩自然不会放纵他在自己的地盘来去自如,少不了盘查试探。

    任他百般手段,卫慈都应对得滴水不漏。

    因为姜芃姬的关系,柳氏被河间士族孤立了,老宅附近清冷无比,隐隐还能听见幽咽哭灵的动静。此次老封君逝世,不少士族为了撇清关系都没来吊唁,纷纷闭门谢客,例如上官氏。

    这般门庭冷落的样子,哪怕是最艰难的时候也不曾有过啊。

    当然,有人怂也有人不怂,亓官让的老岳父魏渊便敢大张旗鼓登门吊唁。

    卫慈风尘仆仆地赶来,待在灵堂的柳珩听到这消息,连忙让仆从去接待卫慈。

    与此同时,柳珩还将这事儿告知了父亲柳伋。

    柳伋病重卧床几天,病情反而好转了一些,意识也清醒过来。

    听闻姜芃姬派人过来奔丧,他愣了许久,神情复杂无比。

    柳珩心中暗惑。

    自打父亲病重之后,时常露出这副让他琢磨不透的表情。

    “她有这份心思已是难得……珩儿,好好招待使者,莫要冷待了。”

    柳珩道,“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