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56:战事将起(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收到卫慈代替姜芃姬过来奔丧的消息,柳氏族人心情复杂。

    他们知道姜芃姬分宗独立,不仅扇了柳氏的脸面还让他们沦为天下人的笑柄,恨不得挺直脊梁让她的使者滚出去,同时又暗暗窃喜她还未将宗族遗忘,祖母去世了也知道派人奔丧。

    正如柳伋先前说的,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乱世的生存法则就是拳头,拳头硬的人才有说话的底气。

    没个强有力的依仗,士族也好、诸侯也罢,迟早都是旁人砧板上待宰的肥鱼。

    柳氏族人这些日子见到了太多跟红顶白的事儿,原先还算热闹的门庭如今门可罗雀,极大的反差让不少人打心眼儿里难受,正是因为如此,他们也深刻意识到权利和拳头的重要性。

    明明心里厌恶卫慈,面上仍要扯出笑颜应对,生怕惹怒对方。

    卫慈没顾得上这些心思迥异的人,见过柳珩之后认认真真给老封君上了香。

    柳珩不认识卫慈,不知此人脾性如何,只能小心挑拣话题,暗中试探姜芃姬那边的态度。

    卫慈眉头微蹙,面上挂着愁色,他据实已告,“我主听闻老封君身故,哀恸不已,大受打击,不慎引发旧疾,如今还病得难以起身。非是她不肯亲生前来奔丧,实在是心有余力不足。”

    什么?

    堂妹病了?

    柳珩下意识质疑,等他意识到自己情绪外泄会引起卫慈不悦,连忙出言补救。

    “兰亭公身子一向康健,怎么会引动旧疾、一病不起?”

    卫慈仿佛没瞧见柳珩不慎流露出的质疑,忧愁道,“我主性情执拗,凡事都喜欢亲力亲为。先前数次大战,我主更是身先士卒,虽无性命之忧,但小伤小病也是难免的,她又不肯休息,日积月累便埋下了隐患。慈出发之前,主公还昏迷着,郎中说至少要昏睡三日才能转醒。”

    姜芃姬是戏精,卫慈也不遑多让。

    他说起这事儿的时候,脑子里浮现前世陛下病重那段时日的情形,故而神情格外凝重担忧。

    柳珩心中一个咯噔,立马信了大半。

    他问道,“兰亭公身子可有大碍?”

    希望病得不严重。

    卫慈叹息道,“郎中嘱咐说不宜疾行奔波或者忧思劳心,安安心心修养三五月才行。”

    三五月?

    柳珩感觉自己的心哇凉哇凉的。

    修养三五月,那已经是很严重的大病了。

    二人站在一旁对话,声音也不大,但灵堂是个清净地方,虽有孝子贤孙放声哭灵,但哭灵也不是一天十二时辰不间断的,一般实行几班倒,中间还能歇一阵,所以他们的对话便被有心人听了个大概。柳氏族人一边跪坐在蒲团上默念经文,一边支长耳朵,试图听到更多消息。

    听完之后,个个心惊胆战。

    柳羲竟然病倒了?

    貌似病得还很严重?

    骗人的吧!

    转念一想,她是疯了才会装病逃避奔丧呢,不怕天底下人戳她脊梁骨?

    卫慈问道,“方才怎么未见柳大爷?”

    柳氏还是柳伋管家,所以卫慈用行辈唤他“柳大爷”,倘若是柳珩当家,称呼又不同了。

    提及父亲,柳伋的神情变得低落。

    他道,“父亲为祖母的丧事奔波劳碌,前几日也病倒了,这会儿只能用药续着。”

    卫慈哀叹着道,“……多事之秋,熬过这阵子,总会否极泰来……”

    柳珩点点头,希望卫慈的祝福能成真。

    卫慈代表姜芃姬过来,不仅仅是上柱香就完了,姜芃姬要做的事情他都要去做。

    柳珩对他感激不已。

    别看卫慈容貌过盛,好似不怎么靠谱,实际上能力极佳。

    有了他帮助,柳珩感觉肩头的担子轻了大半,总算能喘口气了。

    与此同时,潜伏的耳目将这个消息传到黄嵩耳边,黄嵩和柳珩一样选择了质疑。

    姜芃姬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这人比野熊还要壮硕有活力,怎么会轻易病倒?

    这感觉就像是屹立万年的山峰冷不丁就塌了,外人自然无法接受。

    没多久,一封密信传到他手中。

    送密信的人和卫慈前后脚抵达河间郡,密信内容也是安插在姜芃姬军中的细作传来的。

    打开一看,黄嵩神情蓦地复杂起来。

    “兰亭……真的病倒了?病得如此严重?”

    根据细作传回的消息,姜芃姬病重之后,军营着实动荡了一阵,后勤熬药的炉子就没消停下来,时常有不同的名医被请去给姜芃姬看病。这名细作心思细腻且多疑,他接触不到姜芃姬,但他想方设法取走了一些药渣,私底下又派人去接触给姜芃姬看过病的郎中亲眷。

    不是每一个郎中都会对患者的情况守口如瓶,更何况是关系到整个天下战局的诸侯?

    根据搜集到的消息来看,这些郎中的确碰见了难题,整日忧愁不断,眉头深锁。

    当然——

    不是这些郎中演技好,仅仅是因为他们诊脉的病患的确是一个病入膏肓的女子。

    姜芃姬生性谨慎,做戏那就做全套,任何一处细节都不肯放过。

    黄嵩派出的细作素质很高,奈何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碰上她,谁能不栽?

    “来人,查查这些药渣治什么的——”

    黄嵩心下有些动摇,但多疑的性格让他没有完全相信。

    他将药渣分为几小份,暗中让数个不同的郎中检验,每个人的诊断大同小异。

    得知这一情况,黄嵩呆坐良久,从下午呆到了晚上。

    莫说是他,换做任何一人都会是这反应。

    姜芃姬压着黄嵩的大山,多年来让他紧迫感十足,不得不努力再努力、谨慎再谨慎。

    眼瞧着要举刀互怼,你死我活了,一直压得他喘不过气的大山竟然要倒下了?

    逗他玩呢!

    祁夫人见他这般模样,不由得关切问道,“郎君,发生了何事?”

    黄嵩深吸一口气,露出一种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表情。

    “夫人,兰亭她好像……病得很厉害……”

    祁夫人暗中翻了个白眼,“这话你也信?”

    黄嵩点点头,“我信!”

    祁夫人深知自家丈夫多么多疑,他都相信的事情,那肯定七八不离十了。

    “这、这怎么回事?”祁夫人面露诧异之色,道,“郎君不如请几位先生过府谈一谈?”

    黄嵩一拍脑门。

    “多谢夫人提醒,先前吓住了,忘了几位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