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57:战事将起(十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柳羲病重了?

    怎么可能?

    风珏等人乍听这个消息,他们第一反应也是不相信。特别是程靖,他曾有幸近距离围观姜芃姬杀妖,深知姜芃姬是连妖魔鬼怪都怂的人,他不相信一个祖母的死能将她打击成这样。

    奈何事实胜于雄辩,证据面前铁证如山。

    论多疑,他们远不如黄嵩,连黄嵩都被搜集到的证据说服了,他们拿什么质疑真相?

    怀疑需要证据的,他们找不到任何证据或者破绽去推翻“柳羲病重”这一事实。

    难不成仅凭直觉或者“我以为……”这样毫不负责的猜测?

    “主公的意思是……把握这次机会?”

    姜芃姬病重,帐下群龙无首,哪怕谋士武将再能干,很多事情他们也不能越俎代庖。

    失去了主公便意味着没了主心骨,不管是进攻还是防守都会畏首畏尾。

    这是黄嵩等人趁机扩大战果的好时机。

    黄嵩点头,“机会只有一次,我们也不清楚兰亭的病情什么时候好转……亦或者恶化……”

    姜芃姬如今还是单身狗,膝下空虚,如果她跪了,她一手创立起来的势力免不了土崩瓦解。

    光是想想那个情形,黄嵩都忍不住叹息。

    作为对手,敌人越倒霉越好,但作为朋友,他希望她能好好的。

    当然,胜负未分之前,他和姜芃姬之间的关系只有敌对。

    程靖道,“若是贸然出兵,怕是不妥。倒不如试探性调兵试试深浅——”

    风珏用余光诧异地望了一眼程靖,对方如此小心谨慎还是头一遭呢。

    “友默所言也对,柳羲一向奸诈狡猾,纵然铁证如山也要多留几颗心眼。”

    黄嵩有些迟疑,但程靖和风珏的话也有道理,先试探深浅,倘若有诈也不会输光裤衩。

    “若是可以,盯紧子孝。”程靖想了想,补充一句道,“他既然是兰亭公派来的使者,兰亭公真病还是假病,病得重不重,他应该很清楚。他能演得了一时半刻,总不能时时刻刻都演。”

    不管前线探查到多少消息,只要卫慈这里露出破绽,真相便一目了然。

    黄嵩一听也是,当下点头。

    程靖道,“倘若兰亭公真的病重,主公便能高枕无忧,无需多虑了。”

    卫慈不知道程靖上来就坑他这个同门,但他也知道自己身边潜伏着无数眼睛。

    他前世能扼制自己的感情和志向,心态早就锻炼出来了。

    身处陌生的环境,他更需谨慎小心。

    作为主公器重的心腹,主公病重昏迷,他该是什么反应?

    卫慈再清楚不过,因为他手里有上一世的模板呀。

    脑子里不停循环播放前世陛下病重、朝堂诡谲不断的情形,他很自然就露出担忧和愁色。

    虽不至于不修边幅,但整个人精气神瞧着很颓靡沮丧。

    他按照前世的习惯给姜芃姬抄录祈福的经书,一抄便会忘我。

    每日两点一线,去灵堂给老封君守灵一阵子,回到寝居洗漱再给主公抄录经文祈福。

    他不知道暗中有几双眼睛盯着他,什么时候盯着他,他要做的就是将戏做全。

    过了数日,一个意料之外的访客上门。

    “了尘大师?”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当年半途偶遇,给他批下“凤命”的老和尚。

    了尘大师是柳府重金请来给老封君做法事的大师。

    卫慈心中警铃大作,连忙绷紧了神经。

    “卫施主,不知现在方不方便让老衲进屋?”

    了尘大师笑眯眯地瞧着卫慈,见他周身元气未散,笑意又浓了几分。

    卫慈侧开身子让了尘大师进来,同时心里又七上八下地打鼓,不知道了尘前来的目的。

    卫慈很清楚,了尘大师和六如真人一样都是世外高人,他们能看到很多“不科学”的东西。

    旁人不清楚姜芃姬的情况,这些老神棍总有途径知道。

    “阔别数年,卫施主气色好了不少。”

    卫慈道,“托大师的福,慈近些年仔细调养,身子骨比以前健朗了很多。”

    了尘大师瞧见他桌案上长开的书轴,上面写满端正不失优雅的字,一如卫慈这个人。

    卫慈见他看着自己抄录的经文,耳根一红,目露局促。

    “了尘大师此番前来,难道是为了寒暄叙旧?”

    了尘大师摇头,“非也,老衲前来自然是有事情要找卫施主。”

    卫慈道,“大师请说。”

    了尘大师道,“卫施主可还记得以前说过的妖邪?”

    卫慈谦逊道,“自然记得,只是这些年一直查不到踪迹,慈也忧心不已。大师这里有线索?”

    了尘大师遗憾地摇头,“线索倒是没有,只是有个故人托老衲将东西转交给施主。”

    说罢,了尘大师取出一枚玉印放在卫慈面前,这枚玉印造型奇特而精致,七分厚、横长各两寸半,白如冰雪,质地通透,摸着有一股没由来的冰凉气息,让人忍不住精神一振。

    刚瞧见这枚玉印,卫慈霍地睁大了眸子,挺直的上身前倾,拿起这枚玉印。

    “这、这不是六如真人用以请神上表的法印?”

    几乎每个道士在法事和科仪中都会用到一枚法印,这是他们吃饭的重要家伙,上表时候用来盖章的玩意儿。据闻只有盖了章的文书才能被神仙收到,号令鬼神为己所用。

    六如真人算是他的半师,卫慈现在的神棍技是对方倾囊相授的。

    他的所用法印,卫慈怎么会不熟悉?

    了尘大师道,“数年之前,此人慌忙逃至河间,不由分说打上山门,留下此物。”

    数年之前?

    卫慈一惊,问道,“大概什么时候?”

    了尘大师说了大概时间,卫慈心中一个咯噔。

    六如真人逃至河间的时间在他俩见面过后不久……

    “真人他……”

    虽然没有证据,但卫慈觉得对方遇到麻烦肯定和自己有关。

    了尘大师笑道,“那人无碍,应该没有性命之忧,卫施主勿要担心。”

    卫慈这才松了口气,低头看了一眼手中那枚精巧玲珑的法印,不知道六如真人要暗示什么。

    了尘大师开口道,“道家之中,法印多半用于请奏表。这块玉印跟随不少主人,早已经养出了灵性,不仅能奏表请神,还能镇压邪祟——那位真人将此物留给你,怕是为了后者。”

    卫慈又不是道士,他也没有用到法印的场合,思来想去也只剩“镇压邪祟”这个可能了。

    “慈略通卜算,不会降妖伏魔,更不知邪祟在何处……真人将此物交予慈,真是暴殄天物。”

    了尘大师道,“总有他的意思,兴许哪日就能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