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58:战事将起(十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是第一个知道卫慈身边多了一枚玉印的人。

    通过阴阳玉佩来到他的身边,眼神贪婪地看着他的睡颜,怎么看都不够。

    她家子孝怎么能这么好看!

    刚想将手抚上他的脸,指尖似乎被静电电了一下,让她下意识缩回来。

    “嗯?”

    姜芃姬转移视线,落到卫慈腰间悬挂的玉印,瞧了半晌。

    这枚玉印明显是男子使用的,姜芃姬也不担心是什么小蹄子送给卫慈。

    她虽然不知道道家法印是什么,但此物给她一种浩然正气的感觉,应该不是什么邪物。

    唯一让她蛋疼的地方,她似乎没办法尽情揩油了。

    “啧,谁这么多事呢——”

    姜芃姬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盯着玉印,瞧了半晌也没看出一朵花。

    饶是她见多识广,姜芃姬也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只知道它对卫慈有好处。

    念在这个份上,她不暴力拆除了。

    离开之前,姜芃姬又深深瞧了一眼卫慈,幽幽一叹,继续回去种蘑菇了。

    她觉得自己也是嘴贱,说什么不好,偏偏要装病呢?

    做戏做全套,身为病患的她除了自己的营帐哪里都不能去,唯一的乐趣只剩下神游到卫慈身边,以解相思。她感觉自己满身元气没处发泄!闲得无聊了,只能找咸鱼观众唠嗑打屁。

    此时此刻她才觉得咸鱼观众是那么可爱,不然她会无聊得发疯哦。

    尽管暗潮涌动,战事一触即发,但老封君已经停灵停足七七四十九天,该出殡厚葬了。

    厚葬之前,孝子贤孙还能瞧见老封君最后一面。

    卫慈代替姜芃姬的位置,自然也能看到那位老夫人最后一面。

    虽说停灵四十九天,但每一日都耗费不少东西去保存尸身,故而这么久了,老封君的尸身还未腐烂。家人殓尸的时候给老封君脸上抹了些脂粉,瞧着气色红润,栩栩如生……

    若非空气中弥漫着些许的尸臭,靠近灵柩能感觉到寒冰的冷意,众人还以为老封君活着呢。

    卫慈扫了一眼老封君的尸首,第一眼没什么,第二眼总觉得哪里别扭。

    外界传言老封君是被气死的,不过卫慈向柳珩打听过了,他知道老封君的真正死因。

    因为浓痰咔住喉咙致使呼吸不畅而死——

    这个死法也是蛮特别的,对一个老人家来说很痛苦。

    老封君下葬这一日,原先病重的柳伋也强撑着来送一程,众人拗不过他,只能搀扶着他走。

    开了柳伋父亲的坟茔,经过一系列仪式之后需再将老封君的灵柩合葬进去。

    墓穴封上,柳伋痛哭一声,终于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众人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柳伋性命保住了,但身体情况却让人担忧,郎中也说他好好将养也只剩几年寿命。

    卫慈看过柳伋就退了出来,他挑了一挑偏僻的路回屋,不经意间听了几句话。

    老封君生前喜好奢靡,伺候她的丫鬟也喜欢仗着她的势欺压旁人。

    她一死,树倒猢狲散,这些丫鬟婆子失去了依仗,如今日子可不好过。

    不是出府就是被调到偏僻的院落当差。

    回想曾经美好的日子,她们伤感的同时,追忆老封君的好。

    其中一人曾为老封君收拾遗容,她用同情怜悯的口吻道,“……老封君嘴边还挂着一大滩青色痰液,她平日里最喜干净的,没想到死得如此不体面……富贵也好,贫贱也怕,最后还不是逃不开一个死字……没了老封君庇护,你我姐妹日后还不知道上哪儿落脚——”

    “客院那位郎君生得那么美,倘若他肯收了你我,不就有着落了?”

    卫慈听到前一句拧了眉头,听到“客院郎君”,染了愠怒。

    ……老封君嘴边还挂着一大滩青色痰液……

    回到寝居,婢女的声音在脑海回响,卫慈脑中灵光一闪,顿时明白了什么。

    “难道说……”

    卫慈脑中生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老封君入土为安,卫慈的任务也完成了,第二天便向柳珩提出了辞呈。

    柳珩道,“听闻黄嵩近日动作频频,兰亭那边还能应付么?”

    卫慈叹息,“主公帐下人才济济,哪怕主公病重不能统管全局,坚持一阵子还是没问题的。”

    柳珩安慰道,“兰亭武运昌隆,必能化险为夷。”

    卫慈虚弱地露出一丝笑意,很快又归于平静。

    柳珩目送卫慈离开,眼底是化不开的担心。

    倘若柳羲真的不敌黄嵩,柳氏该何去何从?

    他应该为柳氏寻另一条退路?

    老封君出殡入土前后,数个战场发生了激烈的交锋。

    按照黄嵩的计划,他打算将主战场放在丸州、浒郡,佯攻沧州吸引姜芃姬的主力。

    姜芃姬的骑兵战力优势太明显,倘若主攻沧州,对方占据地势之便,己方怕是会吃大亏。

    佯攻也该有佯攻的样子。

    黄嵩调兵遣将,派人从谌州与沧州之间的峡江登岸。

    一回生二回熟,他先前和姜芃姬结盟共伐沧州孟氏的时候,他就是从峡江登岸直袭沧州。

    姜芃姬命令典寅、孟浑和风瑾驻守沧州,时刻盯紧了峡江一带的情况。

    典寅问道,“军师,根据斥候回禀,敌人已经准备登岸——现在可要出兵阻截?”

    峡江位于沧州松河的中下游,河面宽敞而水势平缓,十分适合登岸。

    风瑾道,“不急——放他们进来!”

    姜芃姬装病的事情,风瑾这边也收到了风声,所以他不急着将黄嵩的兵马拦在峡江。

    既然要演,自然要演得像一些。

    此次战线过长,风瑾这边分到的兵马不多,倘若和敌人在峡江隔岸对峙,容易被看出端倪。

    倒不如按照计划,先让敌军长驱直入,吃点儿甜头,趁其意得志满之时再露杀招。

    因为风瑾早派人将附近的百姓送走,放敌人进来也不会有太大损失。

    典寅问道,“敌军兵马众多,任由他们登岸……怕是不妥。”

    风瑾摇头,“沧州这处对黄嵩而言,意义没有丸州或者浒郡大。浒郡地广良多,倘若能拿下,秋收之后便不愁冬粮。丸州更是主公基业所在,稍有损失便会动摇军心。相较之下,沧州虽有马场马匹,但组建骑兵需要时间。战马不是牵来就能用的,短时间内效益不大。”

    孟浑道,“军师的意思,攻打沧州的兵马数量没有表面上那么多?”

    风瑾笑道,“怕是糊弄人的伎俩——真被吓住了,率先暴露的反而是我们。”

    毕竟,风瑾这边的兵马也不多。

    黄嵩有黄嵩的算盘,姜芃姬也有她自己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