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60:伐黄嵩,东庆一统(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面对姜芃姬的威胁,黄嵩痛下决心整顿势力,最先被开刀的就是外戚原氏。

    黄嵩帐下一半的武将都出身原氏本宗。

    为了扼制不良影响,他也是下了狠功夫的,原信这个耳报神就被收拾了一顿。

    原信被关了一阵小黑屋,总算乖顺了,哪怕他还是不喜欢聂洵,他也没有继续打小报告了。

    此次出征,事关黄嵩身家性命,原信这位大龄脑残粉为了能上前线为主公继续冲锋陷阵,身负荆条向聂洵道歉,顺利与聂洵“和解”之后,原信再次被黄嵩启用,负责沧州战场。

    风瑾先前的分析没错,黄嵩的主要目标不是沧州,这里算是边缘战线。

    不是主战场,原信不开心了。

    他都放下身段向聂洵负荆请罪了,二人也顺利“和解”了,为何主公却不再信任他了?

    不让他负责主战场,反而将他调到边缘?

    聂洵知道这位的心思,顿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没看错,黄嵩这波操作也是骚得不行——让聂洵给原信当军师,这两人组成搭档了。

    倒不是黄嵩故意,仅仅是因为聂洵对沧州足够了解,脾性又温和。

    于是乎,聂洵不仅要处理军中公文、抓紧练兵,还需要安抚大龄脑残粉的小情绪。

    以他三寸不烂之舌,他成功扭曲事实,让原信误以为黄嵩还像以前那么看重原信。

    怎么说?

    沧州虽是鸡肋,但却是吸引姜芃姬主力的鸡肋。

    若是能施加压力让她错误调兵,立下的功劳岂不是比正面战场还要大?

    聂洵说得有理有据,还亲手为他描绘了美好的蓝图,原信再讨厌他也心动了。

    “军师可有妙计?”原信连忙向聂洵取经。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聂洵道,“用兵之道,精髓在于一个‘诡’字。”

    换而言之,战场不仅有热血厮杀还有不亚于朝堂阴谋诡谲的较量。

    纵有千钧之力,倘若没有与之相配的计谋,说白了也只是莽夫而已。

    聂洵见原信眼底流露出几分不耐烦,他便直白地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黄嵩只给原信四万五兵马,这四万五兵马虽说都训练过,但距离精锐还有距离。

    拿这四万五兵马去和敌人硬碰硬,无异于是——千里送人头,礼轻情意重。

    对外,聂洵打出十五万精锐的旗号。

    对内,聂洵命令帐下兵马分作两波,一波渡过峡江,另一波蹲守营地按兵不动。渡河之后,第一波兵马朝东面行军扎营,待深夜水面起雾之时偷渡回来,第二日再让第二波兵力渡河。

    如此来回,自然可以营造出大军压境的假象。

    根据聂洵的判断,沧州守军并不多,八万兵马足以对他们产生极大的心理压迫。

    只要他们扛不住心理压力,书信向姜芃姬请求增援,让她做出错误的调兵命令,沧州战场的任务就算完成了。若能拿下丸州最好,再不济也要拿下浒郡——

    拿下前者,姜芃姬的势力就会被从中拦断,黄嵩便能逐个击破。

    拿下后者,粮草充足还能续航一两年。

    奈何,聂洵的计划够好,他的队友却在关键时刻拖了后腿。

    八万和十万,自然是十万更大。

    聂洵并非军师将军,军中权柄比原信小一些,原信可以采纳他意见可以不采纳。

    于是原信手贱画蛇添足了,多添了一笔。

    这一笔添上去,不仅没有动摇风瑾的决心,反而让他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因为太假了!

    聂洵知道原信自作主张,顿时气得脸色都青了。

    所幸风瑾这边没有什么动静,原信应该没有坏事,他才勉强忍下怨气。

    原信不仅没觉得哪里错,反而美滋滋地问聂洵。

    “军师,接下来还有妙计?”

    聂洵端着一张木讷的脸,“派遣斥候摸清各处,做出分兵的假象,再以重兵进攻一处——”

    既然伪造出十万兵马的假象,自然要拿出十万兵马的底气。

    不然这戏怎么演下去?

    原信不解,“这怎么分兵?”

    他们手头的兵力不足,分兵不是找死么?

    聂洵道,“故技重施即可!”

    对外说是分兵数万出去,实际上只有一两千,剩下的兵马去集中攻击一处。

    只要让敌人误以为他们分兵之后还有这么凶猛的战力,再加上之前的误导,自然便会在他们心间树立一个假象——敌军真有十万兵马!五万在明面,五万在暗中准备搞事。

    因为战场信息传递有滞后性,欺瞒敌人的眼睛并不难。

    原信止住嘴。

    他心里仍是不喜欢聂洵,但不得不承认,文人真踏马心黑!

    设身处地,倘若他是聂洵的对手,此刻早就相信敌人有十万兵力。

    战争的号角还未奏响,他已经输了气势。

    聂洵的操作的确很风骚,奈何他的敌人也不是泛泛之辈。

    风瑾极少在正面战场活动,但这不意味着他比别人弱。

    孟浑曾是孟氏帐下校尉,他对沧州的地形再了解不过,当斥候将消息源源不断传回来,他便猜出敌人打算进攻哪里。他与风瑾、典寅二人商议许久,终于定下初步作战方案——

    关门打狗!

    按照风瑾先前的提议,先让敌军兵力往沧州深入,示敌以弱,等其骄傲自满再出兵截杀。

    普通百姓已经提前疏散避祸,纵然让个一两城,损失也不大。

    风瑾配合演出,原信等人遇到的阻力当然薄弱,不说脆得像纸,但坚持时间都不超一日。

    如此迅猛攻击,追着敌人打,原信连下两城,将他喜得见牙不见眼,看聂洵也顺眼多了。

    “军师真是料事如神啊,他们是真的怕了。”原信端着青铜酒樽,惬意地喝了一口,酒液从嘴角流出滑入脖颈,“瞧这情形,柳贼病重的传闻怕是真的……嘿嘿,沧州不用半月就能拿下。这会儿,请求增兵的信函已经到了柳贼那边了吧?最好将她气死,那才大快人心!”

    聂洵眉头紧蹙地看着原信,军中忌酒,不过此人却喜好喝酒,每隔一阵子就要喝一些,真不怕误事!

    奈何主公黄嵩不在,没人能治得了原信。

    “柳羲病重……倒是出乎意料……”聂洵内心暗暗摇头。

    实力再强,奈何天意不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