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62:伐黄嵩,东庆一统(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这话可不是无脑吹。

    罗越真心以为主公帐下兵马是所谓精锐都望尘莫及的。

    不仅行动力超强,作战素质也是他平生所见最高的。

    他能将后方丸州治安弄得那么好,手底下的兵给力也是一大原因。

    “既然如此,主公病重又有外地来犯的时候,他们该群情激奋,誓将敌人歼灭而非怯战、散布谣言。”程远又道,“远怀疑,这些人应该是受人操控的,幕后指使才是罪魁祸首。”

    躲在暗中的隐患,要是不揪出来,谁能安心?

    他们在前方紧张打仗,后方有人冷不丁捅一刀子,那就完了。

    罗越眸光一凛,凝重道,“还是两位军师思虑周到。”

    他对此事上了心,派人暗中盯紧那几个人。

    数天之后有了进展。

    顺藤摸瓜之后,罗越被自己查到的消息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气得胡子都要飞起来。

    他连忙压下翻滚的火气,派人找来罗越和孟恒商议。

    散播谣言的兵是浒郡本地招募来的运粮伙夫。

    运粮伙夫干嘛的?

    主要负责后勤粮线的供给,保证作战续航。

    粮线出问题,前线士兵拿什么打仗?

    “两位军师怕是怎么也想不到,暗中和他们接头的人是谁——”

    罗越目光深沉,口气凝重,捏紧的拳头和绷紧的青筋暴露出他此时的心境。

    孟恒二人对视一眼,齐声问道。

    “是谁?”

    罗越指头点了点沙盘的位置,二人一看,位置正好在浒郡内部!

    内鬼?

    二人心中冒出同一个词,脸色刷得一下黑到底了。

    “怎么会是内鬼?此前没有丝毫预兆——”

    幸亏发现得早,要是等两方兵马真正开战陷入胶着,内鬼再捅一刀,一波残血就带走了。

    罗越沉着脸道,“听闻浒郡能有今日,全靠了老太爷。当年老太爷出任浒郡郡守,为了整治当地恶匪横行、士族巧取豪夺百姓耕地,费了好一番功夫。这些士族吃了教训,这些年一直安分守己,眼瞧着那么多丰沃的土地归了百姓,自己却尝不到甜头,但内心未尝没有记恨。”

    柳佘出任浒郡郡守之前,浒郡就是个三不管的穷山恶水!

    恶匪出没、乡绅剥削、连年干旱,百姓能逃的都逃了,不能逃的都认命了,堪比人间地狱。

    本地势力当土皇帝当惯了,不服有人管着自己,一连九任郡守死在任上或者上任的路上。

    有些是死在半道土匪手中,有些死于他们的阴谋暗算,还有一些是死于官匪勾结!

    柳佘不仅活了下来,他还强行撑开本地势力的嘴巴,亲自动手从他们口中抠出了不少利益分给百姓,开垦荒田、挖掘水源、更改税策,浒郡在他的治理下成了东庆的产粮大郡。

    本地士族和乡绅豪强也因此受了恩惠,但他们不会满足,因为那些百姓以及百姓耕作的土地本身都是他们的财产,要不是柳佘横插一脚,这些财产产生的收益都是他们的。

    换而言之,柳佘动了他们的利益,还不是一星半点儿!

    奈何形势比人强,他们干不过柳佘、打不过柳羲,再大的憋屈也只能咽回肚子。

    如今敌军兵临城下,正是趁乱重新分配的好时候。

    黄嵩帐下的风珏相当贼,早在开战前就派眼线去了浒郡探查,知道浒郡内部并非铁板一块。

    清酒红人面,钱帛动人心。

    风珏死死掐住他们的弱点,以此为突破口进行策反。

    不过,这些人也不是真的傻。

    追求利益的人,计算得失的时候总是特别精。

    他们一面吊着黄嵩,一面又安分守己,态度相当暧昧,两边都不得罪。

    人算不如天算,谁知姜芃姬竟然病倒了!

    病重在床不久于世,膝下空虚没有继承人,形势恶劣得不行!沧州失利被黄嵩势力拿下一郡,丸州和浒郡战线都是被动挨打。如此一看,黄嵩这边情势大好,老天爷都帮着他啊!

    这下子,这些投机倒把的家伙开始慌张了!

    倘若将打仗比做生意,前期投入,后期自然要搜刮战利品弥补支出,打土豪是不二选择。

    他们现在不表示点儿什么,等黄嵩真正打进浒郡,黄嵩会放过他们的财产?

    肯定将他们宰了呀!

    当机立断,浒郡某些势力暗中倾向黄嵩。

    虽然没有帮黄嵩多大忙,但派人散播谣言、动摇军心,这也算是交个定金、表个态度了。

    等战局渐渐明朗,黄嵩发展起来了,他们还会追加投资,直至彻底站队。

    投资风险很大,但是收益也大。

    要是赌对了,家族兴旺指日可待。

    罗越只查到这些,已经将他气得不行。

    “只恨老太爷当年没有下死手,怎么不将这些搅使的全宰了!”罗越口气相当冲,搁谁知道有人要给自己捅冷刀子,心里都不舒坦的,“倘若早些宰了,今日也不至于这般恶心!”

    孟恒眼睛一斜,轻声道,“罗将军慎言。”

    怎么能说主公父亲的坏话?

    这话要是传出去了,罗越也不怕被穿小鞋?

    罗越面色黑沉,闭嘴不语。

    “暂且按兵不动,搜集他们背叛通敌的证据。拿了证据再将人关起来,等主公发落。”孟恒面上很冷静,心里也是气得牙痒痒,他就不信自家主公的暴脾气能忍受这种可耻的背叛!

    罗越还以为孟恒是想从轻处理,顿时不乐意了。

    程远提醒了一句,“想想崇州那波人。”

    姜芃姬当年初入崇州,刚落地就闹了一出流血事件,几个大族的领头人都被她摁死了,家族成员虽然没有受波及,但这些年被打压得抬不起头,全族都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这才几年呀?

    败落得不像话了。

    只要主公还坚挺着,崇州那几个得罪她的家族这辈子都别想重新起复。

    反倒是崇州崔氏眼光好,攀上了主公这条金大腿,如今凭着宣纸积攒了丰厚的家底。

    当年只杀几个领头人,还是因为通敌证据是主公强行甩锅的缘故。

    浒郡这帮子眼皮浅的蠢货,一旦证据确凿,还不将他们全族杀个底朝天?

    孟恒低声道,“主公脾性大着呢,这事儿传到她耳朵里,不杀上一批,她能忍得下这口气?”

    忍?

    呵呵,送他们道系宠溺三连——

    孙子、你明白的、我宠你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