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264:伐黄嵩,东庆一统(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谁能想到本该支援沧州的兵马竟然直扑谌州?

    不怪程靖他们没想到,只能怪姜芃姬丢出的烟雾弹太多了,甘愿舍弃沧州一个郡作为代价来欺瞒敌人的眼睛、影响他们的判断力。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狠辣手段,正常人怎么想得到?

    她简直是个活脱脱的疯子!

    黄嵩可不是姜芃姬,后者家大业大,舍得丢弃沧州一郡,前者却不能不顾及谌州。

    要么派遣兵马支援谌州,要么让最近的原信带兵包抄姜芃姬的后路。

    面临这两个选择题,瞎子也知道该怎么选。

    程靖道,“远水救不了近火,主公此时带兵回援,怕是赶不及的。”

    黄嵩叹了一声说,“我也知道,所以只能让原信校尉带兵围剿了——”

    幸好他让聂洵随军,不然的话,原信一人怕是要在姜芃姬手中吃个大亏。

    原信那边比黄嵩更早一步收到这个消息,当下气得火冒三丈,恨不得冲到姜芃姬面前将她碎尸万段——当然,姜芃姬现在还是“病患”,他们也不知道带兵的将军是她——

    不过这并不影响原信想要将她剥皮拆骨的强烈冲动!

    “气煞老夫也!”

    原信气得将桌案拍成了两截,哪怕不久前的大胜也不能让他开心几分。

    自家老巢被敌人像是无人之境般冲来撞去,简直是奇耻大辱。

    拍裂了桌子,原信气冲冲地提起自己的武器,人还没走两步就被聂洵拦住了。

    “将军这是要去作甚?”

    聂洵可不能由着原信胡来,要是一头撞进敌人的陷阱怎么办?

    原信眯起了眼睛,一双眼睁睁的虎目看着越发危险,让聂洵有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

    “军师,你说老夫要去作甚?自然是清点兵马杀回去,难不成让那贼人继续在谌州肆虐?”

    黄嵩也才昊州和谌州,比不上姜芃姬家大业大,哪个地方都不能损失。

    他们掉以轻心让姜芃姬钻了空,致使后方防线失守,所幸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聂洵心中一个咯噔,面色青白地劝道,“将军不可啊,此事万万不可——”

    原信没想到聂洵会说出这话,顿时气得睚眦欲裂,一把将聂洵推开,聂洵猝不及防向后摔了一大跤,现场气氛立马凝固冰冻。原信的手伸在半空,眼底闪过丝丝懊悔——他再怎么鲁莽,他也知道文人不比武人皮糙肉厚,文人气性极为高傲,刚才那个举动算得上很大的折辱!

    “额……聂军师,末将并非有意,实乃无心,还请军师原谅则个,大人不记小人过!”

    原信的火气被暂时压下去,连忙采取补救措施,伸出手将聂洵搀扶起来。

    聂洵此时也气狠了,甩手拂袖将原信的手拍开,眼眶布着血丝,衬得眉间朱砂颜色愈浓。

    原信心中很是尴尬,他也不是故意推聂洵的。

    好歹是个大男人,聂洵怎么连站稳都站不稳呢,一推就摔得这么狠?

    聂洵口气冰冷极了,“敢问将军一句,您现在带兵回援谌州,是否要渡过峡江河道?”

    原信理所当然地说,“自然要渡江。”

    聂洵又问,“渡江可需时间?倘若渡至河中央,敌人前后夹击又该如何?”

    原信觉得聂洵这话是耸人听闻,“军师这是多虑了,沧州敌军不足为患,谌州敌军此时也顾不上我等。倘若敌军还算聪明,带兵逃窜都来不及呢,又怎么会专门在峡江河岸守着?”

    他最看不惯聂洵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嘴脸,好似别人有多好,自己有多弱。

    聂洵本就难看的面色更加不善了。

    他原以为原信先前负荆请罪的举止是真心悔过,如今一看,狗改不了吃屎!

    聂洵难得在内心爆了粗口,哪怕队友再坑,作为谋士也要尽到自己的职责和义务。

    他不得不捏着鼻子,强迫自己和原信这块榆木交流。

    除了担心被堵在峡江捶死,聂洵还得让原信记住什么叫“军令”,没有主公黄嵩具体军令之前不可以轻举妄动。谌州有危险又如何?原信的任务是牵制沧州兵力,吸引姜芃姬的主力。

    若是任性妄为、随意调兵,一旦破坏整个局势的计划,他一人扛得起这份责任?

    为将者,不仅要听令于主公更要为兵卒负责。

    原信这般因为义气而冲动上脑、为所欲为,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聂洵忍着怒火,不得不将什么道理都掰碎了、揉烂了,强行塞给原信,要是这个鲁莽粗野的武夫还是不肯听劝,他就真没办法了。因为聂洵搬出了黄嵩,所以原信满腔怒火无从发泄。

    他只能乖乖听着,最后不情不愿地答应聂洵的安排。

    二人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立马紧张起来,看似没什么,实则暗流涌动、水火不容!

    聂洵让原信清点兵马,且战且退,慢慢放掉先前攻下的沧州郡县,同时派兵观察峡江情况,避免前后受敌的最坏局面。事实证明聂洵的谨慎不无道理,姜芃姬这边也打着包饺子的主意,一早派人盯紧峡江了——一句话,原信敢来她就敢打,绝对会让他和手底下的兵有来无回。

    风瑾这边也十分可惜。

    “原信此人空有武力却无脑子,性格刚愎狂妄,稍加误导他就找不到北了,倒是那个聂洵有些棘手。主公还是太仁慈了,当年要是将聂洵往死了整,让聂洵和黄嵩彻底离心……”

    聂洵和孟恒是兄弟,这是丸州众人都知道的。

    他们还知道孟恒按照姜芃姬的指令去坑弟,奈何收效甚微。

    按照他们的计划,原信知道谌州有敌人捣乱,肯定会怒气冲冲带兵回援。

    到时候,主公带兵堵着峡江岸边,拦住原信的前路,他带兵堵住原信的后路,完美的包饺子策略。只是,原信那边的聂洵却不是个好糊弄的,几乎一眼就看出了风瑾和姜芃姬的默契。

    孟浑是姜芃姬帐下的老人,还曾在孟氏手底下干事儿,清楚里头的恩怨,他遗憾地道,“不管怎么说,聂洵都是士久的亲弟,还是主公的表兄。要是下了死手,主公不好向老夫人交代。”

    风瑾笑道,“原信等人嚣张许久,如今该让他知道知道我军的厉害。”